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二十七章 现形

七百二十七章 现形

    说到底,铁精在比地火更精纯得火罡之煞的催发下,分化能力大大加强。

    此外,构成金甲巨神的金牌,结构要点,在于适合承载生命源力和符力,根本就不主防御,况且以金甲巨神的蛮霸,也不需要防御。

    故而,金牌的五行平衡论稳定性,远远不如血器,几乎许易掌中化长的铁精,才接触到金牌,分解便开始了。

    而此金甲巨神虽是由八千枚金牌聚成,损失一片貌似无所谓,实则每枚金牌环环相扣,缺一不可,一块瓦解,整个金甲巨神立时崩溃。

    然而许易怎么也没想到,分解了金甲巨神,铁精猛然膨大,而这种膨大,和以往吞噬同质铁精,又有明显不同的变化。

    以往吞噬同质铁精,许易能清晰察觉到铁精还是铁精,本质无变,而今次铁精的变化,让他有些摸不准。

    当此之时,他自没工夫去费心揣摩,当下,收了铁精,御气排空,直奔大越天子而来。

    此刻,他挟滔天凶威,镇压诸般不服,再光临时,满场再无一人敢起身阻难,甚至连丝毫动作也不敢有。

    许易飞腾近前,大手拍出,正中那薄如蝉翼的光罩,砰的一声轻响,光罩应声而碎。

    罩中已瘫软成泥的大越天子,蒙头于地,体如筛糠,“勿杀朕,勿杀朕,朕封你为王,封你为王……”

    许易一把将他提起,擒在掌中,“那感情好,我要当越王,封是不封?”

    大越从不封王,周遭列国即便封王,也是多字王,几无一字王,更遑论将一国国号许给王爵。

    “这,这……”

    “嗯?”

    “朕封朕封……”

    大越天子稍稍反抗,许易一声轻哼,便将他那因狂怒而稍稍聚集起的丁点勇气,粉碎殆尽。

    亲眼目睹一国天子遭此****,众人感同身受,却始终无人敢出言破其威。

    许易阴仄仄道,“真当老子稀罕?狗贼,屠你万遍,也难消老子心头之恨,要想活命,就得东玄机先死!”

    许易恨极了大越天子,虽然夏子陌入宫,非是他张罗的,可就是因此人好色,叫九如生了恶念,才使夏子陌横遭此劫。

    以他睚眦必报的脾性,便是沾染丁点因果,也绝不肯放过,更遑论此人便是事由,许易杀他之心,已坚如石铁。

    此刻不动手,亦是打着废物利用的主意。

    听得许易此言,大越天子如抱住了救命稻草,嘶声力竭道,“东玄机此人,貌似忠良,实则狡猖,弃朕命于不顾,大逆不道,罪在不赦,诛之者,实封万户。左右臣工,还不给朕将此獠拿下!”

    大越天子亦深恨东玄机,一恨此人护驾不力,二恨此人适才抛却他性命之举。

    此刻许易要他杀东玄机,简直正合他意。

    适才对敌许易,始终有人和许易对上,大越天子又惧许易凶威,始终不曾对众人下命令,要求合围许易。

    此刻对上东玄机,大越天子有种收拾背叛家奴的愤慨,兼之东玄机和许易这魔头比,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怒火烧心。大越天子岂容东玄机活命。

    却说大越天子当众下令,君令如山,若不遵,便是违抗君命,等若是彻底在大越天子和东玄机之间做了偏向东玄机的选择。

    然则,目下的局势,大越天子虽落入魔头之手,谁能保证那魔头定会诛杀天子,若是放归,这些违抗君令的,回头还如何有好果子。

    兼之有那大魔头护佑,便是想制造意外,灭杀大越天子,恐怕也是千难万难。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只一瞬,两百多人拔身朝东玄机逼来,两人多人才一起身,从众心理一起,黑压压大片人群,自四面八方朝东玄机汇去。

    许易目光虽凝在东玄机身上,感知却全面外放,在人群中搜罗。

    他将大越天子作废物利用,根本不是为东玄机,以他如今的本事,要杀东玄机,不过反掌之间。

    他念兹在兹的正是那阴魂不散,隐匿至深的鬼主。

    今番夏子陌之死,若算十分血仇,大越天子一分,九如两分,鬼主独占七分。

    若不能将鬼主留下,许易如何心甘,且以鬼主的奸诈和形体赋予的独特隐匿术,若在此间让鬼主走脱,今生恐怕再难有机会剪灭此老鬼。

    此刻,许易催逼大越天子,迫使众人围杀东玄机,正为分门别类,将搜寻的范围缩到最小。

    他很清楚,鬼主多半不会随众去围杀东玄机,毕竟稍有不慎,便有泄露行藏之忧。

    适才,他遭众人围攻之时,便曾小心探查过,并无鬼主踪迹。

    此番连灭杀他许某人,鬼主都不曾出手,今番灭杀东玄机,鬼主只怕更不会淌这个浑水。

    接连近千人朝东玄机迫去,许易感知笼罩范围,只剩下七百余人,其中各国使节占了绝大部分,还有一二百大越臣工,要么是年老体衰,要么是跪地喘息,血迹斑斑,似乎是适才冲击太过惨烈,受了重伤,无力再战。

    许易感知才将这剩余的大越近两百臣工笼罩,便再人群中一位白衣青年面上凝注了,心头冷笑几要漫出腔来。

    那人赫然是高祖愿。

    原来,许易感知才探查过去,高祖愿便扬起头颅,仍不住四下探望。

    此动作说不得隐蔽,挤在两百人中,却根本不会引人注意,偏偏却成了最大的马脚。

    说来也非是鬼主不慎,实在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许易的感知力强大到了这般地步。

    先前许易感知扫来之际,鬼主只道是有感魂大能赶至此处,送目望天,正为探查,丝毫没想到这股精神波动,来自于视线正死死盯在风暴中心东玄机处的许易。

    纵使鬼主几乎已摸透了许易的根脚,更是知道许易的精神力极强,阴魂极为诡异,连他诸般秘法都无法克制,可他还是没想到许易能释放出这般可怕的精神力。

    一个有心,一个无意,稍稍抬头,便成致命破绽。

    唯因许易清楚,满场众人,便属鬼主感知最是强大,他那波感知探出,若有人做出反应,必是鬼主无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