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一十二章 神助

七百一十二章 神助

    一招建功,满场煊赫。

    “九皇子威武,实乃我大越中兴希望。”

    “此贼猖狂,非九皇子不能治,恳请陛下早定储君!”

    “水罡之煞,这便是水罡之煞,有生之年能见此奇技,死而无憾。”

    “九殿下天威,我大越气脉不绝!”

    “………………”

    众人实在是压抑得太久了,自许易横空出世,便自光芒万丈,如神如魔,任何人在他面前皆黯淡无光。

    比,此人有诗仙词圣之惊天名。

    比智,此人机心百出,智变无双。

    比武,先有姬冽角力败北,再有姬冽遭擒,后有名震天下西玄机横死身下,及至最后,近千超级强者出动,反令三千黑虎军,毁于一旦。

    此等本事,此等凶人,只在话本传说中出现。

    如今,真真切切现在众人眼前,叫众人如何不震撼莫名,生出难以争锋之感。

    直到此刻,连遭败绩的姬冽慨然出战,一战便令那魔头受创,大越众人那被压抑到极点的士气,瞬间找到了爆点,一鼓再鼓。

    “鼠辈,别以为会装神弄鬼,便真当自己盖世无敌,你那挪移神功不是神妙无双么,再化本宫罡煞试试。”

    姬冽仰天大笑,周身无风自动,气势冲天。

    相比观战诸人,姬冽内心压抑得最深,此刻反弹得也最是彻底。

    身在局中的他,太知道许易给他的压力有多大了,连续的罡煞不得建功,已快击破他的心理防线了。

    直到此刻,亲见罡煞重创许易,他心头的阴霾才一扫而空。

    原本,按姬冽的打算,这冰一击,乃是最后的试探,倘使仍旧伤不得许易,那他唯有出动最后的杀招。

    不过这是退一步的打算,不到不得已,他并不愿意显露这最后的手段。

    在他心中,这耗费他六载光阴,无数心血,才打磨而成的至强杀招,唯有感魂老祖,才有资格让其首开利市。

    却说姬冽喝罢,许易心中冷笑,却不答话。

    姬冽的罡煞之威,若在他破开怨胎前,还真得忌惮十分,那现在便只剩了三分。

    原来的十分忌惮,皆在罡煞对身体创伤的极难修复上,如今他也修成了火罡之煞,姬冽的罡煞之威虽厉害,落在他身上,和普通煞气的损害无异。

    许易顺手塞进一颗极丹药,持了蓝极盾,身形一展,朝国碑方向狂飙直进。

    “无胆鼠辈,也想坏我国碑!”

    姬冽冷喝一声,身形暴涨,狂飙直追。

    正如许易所料,姬冽果有迅身妙法,相比许易如今仍旧使用的锻体期妙法归元步,姬冽的身法无疑高明了太多,几个纵跃便追上了许易。

    半空之中,姬冽双掌不住翻飞,脚下踏着诡异步伐,一道道冰冷晶莹的气旋,环绕周身,乍听他一声厉啸,左掌推出,一道道手掌长宽的冰牌,连绵不绝自掌中涌出,急袭许易。

    许易赶忙祭出蓝极盾,宝光扑闪,光罩瞬生。

    岂料,眼见那道道冰牌,便要撞上蓝极盾放出的光罩,忽的,攸然飞走,却见姬冽右掌生出一道道气旋,那翻飞的冰牌,便又回到姬冽右掌之中。

    霎时,他左掌,右掌,形成一道可怕的回流,一道道冰牌在这道回流中,破碎,诞生,越聚越多。

    好似姬冽凌空舞动的是两条随时要择人而噬的冰龙。

    “天列绝阵,竟是天列绝阵,此子竟是如此天赋异禀,连此绝学也修成了,看来务必禀告两位主祭大人,录此子入门墙。”

    东玄机激动得忍不住浑身颤抖,此天列绝阵,亦是皇室秘法,也属秘卫玄功,历来修成之人寥寥无几。

    此天列绝阵,以心御气,攻防由心,实在是一等一的玄功。

    转瞬之间,姬冽已将掌中冰牌,操控成了一个巨大球体,散发着恐怖威压,周遭的气浪波纹层层叠叠,几乎将方圆十丈内的空气排尽,破出一条真空地带。

    许易暗暗惊心,连续送入大把丹药入腹,情知胜负在此一举。

    姬冽窥见许易的动作和面上的凝重,心头快意如潮,纵声啸道,“鼠辈,现在跪下给本宫叩头请罪,自请为奴,本宫大开慈悲,饶你一命。”

    换作旁人,姬冽绝不会有此番废话,但应许易给他的痛苦、压抑实在太深,以至于让他的心理几乎失衡。

    如今他姬某人大势已成,再不借机宣泄而出,他生怕自己会被憋疯。

    许易根本不为所动,急速贴近国碑,掌力不断涌入,蓝极盾光焰大冒。

    姬冽掌中翻飞,冰牌聚成的圆球,越来越大,面上冷笑连连,许易的窘境叫他欢快不已。

    姬冽正处在强烈的爽快之中,鬼主却心急如焚。

    他急得正是姬冽的磨蹭,他好容易布出此局,以为将许易引入了死地,哪知道许易大展神威,败尽群雄,几有逃出生天的迹象。

    此刻,好容易姬冽大战上风,眼见就要平灭恶贼,偏生这位九皇子磨磨蹭蹭,废话连篇,看得他暗生焦躁。

    但因他太知道许易的诡诈了,此人你只要稍稍松懈一点,便有可能面临崩盘的危险。

    念头急转,他忍不住催动秘法,一道传音送入姬冽耳中,“此贼气海枯竭,并无一丝真气,唯有借助旁人,才能发挥威力,且此贼有近身利器,切记近战,另外,此贼须弥环中,财报无数,速速攻灭,以免夜长梦多。”

    许易感知全面外放,鬼主传音虽用了秘法,飘飘渺渺,一入耳来,他立时捕捉到了,心中又惊又喜。

    惊得是鬼主竟还在场中,毕竟除却鬼主,再无人知他曾结成怨胎。

    可偏偏他探查全场,也始终不曾窥得,若非这番传音,他恐怕连鬼主在场也不得而知。

    喜的是,他骄兵之计,正用在关键时刻,鬼主此番传音,宛若神助。

    果然,姬冽得了传音,精神大振,啸声欲烈,“原来如此,无胆鼠辈,你竟连真煞二气也不曾有了,本宫说你怎么不曾主动出手,原来是没出手的本事,那就休怪本宫无情,纳命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