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六百八十九章 辩难

六百八十九章 辩难

    唯独这字谜,光靠聪慧才智根本不够,尤其要求对文字的浸淫,把玩,乱熟于胸。

    书生许易,也算饱学苦读之士,然其关注的是治学,兴趣根本不在杂学上。

    对文字的浸淫,远远谈不上下了功夫。

    许易此刻故意将字谜裹挟在一众门类中道出,正是混淆视听之计。

    未料他诗仙词圣的威名,加之那险些难住天下的绝对,果真让襄王世子误以为他浸淫文字。

    在文字上出题,恐怕多半要自取其辱。

    襄王世子沉吟之际,落在旁人眼中,更衬出了许易这位诗仙词圣的赫赫威风。

    犹记得襄王世子挑战之初,高调得如金光笼罩,压得数百新科进士只有招架之功,从始至终,牢牢掌握局面。

    现如今,许易尚未出手,襄王世子已露迟疑,两番对比,无异天壤之别。

    “论文坛令名,许先生是前辈,如何比斗,某听许先生的,适才和诸位新科进士们比斗,某是这番规矩,此刻许先生来,某自没有变更规矩的道理。只是诗词以意境为先,意境以情怀为准,情怀时有时无,最难捉摸,以此为胜负之规,未免有失偏颇。当然,某能对出先生的绝对,诗词文章一道,却也颇有自信,愿与先生讨教一番。”

    襄王世子显然也意识到方才的犹豫,给自己带来了大大不妙的影响,他很快便稳住了心神。

    但因他今次折腾这么一出的基本目的已经达到,其一扬名天下,其二折辱大越。

    当然,这二者是一二而二而一的关系,成功折辱了大越三百新科进士,他襄王世子的名头,自然会轰传天下。

    如今又和许易这位诗仙词圣对上,无论胜败,他的名气注定又会拔高一层。

    说一千道一万,襄王世子还是乐意冲上一冲,若是真能将许易挑落马下,问鼎天下第一文名,他又何乐而不为。

    何况他深知自己的能耐,若论诗词,他或许真就逊色于许易,但论急智,他自问不会输给人。

    故而,他出言听着豪迈,实则已将底线划了出来。

    若是许易真要比诗词,他应战便是,即便输了,也与有荣焉。

    襄王世子话音方落,陈观海道,“非也非也,世子太小看堂堂诗仙词圣了,许先生身负大名,岂会占你便宜,此番文斗,世子你已展示过盖世文采,再和许先生比下去,多半势成焦灼,说到底咱们此次前来是为大越天子贺寿,时间耽搁久了,总归不美,依陈某之见,还是以展现捷才为上。”

    陈观海此言可谓完美补刀,先前出来耽搁寿诞进行的是他,此刻言说耽搁时间,总为不美的,却还是他。

    不管此话旁人听来,多么难以入耳,耽搁太久了总归是事实。

    作为客方的陈观海可以以此为由头,正说反说都可,作为主方的许易却必须正视这个现实。

    其实,陈观海和襄王世子用不着如此,在大越天子金口大开之际,许易已十分承情,便打算将此人情完完本本的奉还。

    而奉还人情的最佳办法,无疑是彻底击溃襄王世子。

    所谓彻底击溃,自然是在对方选取的领域内,唯有如此,才能叫襄王世子并旁观众人,心服口服。

    否则若只在诗词文章的领域,即便胜了,也有不武之嫌。

    “陈先生,襄王世子言之切切,许某却听得似懂非懂,到底比斗什么,还请世子速速定夺,世子若是不好开口,便让陈先生说便是。”

    许易哪里是听不懂,分明是见不得这两位明显想斗急智,偏离文斗的主题,却兜兜转转,非要将冠冕堂皇的帽子霸在自己头上,兼之既已决定偿还大越天子人情,身为敌对方,他自液犯不着给此二人留下颜面。

    果然,此话一出,满场轻笑雷聚。

    襄王世子虽富智计,到底战阵经验不足,努力压抑,依旧遮不住白脸飞红。

    倒是陈观海各种争锋场上来往久了,脸皮神功已然大成,含笑道,“世子何意,陈某实在不知,这样吧,不如老朽做个中人,为避免耽搁时间,二位斗智便是,相信二位皆有难解之疑,难解之问,不如互相问答,辩论如何。”

    襄王世子万分满意陈观海的通透,毕竟要他亲口向许易要求比斗内容,那是万万拉不下脸的,陈观海如此一递梯子,襄王世子下得舒服极了,“陈先生的意见,颇为中肯,我没意见,不知许先生意下如何。”

    许易故作沉吟,陈观海笑道,“许先生若觉为难,那便换个比法。”

    心下却如明镜,知晓许易绝不会在此档口,同意更换比法的。

    堂堂诗仙词圣被架得太高了,架得高了,自然也就不好落下来了。

    果然,许易道,“便比这个吧,为节约时间,一人两问,不知谁先来。”

    比急智,许易自问重生之后,自己的心智脑力,比前世强了无数倍,靠真本事未必就输了。

    何况,他还有一个世界作为作壁机器,襄王世子要想赢,除非智慧已经突破了人类的极限。

    就目前的接触来看,此人虽心机深沉,智谋极高,却也远未达到此种境界。

    襄王世子道,“于文坛中,先生是前辈,某不便托大,便由某来先问如何,正好请先生代为解惑。”

    许易于商盟总会斗战璞安仪王之战,虽然隐秘,却影响极大,流传极广。

    襄王世子虽身在霸国,却也听闻过此经典一战,更是熟知其中过程。

    赌斗对联之际,正是这位许先生扮猪吃虎,抢过出题权,一连排出三大绝对,抢占了先手。

    此三绝对出,叶飘零被打个措手不及,不管这位是否真有急才,在此情况之下,心神已失,神智大乱,便由十成的战斗力,只怕也仅剩了三成,如何能够不怕。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无论如何,他也得先将主动权抢回,让那位许先生苦果自尝。

    “请吧。”

    许易轻轻挥手,虽着金甲,风度翩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