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六百七十四章 生疑

六百七十四章 生疑

    3r?,4?tvvs?-d1?.?g?8^/_賝头”三字甫一入耳,许易心念电转,陡然回想起离开皇家存书馆之际,老苍头曾莫名问他,观书玉牌朝谁借来。[

    他报了安庆侯的名姓。

    当然,他并未多想,只以为老苍头担心他去后,无有关照。他便与老苍头说,倘若有事,托付安庆侯即可。

    事后想来,又觉以老苍头的豁达,怎会如此谋身。

    若其真想谋身,以他那一身的本事,何至于潦倒至此。

    但老苍头此问,到底何意,他却猜不透,若有礼物相赠,大可名言,更可当面交付,何苦如此绕圈子。

    思忖不透,他便也没打破砂锅想到底,更兼一连串的变故,早将此事冲得没了踪影。

    今日,陡然有人打着老苍头的名号前来,还说传讯,岂非怪哉?

    “不过千金,叫嚷什么,自去账房领取,便是敬献侯至此,也绝不敢在此大呼小叫。”

    大管家疾言厉色。

    思及此间何地,那中年壮汉陡然熄了气焰,嘟囔道,“又不是某强要的,不愿给我送回去不就完了。”脚下却是不慢,在青衣仆役的带领下,行得飞快。

    “且慢!”

    许易淡淡扫了大管家一眼,阔步上前,递过一张面值千金的金票,“我便是你要找的人,大管家可以佐证。”

    见得金票,中年壮汉双目陡亮,他哪里需要佐证,到此便为金票,当下,接过金票,将一个红色方匣,递了过来。

    许易接过方匣,也不打开,径自收入须弥环中,还未来得及道谢,中年壮汉已去得远了。

    许易暗道老苍头目光如炬,精通人心。

    连选个送信之人,定是煞费了苦心,否则也不会挑拣这稍有根脚却又恰好能为安庆侯府所慑便能保证所送之物,不会被吞没。

    其次,这中年壮汉明显是个粗糙鲁汉,只认钱钞,绝少旁的心眼。

    他不知老苍头又有何物送与自己,还绕这么大个圈子,不过此刻他也无心多想,所有的心思,都凝聚到老苍头处了。

    今番再度遭遇老苍头,恭敬未变,可他明显感觉到老苍头多了心思。

    主心奴意,一以贯之,老苍头的变化不可怕,安庆侯的变化他却不能不关注。

    事情了结,他故作告辞,感知却全面放开。

    果然,老苍头送他出门,见他行远,口中嘟囔有声,“这不怪我,这不怪我……”

    未几,便听人道,“大管家,侯爷命你前去。”

    已行到三十丈外的许易,紧皱的眉头陡然挑了起来。

    如果说先前老管家的异常,只是引起他怀疑的话,那此刻听到的这话,便坐实了安庆侯起了二心。

    他想不明白,到底因何变故,以至于安庆侯要这般行事。

    上次见面,安庆侯还对自己百般小意,总不会是得手了界牌,便变了心肠?

    许易不会这般认为,况且,安庆侯还嘱托他看顾高家破开此界的希望种子,怎会此时变心。

    心念电转,他调转头来,朝安庆侯府折回。

    此事重大,若不弄通顺,他难以心安,更遑论熊奎六兄弟还在安庆侯府中,弄不好便陷在里面。

    他去而复返,拱卫门庭的两队奴仆行出个领队,方要入内通报,却被许易拦住,“我寻老管家有事交代,用不着惊动。”

    他来往惯了,连安庆侯都奉为上宾,更兼安庆侯为他,在园内大兴土木,连最珍贵的花海,都移为了平地,足见许易地位之贵重。

    且大管家再三警告府中奴仆,许易一言一行,皆如侯爷一般。

    此刻,许易话,诸奴哪敢不从。

    许易阔步入门,感知如潮水一般,朝外放去,以他为圆心,扫出了一道半径为六十丈的感知之圆。

    不多时,便感应到了安庆侯和大管家的存在,此刻,他人在前庭,而安庆侯与大管家尚在后院。

    但听吱呀一声门响,大管家噗通跪地,啪啪给了自己重重俩耳光,“奴婢无能,有人前来给许先生送信,恰巧许先生在此,自己截了过去。”

    听到此处,许易便明白,安庆侯关于自己,对这大管家果有交代,否则,大管家怎会主动生出拦截信件的心思。

    “废物!”

    安庆侯重重一拍桌,“可知是何物,从何处送来?”

    大管家道,“前院的阿青截住送信之人,问清楚了,乃是皇家存书馆的,送信之人,是那个颇有名堂的老苍头。以老奴之见,怕是许先生入皇家存书馆,交好了老苍头,那老苍头帮着解疑答惑。”

    安庆侯默默搜索记忆,果真搜出皇家存书馆老苍头的信息,暗暗可惜,以这小贼的诡秘修行,必是难解之疑,若我截获,便可知晓这小贼如今的修为,至不济也能窥出一二究竟,可恨可恨,实在可恨。

    鬼主对许易的忌惮,可谓深沉,不仅忌惮许易狡诈如狐的诡诈,跟忌惮许易层不出穷的手段。

    鬼主自负以自己的修为,便是对上感魂中期老祖,一对一的情况下,也必定胜出。

    可偏偏他始终没有直面许易的勇气,一者是怕擒不住许易打草惊蛇,更多的却是被许易身上层层叠叠的异宝,折腾怕了。

    大管家抬眼偷窥,但见安庆侯眉目阴晴不定,心中疑惑更如惊涛骇浪。

    他实在弄不明白自家老爷,前后反差怎的如此之大,先前还念兹在兹,晓谕全府,对那位许先生奉为主上,怎的转瞬就变了。

    若非安庆侯对府中人物,诸事安排,毫无破绽,大管家几要以为自家主上,被妖物附身。

    安庆侯感应到大管家的小动作,轻咳一声道,“我知道你心中生疑,但你只须知道哪有长久的朋友,只有长久的利益,我和许先生,不过是利益之交,交易完成,存些香火情,也属正常,但若旁人与我也有交易,那也未必不能抛开许先生。”

    虽是小人物,但大管家通管全府,若惹他生疑,便是大麻烦,安庆侯才解说一番。

    岂料,他这番无意解说,叫许易截获,却彻底误导了许易,叫他以为安庆侯真为旁的利益,舍弃了他。(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