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二十二章 元符军

七百二十二章 元符军

    那灰线飞速攀升,很快化作四堵灰墙,朝中聚合而来。

    “天呐,竟是元符军!”

    “逆贼必死!”

    “大越万岁,吾皇万岁!”

    “…………”

    满场顿时沸腾起来。

    原来,哪里是灰线,灰墙,分明是成千上万的军卒,自四面城墙飞腾而来。

    而到来的这支军队,正是西北禁卫第一军,金符军。

    大越治下,除却四大边卫,内部有分作四大军所,每一军所内,皆设有一元符军,为该军所最强武力。

    而四大君所的元符军,按强弱,又分为金子黑白,四大符军。

    因着神京在西北军所辖下,毫无疑问,组建出的最强大符军,自然优先派给西北军所。

    适才,许易伤悼夏子陌之际,东玄机明着不敢动作,甚至连先打开护罩,放走大越天子也不敢,生怕这边的动静,引起许易注意,而遭反噬。

    只能在暗中,催动秘卫独有的传讯玉珏,沟通消息,以策万全。

    他备下三大后手,其中之一,便是暗中命人,火速调集金符军入京,甚至不惜耗费巨大成本,开动巨型空间门,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金符军调入皇城。

    此刻,金符军及时赶到,压抑许久的场间众人无不高声欢呼。

    无怪众人欣喜若狂,一者许易这混世魔头双手沾染的惊人血腥,足以让任何人心惊胆战,忧惧性命。

    二者,金符军强大的战力,世所共知,即便许易这魔头再是凶恶,在这金符军面前,也不值一提。

    但因金符军所聚几乎是倾国之力,人力岂能抗衡。

    许易眉峰骤冷,唯因他亦知晓金符军。

    看此军眼前阵势已成,稍有差池,他怕便有饮恨之忧,心念急转,纵声喝道,“尔等听着,越界而出者死!”

    话音方落,催动铁精化尖,同时催动归元步,转瞬在满场划出数个半径为十丈的圆圈。

    喝声方落,指剑催动,煞气狂飙,转瞬便将最外层的数人当场射杀,其中便有两名朱紫高官。

    性命交关,手下无情。

    混世魔王再施辣手,场间众人震骇无伦,惶急之下,各自拼命朝圆圈挤去,转瞬,又有两位奔行得慢的,死在指剑之下,下一瞬,乱糟糟的人群,瞬间泾渭分明,团团伙伙各自挤在圈中。

    说来这帮人,武道高明之士,占了大半,聚成合力,平国灭军,也非不能。

    偏偏对上许易这个怪胎,罡煞之威,配合星移斗转,于凝液之境,简直就是无解的存在,更无惧人数之众。

    又因许易杀人如麻,一言不合,便自取命,如此狠辣,自然驱众强如绵羊。

    说来,许易画圈分人,正是一种策略。

    他很清楚,除了那些外国使节,场间众人无一不想对他食肉寝皮。

    若不别出圈子,这帮人聚集久了,定然会聚成强大合力。

    更何况,他此刻正要借众人之力。

    却说各人才归入圈中,又听许易厉声啸道,“皆朝某催动真煞二气,敢怠工者,杀无赦。”

    此言一出,满场大哗。

    有适才经验在前,谁不知晓许易此番,是明目张胆要众人向他借力。

    一股怒气,齐齐袭上众人心头。

    众人恨不能将许易千刀万剐,又怎会借力与他。

    然而人上一百,形形色色。

    何况场中依旧有近两千人,其中还有各国使节。

    他们不愿淌这趟浑水,却被许易这魔头强行拉拽入场,兼之魔头杀人不留情,借力便借力,总好过无端躺枪,失了性命。

    许易喝声方落,各国使节拥入的圈子,便开始挥掌送力。

    除却各国使节外,更有那聪明人,抢先催动掌力。

    毕竟许易一言不合便杀人的凶蛮,摆在眼前,纵使再愤恨,也依旧有人为保性命万全,催动真煞二气离体。

    有各国使节和数目不菲的聪明人这般听命行事,许易仓促布下的阵局,终于催动了。

    指剑再度催动,又连杀十余人,一众圈子再无人敢不听命,甚至有想暗中阳奉阴违者,不待许易出手,便被为怕殃及池鱼的同圈众人排挤出圈,被许易轻松觅得目标,催动指剑斩杀之。

    “好阴的家伙!为何,为何……”

    见得场中景象,抢先掠远的东玄机,几要压碎银牙。

    东玄机早知许易奸狡,却没想到心机可怕到此种程度,便是他东某人,也绝无办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想到如此破局的法门。

    若非对人心人性,了解到了极点,将兵法中的治众之术,分化瓦解之术,研习到了极致,怎么可能在弹指之间,就将一帮敌人,硬生生拉扯成了帮手。

    东玄机心中悔意极深,若早知此人如此可怕,何苦因为区区一介女流,闹到如此田地。

    再是后悔,也来不及,他腾高身子,怒声道,“逆贼狂悖,祸国殃民,杀无赦!”

    喝声方落,已飞腾半空聚成大势的四赌灰墙,齐声一喝,“聚!”

    天地变色!

    八千人同时喷出一口精血,落在脖间的淡色铁牌上,那淡色铁板吸收了精血,化作诡异的赤金色。

    铁牌才化作淡金,便送众军卒脖颈间消失,霎时间,八千枚铁牌,瞬间按四方聚成,聚成一个丈许高的金甲巨神。

    金甲人才方聚成形状,许易的攻击,已经到来。

    排山倒海般的两道丈许粗的恐怖巨龙,排尽空气,压迫着空间,朝赤金甲奔去。

    眼见两条巨龙,便要将四个赤金甲人淹没,却听那金甲巨神口中放出沧桑而古拙的喝声,“消!”

    但见两道无名黑气,自金甲巨神双掌冒出,瞬间于虚空中聚成一个巨大的门形。

    门形才聚成,两道带着毁天灭地气势的可怕巨龙,转瞬先后钻入门中,就此消弭无影,预料中的惊天爆炸并未发生,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丰沛无伦的飓风,笼罩方圆十数里。

    巨大的风浪,足以吹走寻常平民,于这满场的修行之士而言,却又算不得什么。

    飓风眨眼既过,那金甲巨神又沉喝一声,“破!”

    转瞬,一柄七八丈长的可怖气枪,瞬间凝就,裹狭着尖利鸣啸,直射许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