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六百五十五章 天罗地网

六百五十五章 天罗地网

    许易心怀块垒,无心赏景,直趋三皇子府邸,行动近前,果在立柱底部侧沿,窥见了那生死蛊药瓶形状。

    他险些笑出声来,彼时他让三皇子在补子胡同,弄个宅院,门前印个生死蛊的药瓶,乃是方便他寻找。

    这会儿,三皇子将府邸弄得煊赫威然,硕大的金字招牌戳得老远,却还弄这么药瓶,好似生怕他许某人眼瞎一般。

    他才跨上暖玉做的石阶,大门豁然洞开,一个华服青年蹭地蹿了出来,飙到近前,小声道,“可是猎妖谷中的故人?”

    许易冷道,“正是!”

    “嗬嗬……”

    那华服青年好似吃了十全大补药,仰着头不停呼喝,面色欢喜得快要扭曲。

    许易轻哼一声,“你是何人,还不头前带路?”

    那华服青年如遭雷击,啪啪,重重甩了自己俩耳光,嘴角溢出血来,一叠声告罪,又道,“先生请,先生大驾光临,鄙诸人,必定万千之喜,先生请入内,待小子前去通知鄙主人。”

    说着,钻进门去,呼喝一声,蹦跳的去了。

    两扇三丈高的巍峨包铜巨门,豁然洞开,数百红衣黑服的美女俊男,齐齐跪倒余地,同声呼道,“恭迎贵宾。”

    霎时,华丽的缀着金丝的纯白风驼绒地毯,麻利地铺开,自阶下绵延至中堂,一连百丈的铺成开来。

    那拜倒余地美女俊男,忽的分两旁退开,不知从何处取出竹簧琴瑟,吹奏起来。

    如此阵势,可谓礼遇到了极点,倒弄得许易有些陶陶然了。

    丝竹之乐才放响起,中庭之内正冲一尊佛像,虔诚叩拜的白服青年,猛地跃起身来,就在这时,那华服青年掠进门来,急声道,“启禀殿下,那人来了。”跪伏于地的身子忍不住瑟瑟颤抖,他实在是太激动了。

    自打三皇子数日前,发神经一般,自宫中搬入此间后,已杖死府中下人数十。

    更下了莫名其妙的命令,谁来必然笑语相迎,待问清是否是猎妖谷中来人,若是自以最盛大礼仪待之,若不是,不管是谁,立即轰走。

    华服青年已是府中第四位门子了,可谓度日如年,惶惶难安,待许易上门,道出是猎妖谷中故人。

    这种绝境逢生,千回百转的欢喜,已然莫可名状。

    “听到了,请客人入主厅。”

    白服青年冷声说道,可无论他如何压抑,声音中细微的颤抖,依旧清晰可辨。

    华服青年躬身领命,快步退出。

    他方退走,白服青年重重一握拳,“去主厅迎客,务必隆重。”

    此话好似对着空气说的,话音方落,室内陡起一阵风,荡得华丽的帘帷高高扬起。

    白服青年转身对着佛像,重重一礼,大步朝外行去。

    ………………

    “小崽子不愧是天潢贵胄,仓促置个宅子,也不同凡响。”

    迎面而来的亭台楼阁,碧水假山,晃得许易的眼睛都花了。

    更让他消受不起的却是,那一群殷勤到极致的莺莺燕燕,赶也赶不走,一个个明眸善睐,清丽脱俗,他才作色,一堆玉人便皆泫然欲泣,楚楚可怜,惹得许易心烦,便连心中的杀机也冲得淡了。

    行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宽广的大厅门脸,已现在眼前。

    此间大厅造型独特,不似当世普遍的飞檐斗拱的大屋造型,而如一个倒扣着的火柴盒子,入眼不见一根木料,俱是硬铁混合异铁而作的主材。

    送到距离大门十丈的位置,众女盈盈一福,尽皆退回。

    许易大步而入,才踏进门来,高居正座的白服青年,大步迎来,哈哈大笑,“先生啊先生,叫我想死!”

    许易定了定神,才认出那人来,不是三皇子是谁,只是数日前的三皇子飞扬跋扈,神气十足,今日的三皇子眼窝深陷,瘦如骷鬼,不知道的准以为这数日时光,陷入哪个黑窑里,没日没夜地做起了苦力。

    许易心中泛冷,微微一笑,“这话我信,你肯定得想我,八成做梦都想着我呢吧。”

    岂料,他话音方落,大步上前的三皇子飞步后退,冷喝道,“本宫的确想你,想你去死!”

    喝声未落,许易所在的地面,陡然探出无数铁锁,咔嚓一声,许易双足死死被锁住,铁锁方自地面冒出,顶上陡然落下一张银晃晃的丝网,兜头将许易罩住。

    那几乎占了大半个顶层的巨网才将落下,便迅速收紧,牢牢将许易锁死。

    天罗地网,此之谓也。

    天罗地网才方降下,四面大门洞开,十余条身影,自四门飙入,人人煞气外露,死气沉沉,气血稍稍鼓动,整个大厅的温度都陡然攀升起来。

    这般阵势,真是超出了许易的预料。

    这十余位凝液后期,以及凝液巅峰强者不说,单是这天罗地网便让他大开眼界。

    他有感知神妙,能探查毫末,可今次的天罗地网,摆明了是处心积虑。

    就拿锁住他脚的铁锁而言,布下一丈见方的一片也就够了,可人家愣是布满了大半个房间。

    头顶上的那张巨网同样如此,恐怕不仅是怕他逃脱,定也是在防备他的感知力。

    许易猜的不错,三皇子的确在防备他的感知力,只不过三皇子绝没想到他的感知力会如此精妙,但只凭借当初两千人中,独他能发现易容后的自己,三皇子便万不敢大意。

    “狗贼,你也有今天!”

    三皇子好似发了狂症的疯子,四肢舞动,仰天咆哮。

    “老三,你想见我,我来了,却用不着这种阵势欢迎我吧。”

    许易这话一出口,三皇子好似被狗血淋了满头,癫狂立止。

    “老三”,何其别致的称呼,三皇子这辈子都被人这般叫过。

    怔怔半晌,三皇子方回过神来,冷喝道,“狗贼,且让你快活快活嘴,稍后,本宫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尝尽世间万苦。”

    “殿下,跟这等人废话什么,待某家拿了,送与殿下抽魂炼魄。”

    插言的那人脸上覆着一张阴阳脸娃娃,周身笼罩在黑袍之内,左手捏着一根拼凑起来的布娃娃,右手拎着一根通体乌黑的长针,整个人说不出的阴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