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二十一章 他的命

七百二十一章 他的命

    唯独北辰最是激烈,立在原地,死死盯着夏子陌,时而面现温柔,时而疯狂狰狞,再到后来,他竟猛烈地抓挠起头皮来,下手及时凶狠,转瞬便将整个秃头抓的面目全非,血流满脸。

    忽而,那北辰突然仰天狂笑起来,笑声凄厉而疯狂,到得后来,满场飞奔起来,口中高声呼喝,“观音婢,这边,这边来,这边的的积仙早最多,哈哈,这回真交好运啦……”

    许易恨北辰入骨,若非脑海中夏子陌临终之际哀婉告白始终挥之不去,他早就当场将北辰一寸寸活剐了。

    至于夏子陌哀求要他送北辰回天禅寺,他心中纵使千万个不愿意,却敌不过脑海中不断回荡的凄婉哀容。

    此刻,北辰骤发狂啸,他惊疑间,运足目力,并未见有鬼主附体的痕迹,再看那北辰神态疯狂,绝非作伪,显然是神智失常之兆。

    许易猜的不错,北辰的确是神智失常了。

    鬼主两番入侵,给他神魂带来的伤害,几乎是不可弥补的。

    好容易借助许易火罡之煞侵袭,快速恢复了意志,却在慌乱间,挺剑刺中了夏子陌。

    心中的惶恐,悔恨,狂袭而来,令他才恢复的意识出现剧烈震荡。

    因着九如的计划,在夏子陌记忆中,将北辰塑造成了夏子陌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

    以北辰的修行,原本不该入戏,争奈夏子陌明艳绝世,心如冰雪,纯粹干净得好似一块天赐瑰宝,让任何人都忍不住心生怜惜。

    相处不过旬日,不知不觉间,北辰心中绮念顿生,却死死埋藏在心中。

    直到此刻,他误刺了夏子陌,这股始终压抑的情感,陡然爆发开来。

    待得奔上前来,恰巧听见夏子陌最后的诚挚告白,那虚构的山歌,如一把把攒心利剑刺入他心,裹挟着崩溃的情感,立时将摇摇欲坠的意识,冲成无数支离破碎的片段。

    北辰疯了!

    满场飞奔的疯子北辰,四处在人群中穿插,所过之处,人人避让,竟无人敢制止。

    但因谁都摸不清那半跪在地已要化成冰雕的混世魔,对此人到底是个什么心肠。

    在未弄清其意态之前,这疯子要疯就让他疯去,总比惹上这混世魔王,送了小命要强。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东玄机重重咳嗽一声,朗声道,“许先生,事已至此,业已弄明白了,原来是天佛国贼子,和阴司邪祟作恶,让许先生和我大越天子,君臣失和。贼子之心机,何其恶毒,许先生放心,我大越必定发兵,平灭天佛国,一雪国耻,二为先生报血海深仇。”

    东玄机何等老辣,局势不断翻转,延迟至今,他已然看出了,今日的盛会,已然成了有心人布置的针对许易的一场杀局。

    整个大越皇室,大越秘卫,成了人家手中锋刃,和许易好没由来,死战一场。

    倘使大胜,东玄机自不会拉下脸来,和许易说这番话。

    可眼下局面,许易这盖世魔头恐怖如斯,他纵使已趁这没魔头失神之际,悄悄埋下几番暗手,可若这魔头发起狂来,必定又是一番天崩地裂。

    话说回来,倘使真能祸水东引,让这魔头回转心意,于整个大越,也是一件无量功德。

    虽然适才惊天一战,大越损失了半只黑龙军,损失了西玄机这绝顶高手,灭亡了十余位朝中国士,可相比能让许易这混世魔王改投大越,却也微不足道了。

    不谈这魔头凶威滔天的诸多手段,便是那多半存在的三块界牌,和那成山的宝药,就足以秘卫发动全部力量,来与之周旋。

    一言蔽之,挽回许易是假,拖延时间是真,只需耗到正副主祭归来,拿下这魔头自不在话下。

    东玄机中气十足的喝声,将许易从昏沉的自我意识中,彻底唤醒过来,他陡然意识到,还有些事未办。

    他站起身来,木讷的看着东玄机,道,“可有护阵?”

    东玄机想不明白这位怎么突然说这个,心下却是一喜,连道,“有有……”话音未落,便抛过一枚玉珏来,“子午三神阵,催动真煞,阵法自成,非三位感魂老祖合力,不可破除。”

    在他想来,许易肯和平对话,证明了良好的开端,别说一个护阵,就是再贵重的东西,他也肯舍。

    仔细想来,适才的准备倒是多虑了,这魔头何等聪明,怎会看不出他和大越皇室打的是场冤枉仗。

    许易抓住玉珏,取出一套青衫,在地上铺了,将夏子陌放上去,又取出一套青衫,在她身上覆了,暗送煞气注入玉珏,顿时玉珏红光大冒,一道硕大的五芒星,将正中央的夏子陌笼罩。

    见此情状,东玄机陡觉不对味儿,一边催动掌中玉珏,暗暗传讯,一边盯着许易,戒备道,“地上太凉,许先生何苦如此,不如抱了这位姑娘,自去寻觅良医,或可挽救。”

    “多谢阁下好意,就冲那块玉珏,你的命我不要了,可他的命,老子要定了!”

    许易霍然冲光罩中的大越天子一指,青白的面庞陡然密布可怖的青筋。

    东玄机说的不错,他和大越皇室本无冤仇,都是九如,鬼主使坏。

    可许易是什么人,睚眦必报,就凭大越皇室一而再,再而三阻挠他带走夏子陌,这梁子便是玄铁打造的,谁也别想解开。

    更何况,他还担负着夏子陌的托付。

    彼时,夏子陌弥留之际,言说有两事相求许易,一是希望许易能送北辰回归天禅寺。

    第二事,才将出口,便止住了,纵使夏子陌没说,许易也知道是什么,定是诛杀大越天子,报她幻境中的血海深仇,之所以未道出,定然是担心许易的安危。

    虽然夏子陌和大越天子的血海深仇,根本不存在,可夏子陌那么哀婉相求,他连北辰这该死上十遍之人,都能放过,大越天子这该死恶人,他自当成全夏子陌心意。

    “逆贼,大胆,且看你还出的去么!”

    东玄机怒喝一声,话音未落,四面城墙,忽的攀升而起四道灰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