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六百九十章 香与石

六百九十章 香与石

    风度如风,实乃心中有底。

    至于襄王世子出得题,他能不能答上来,他全然不操心的。

    答不出来,便大大方方照实说便是。

    他不和襄王世子赌谁答得出的多,而是比谁答不出的少。

    相比他有前世经历这天大的外挂在,襄王世子就是神仙,恐怕也别想破解它所拥有的挤破脑袋之难题题库。

    虽是两道,即便都答不出,一遍遍耗下去,他也能耗干对方的题库。

    闻听许易之言,襄王世子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笑道,“那某就请许先生赐教了,今有贾生,其妻覃氏凶悍成性,却狡诈聪慧,屡出奇计作难贾生,贾生苦不堪言,一月前,拿覃氏有出一招,贾生访遍城中名士,亦不得解,今某以此请教先生,想必以先生之明锐聪慧,定不会教某失望。”

    万众瞩目的文会,变成斗智,不知有多少人扼腕叹息,暗道好好一场惊世大战,煮成了馊米饭。

    未料襄王世子才一出口,众人的趣味全被提了起来。

    场间都是大人物,在如此场合,陡然听到悍妇作弄文士的段子,猎奇刺激之感,油然而生。

    便连王座上的大越天子亦呵呵谓左侧红袍太监道“不意人间由此悍妇,啧啧,和那贾生相比,朕倒是纵横花丛,如有神助……”

    众皆瞩目,便听襄王世子道,“是日,贾生夜读,覃氏使婢女送奇线香两根,谓贾生曰,一个半时辰后,准时入西苑,晚一分则杖十下,早一分亦然,那贾生连续三日受杖,苦不堪言,遂寻访城中智者,皆不得其法,还请先生破解。”

    奇线香乃市面常用香,香味淡雅,烟味极小,多用于闺房,书房,增添雅致。

    奇线香定量成型,一炷香准准一个时辰,世所公认。

    又因此香乃叶筒灌制而成,无有木柄,盛放于银质托盘内燃烧。

    却说襄王世子话罢,满场雅雀无声,陡起窃窃私语,不多时,那窃窃私语平复。

    惯因那窃窃私语之辈,也回过味儿来,此题决不可能如想象中那般简单,否则焉能难住一城智者。

    按常理,两炷香,烧两个时辰,现限定一个半时辰,烧一炷半香便是。

    显然,问题的关键出现在那半个时辰上,也便是那半柱香上。

    毕竟无论灌制之法,再是精妙,也绝难保证此香绝对匀称,稍微有一丝不匀称,便意味着线香真正的一半,并不在线香正中。

    私语声落,襄王世子微笑道,“许先生请吧,需要多久时间,还请先生明言。”

    此题说难不难,却是极难,主要是思维定式的破解,他襄王府中,豢养智者无数,破解此题,也用了数日,这位诗仙词圣再是不凡,要想解开,恐怕也绝非一时三刻便能够的。

    可话说回来,值此之时,哪里有时间给他许先生细思慢磨。

    岂料,他话音方落,便听许易道,“此事易尔,大可回复那贾生,下次覃氏再以此事为难他,叫他燃完一炷香后,第二柱香,自两头点燃,香尽之时,便燃罢一个半时辰。”

    此言一出,襄王世子盯着许易,如观妖魔,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绝难之题,到了此人处,怎就顺手而解,莫非此人头颅真非人间所有。

    满场一片哗然,众人尚在苦思冥想,答案已显露,且是如此匪夷所思的显露。

    已行到预设地点的九如,陡然住脚,怔怔出神,“这人是妖孽,十足的妖孽。”

    鬼主心中恍然,继而狠厉:此贼不灭,苍天当死。”

    襄王世子之题,说难不难,说易绝不易,关键是破除定式思维,可思维既成定势,又岂是那般容易破除的!

    常人只见一侧点香,何曾想过从两侧齐齐点香,碰见此题,凡人多是在刻度上打主意,除非走投无路,才会努力开辟思维,绝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给出答案。

    除非这人时常从两侧点香。

    许易自不会怪癖到从两侧点香,他能瞬间破解此题,非是别的,而是根本就见过此题。

    后世此类破解定势思维的脑筋急转弯极多,类似的便有燃烧绳子,怎么断定刚好燃烧到此绳之一半。

    今次之题,看着繁复,核心不过是此题的变种。

    许易自然一目可破。

    “好!”

    大越天子忽地重重一拍王座扶手,因巨力生剧痛,面带抽搐地呼道,“天赋之才,实在是天赋之才!”

    许易冲王座方向微微拱手,心中彻底松了口气,预计地持久战,看来可以避免了,微笑道,“看来许某是答对了,世子请出第二题。”

    襄王世子万没想到自己抢先出题,站住的先发优势,瞬间荡然无存,非但如此,反被对方打个措手不及,局势急转直下。

    他强自镇定心神,暗道,不过才对一题,从这破题的速度看,分明是听过此题,也罢,且出第二题,某就不信此题他也能破,只须难这诗仙词圣一难,对自己的名气,便是绝大提升。

    当下,便听他道,“先生解对了,真没想到先生竟见过此题,也算先生运气,也罢,某便来出第二题。说一盆盛水,一碗置盆中,一石置放碗内,若将碗中之石移除,投于盆中。请问是石在碗中和石在盘中,何时水线浸润瓷碗的高度更高?”

    此题一出,满场倒是始终安静,倒是沙沙声不绝,却是许多人取了纸币,在条案上,记录着题目,顺便勾勒着破解之道。

    显然,双方斗智,趣味无双,彻底勾起所有人的兴趣。

    “先生请答。此三岁小二的问题,以先生的智慧,当能瞬息破解。”

    襄王世子嘴上如是说,心中却暗暗咬牙,你若能将此题破出,某把头拎下来与你当球踢。

    原来此题说来简单,几乎是生活中能见之景,甚至不须费脑,只须取过盆,碗,石,水,当众一试,便能顷刻得到答案。

    可真将此题以口述道出,置于脑海,想要想出其中关窍,却是极难。

    除非某人无聊到极点,常学小儿这般游戏,甚至无聊到记录水线的高度,否则绝不肯能轻易断定答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