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六百八十二章 银冠

六百八十二章 银冠

    大越天子升座,伴随着红衣太监尖利和呼喝,许易又怨念万端地随着满殿众人舞拜。

    大礼参拜罢,又听数声净鞭,殿外的阵势陡然大了起来。

    巨犀,白象,黄狮,黑虎,尽数登场,数声瑞兽鸣啼过后,阵容庞大的鸣乐班登场,雅律悠扬,沉冗繁长的鸣乐过后,两头巨大的翔兽飞进殿来,唬得许易瞪圆了眼睛。

    他分明看见了金龙和彩凤,再一定睛,又觉不对,那金龙,彩凤身上的颜色,显然是雕饰上去的,更无龙凤之威。

    显然是王廷为复古之皇家礼仪,自己折腾出的假龙假凤。

    金龙、彩凤环游宫殿一圈后,腾出殿去,又闻数声鞭响,那红袍太监,尖呼一声,“诸位臣工,诸位使节,恭听圣谕!”

    御座之上,大越天子终于开口说话,声音不大,中气不足,听在耳中却是分明,显然王座位置左近,置了扩音法阵。

    简短的几句场面话后,殿中前首的几位老苍头接着了话茬,种种云山雾罩,龙腾凤集的场面话,说了足足半柱香的功夫,便轮到各国使节献礼贺寿。

    一个时辰的磨耗,各国使节终于走完了流程,又轮到一众新科进士,上前参拜天颜,沐浴皇恩。

    兜兜转转一圈程序走下来,已到辰时三刻。

    红袍太监,上承恩旨,朗声宣喝一番,大越天子转入玉屏,满殿众人按班序,次第出殿,朝皇场转进。

    许易等数位统领,照例在小宦官的引导下,自厢体落下。

    未多时,大越天子的皇驾便自南首开启的华门驰出,众统领赶紧随架近前。

    半盏茶后,大越天子重新于皇场上的金殿之上落座,许易谨守方位,稳立殿下。

    是时,艳阳遥挂当空,送目望去,皇场之上,已布置成了鲜花彩绸的海洋,一溜排开的条案,便像缀在这花海中的排扣。

    有数千的宦官,宫女为导引,随侍,纵使与会者超过了两千人,整个行程丝毫不乱。

    君臣坐定,珍馐,佳酿,鲜果,流水价地挨个儿呈现。

    礼部大礼祭充任主持,先是皇室成员,依次上前祝寿,再次便是宗亲勋贵,贺赏罢,宣乐司排演了近一年的各式节目,次第呈现,直将场面烘托得花团锦簇,富贵华荣。

    宣乐司表演罢,便轮到各国使节进献贺礼,此前殿上上的是贺表。

    为衬托大越国势昌隆,万邦来朝,自然要将各国献礼一一当众呈现。

    率先的是霸国,着银叶冠冕的儒服老者阔步上前,微微躬身,昂首道,“越皇四十圣寿,吾皇闻之,不胜之喜,与夜明珠百斛,玉鲸皮三十张,贺越皇圣寿。”

    此言一出,热烈欢快的场面,顿时凝住。

    霸国虽是不次于甚至微胜过大越的强国,可这番进献,未免太薄,便是寻常公侯做寿,同是勋戚,交情好的,也能送得出这般寿礼。

    大越一国天子做寿,霸国仅出此寿礼,哪里是贺寿,分明是砸场子。

    大越这番让各国使者,挨个进献寿礼,本是为宣扬国威,叫霸国如此一闹,哪里还有半点威严。

    “鼠辈好胆,敢欺我大越无人?”

    一位身着蟒袍玉带的红面大汉,越众而出,豹眼怒睁,死死瞪着儒服老者。

    儒服老者淡目微扫,“阁下莫非便是宣武侯,果如传闻一般。”

    宣武侯赵尽忠,乃大越八大边卫统领之一,麾下带甲十万,本身便是老牌凝液巅峰强者,乃是勋贵中的勋贵,权势滔天,更是当今大越天子亲姑之子,深得大越天子信重。

    此次适逢圣寿,大越八大边卫重将,独独此人奉诏而回,如此圣眷,煊赫当朝。

    而赵尽忠本身便非一般武夫,面目粗犷,却极富心计,否则也不可能以勋贵之身,荣登边关重将之职。

    如此场面,陡见儒服老者礼数不周,场间多数人在震撼之中,少数反应过来之辈,即便有心反驳,或怕坏了这一堂和气的气氛,或怕恶了两国邦交,无人应声。

    独独赵尽忠识得良机,挺身而入,口喝儒服老者,眼掠天子,窥见龙颜大悦,知晓这一遭又赌对了。

    却说儒服老者话音方落,赵尽忠道,“某便是宣武侯赵尽忠,传闻如何!”

    儒服老者道,“传闻道,将军貌似武夫,心怀丘壑,仰观穹宇,俯察山河,乃不世出之名将,今日一见,将军心机智谋,果如传闻一般,实令陈某佩服。”

    儒服老者话方出口,赵尽忠听在耳中,心实快慰,他向以智计自诩,没想到大名竟远扬外国,当时名将,舍己其谁。

    待得儒服老者话尽出口,他心中攸地收紧,恐惧竟如潮水一般袭来,却见当堂诸公,尽皆侧目,殿上天子已然横眉。

    他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叫这老贼泼了好大一瓢脏水。

    “圣上容禀,尽忠恪尽职守,对圣上忠心耿耿,绝无二心,此贼当众挑拨,还望”

    他话越出口,殿上的天子,脸色越是阴沉。

    他攸地住口,陡然回过味来,自己竟又被这老贼引向阴沟更深处,自己是忠是奸,岂是外国臣子能定论的。

    这般慌忙解释,到底是心中有鬼,欲盖弥彰,还是怀疑当今天子连如此浅显的离间计都看不破,怀疑当今天子的智商?

    “当庭咆哮,君前失仪,容后论处,还不退下!”

    一位同样蟒袍玉带的花发老者,越众而出,厉声喝道。

    赵尽忠闻言,如蒙大赦,仓皇退回座位。

    那蟒袍老者冲儒服老者拱手道,“久闻霸国陈观海有心魔之号,今日一见,叶某佩服,只是阁下为道贺

    那蟒袍老者冲儒服老者拱手道,“久闻霸国陈观海有心魔之号,今日一见,叶某佩服,只是阁下为道贺

    那蟒袍老者冲儒服老者拱手道,“久闻霸国陈观海有心魔之号,今日一见,叶某佩服,只是阁下为道贺

    那蟒袍老者冲儒服老者拱手道,“久闻霸国陈观海有心魔之号,今日一见,叶某佩服,只是阁下为道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