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二十章 哀破

七百二十章 哀破

    此刻,众人见许易取出如此两枚神丹,来救一个死人,那种暴殄天物的遗憾,几要激得众人发疯。

    就在这时,终于有几人忍不住,冲出身来,一位高冠老者粗声喊道,“杀了此贼,共取神……”

    话音未落,漫天通红罡气,如暴雨洒落,瞬间冲出身的几人,被凛冽的罡煞之气,切成了碎肉。

    许易掰开夏子陌双唇,催动掌力,裹着药力强行送入腹中。

    他虽痛极,却并未失却神智,送入元体丹、漏丹,正是病急乱投医。

    此刻,他满心满眼只有夏子陌,事实上,他也知晓夏子陌多半是要死了,毕竟伤了心脏,万难挽回。

    可这元体丹,传说中神效无比,到底是怎样的神效,他也不知。

    正是这未知,让他生出了或许可以一搏的奢望。

    或者说,这种奢望,包裹着的正是他浓浓赎罪的心态,似乎也唯有送出这至珍至贵之物,才能冲消他心头巨大悔恨之万一。

    至于漏丹,正是补充生命源力的神丹,一颗足能另濒死之人恢复全部生命源力。

    不管有效无效,两颗珍贵的丹药,在众人惊骇欲绝近乎狂恨的目光中,被他投进了夏子陌口中。

    珍贵的丹药入口,夏子陌的面色始终没有变化,许易一颗本就冰冷至极的心肠,渐渐死寂,挥手收了满地药盒,无助地仰望苍穹,惨白的阳光也照不透他惨白的心房

    虽然相知相许,却因远隔,总在相思。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如今已成永隔,思念如潮水袭来,脑海中,夏子陌的一颦一笑,如秋月行江,纷至杳来。

    他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似乎又回到了荒山古墓之中,和这可恶女贼斗智斗巧,转而,又回到了成国公府,和这久违故人并肩携手。

    景象再转,苍龙山巅,众强之前,血染青天,巨瀑洞穴,刹那万年。

    画面在脑海中不可抑制地,转到了此间,转到了先前,转到了夏子陌哼唱的悲凉歌声中。

    忽的,一股清凉雀跃的感觉,将他从无尽悲伤中拉扯回来。

    他赶忙透过灵台,内视灵台深处的阴魂小人儿,并未窥探到什么诡异的变化,阴魂小人儿盘膝坐在灵台之中,眉目难掩悲戚,料来和自己如今的面色差相仿佛。

    他方要将感知退出,陡然觉出不对,自打他隐隐要参悟出致哀之境时,灵台深处的小人儿影响,虽也分明,总归多了一层说不清的朦胧。

    到得后来,于龙首峰参悟七煞魂碑仙人演武,他意识进入生灭境,感受强烈的哀伤,那层朦胧好似薄镜,生出一道裂痕。

    而今,这道明显的裂痕不见了,或者说那曾朦胧的薄境消失了。

    许易大惊之下,将感知全面外探,一股说不出清、道不明的感觉浮上心头。

    他似乎能感觉到这偏虚无中多了些什么,百草含悲,百花生泪,感知到处,似乎这地上冰凉的石板,也蕴含着千古的悲戚。

    说不清,意已明。

    许易知晓苦苦追寻许久的哀之意境,随着夏子陌的香消玉殒,终于残破了。

    浓郁的悲伤,好似鲜活而密集的蚂蚁大军,爬满了他整个心房,叫他生不出丁点的欢喜。

    ……………………

    却说,就在许易紧紧抱住夏子陌尸身,感受那世间至哀之际。

    远隔无数星空的另一片苍穹下,雪山皑皑,绵延千里万里,这冰雕玉琢的冰雪世界最高峰,矗立着一座巍峨如天的巨大纯白宫室。

    宫室之中,一位宫装女郎正盘膝坐在一张晶莹如玉的蒲团造型的玉块上,艳丽无匹的绝世容颜,看不出年纪,平静冰冷的如插天峰顶那终年不化的万年玄冰。

    忽的,门外传来通禀声,“启禀星主,群星大阵行将布就,星空隧道就要打开,还请星主示下。”

    话音未落,一只银色毛皮尺于长短的俊美雪狐,踏着优雅步伐行了进来,仪态万千,好似这冰雪世界走出来的精灵。

    无须说,这宫装女郎,正是夏子陌生母,这方世界无边雪域最大势力岐天殿主人,化形期大妖夏星光。

    前番,因金匣中的雕翎炸开,夏星光猜到夏子陌出了变故,便号令无边雪域众妖,聚合众妖之力,强行开启星空隧道,妄图以今天大法,于大千世界中搜罗夏子陌的消息。

    岂料,偏偏碰上暴兕强行破界,两股时空之力一冲,星空隧道崩碎,叫夏星光功亏一篑。

    心忧爱女,夏星光根本等不及,开启宝库重赏万妖,再度压榨重妖之力,希图再度开启星空隧道。

    “速速准备,今夜子丑相交,便再度开启。还有一事,众妖可还有余力。”

    前番开启星空隧道,消耗的妖力已然极大,虽有夏星光提供的诸多丹药、宝药维持,重妖虽辛苦,却能勉励支撑。

    那银狐道,“星主就是太过仁慈,驱使这群野畜,根本就不用星主如此破费,难道这群野畜还敢违抗星主圣谕不成……”

    银狐正是常伴夏星光身侧的那位青衣小婢,因着身份特殊,在夏星光处说话,极是随意。

    此刻,她正待长篇大论,忽的窥见夏星光陡然捧住胸口,弯下腰去,转瞬,喷出一口精血。

    强大的精选散发着丰沛的灵力,转瞬,整个屋子都弥漫着浓郁的灵气。

    银狐惊呆了,自她开化已来,便陪伴在星主身侧,从来之见凡是和星主对敌之妖,无不被星主举手投足间,灭为灰烬,何曾见星主束手,更不曾见得星主伤到一丝毫毛,而今遭,星主竟喷出精血来。

    她正待疾呼宫卫,眼前一花,夏星光已原地消失,再下一瞬,已现身在千丈之外。

    ……………………

    许易抱着毫无声息的夏子陌,静静坐着,场面诡异到了极点,无人敢动作,亦无人敢出声,似乎要陪伴许易这般坐下去,直到地老天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