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二十八章 锁龙皇气

七百二十八章 锁龙皇气

    几番辛苦,几番血泪,皆因鬼主而起,许易对其,恨意滔滔如海。

    许易强压住心神激荡,提了大越天子,朗声喝道,“恶必办,胁从不问,只杀东玄机,某与大越之仇一笔勾销。”

    脚下却东折西绕,缓缓朝鬼主所在的方向靠近。

    就在这时,却见以高身法,横空急掠的东玄机陡然凌空顿住,纵声长啸,“狗贼,纳命来!”

    啸声未落,四名白衣老者,自墙外飞掠而来。

    东玄机大喝一声,“魁星”

    其余四名白衣老者紧随其后各自呼喝。

    “太阴!”

    “七杀!”

    “贪狼!”

    “破军!”

    喝声方落,五人掌中各自多了一枚八卦镜,镜中毫光大放,射出五道淡淡银白色光线,光线在空中交织,结成一个硕大的五芒光星,五芒光星才将聚成,大越天子胸口陡然爆出一抹赤色光亮,那光亮飞扩大。

    诡异的五芒星,许易并未感觉到丝毫的威压,可常感知赐予的常警惕,让他瞬间意识到巨大危险的来临,下意识地便松开了大越天子。

    就在这时,大越天子胸口的赤色陡然结成道诡异红光,与此同时,天际的五芒星光猛烈朝大越天子八卦红光罩来。

    一红一白两道光线将要交汇,天地间的一切似乎都死寂了,巨大无伦的威压疯狂扩散,伴随而来的是,凄厉的龙吟声。

    许易惊骇至极,身形如电光飚闪,铁精再度催出,掌力灌入,铁精竟不似往常那般如意,拼命催掌力,才终于开始扩散。

    极致铁精才扩充成一道圆弧,将他正面身形笼罩,两道光芒对接完毕,轰然炸开了。

    恐怖的爆炸,并未迸出惊天气浪,而是以大越天子为中心,东南西北,四面八方,纵横扫出无数道电弧。

    两道电弧,一道正中铁精划出的弧形盾牌,击出个海碗大小的凹槽,另一道电弧掠过弧形盾牌的上角,扫中许易的左肩。

    瞬间,左肩消失,牵连的小半边身子,都成粉碎状,鲜血狂涌,若干脏器都有外流的征兆。

    恐怖的电弧,非只扫中许易,四面八方,凡是电弧所致,无不化作白地。

    转瞬,场上竟有多达半的人,在这可怖电弧的攻击下,失去了性命。

    电弧消弭,大越天子连飞灰也不曾留下。

    “锁龙皇气,竟敢拿锁龙皇气祭阵,东玄机,不惧天谴呼!”

    隐在人群中苟延残喘的左相叶天高,陡然爆了,蹿出惶恐不安的人群,厉声喝骂。

    如果说大越天子代表着皇权的话,锁龙皇气则代表着国运气脉,乃是天道,人心,气运之凝聚。

    当今天子德行不彰,叶天高并无多少效忠之心,换一任天子,于大越未必是坏事。

    故而,不管是许易威逼大越天子,还是东玄机出言忤逆,叶天高都不曾跳出身来。

    直到此刻,东玄机动禁术,大越天子灰飞烟灭,叶天高认出那禁术竟是拿大越的锁龙皇气为引,立时血冲百汇,怒气勃。

    此锁龙皇气,聚集不易,关乎整个大越的国运,每一任天子临朝,便自动以身聚集锁龙皇气,待其离世,锁龙皇气自散。

    而这散去,非是消耗,待下一任天子临朝,再度聚集。

    可适才为灭许易,东玄机不惜以大越天子为引,聚集早埋藏好的四名秘卫,待许易擒拿大越天子,立时以锁龙皇气为引,催动星辰撼龙诀,引爆锁龙皇气。

    这一引爆,大越天子身上聚集的锁龙皇气,彻底消耗一空,大越国运必定受到极大影响。

    叶天高自命不凡,不忠天子,而忠社稷,生就安抚万名,扬名万世之野念,经此一遭,彻底破灭。

    等若揭了他的逆鳞,破灭了他晚年愿景,老头子已心存死念,此刻横身而出,厉声骂贼,正为搏一个存名史书,流芳百世。

    “大越皇气,用之除魔灭贼,用得其所,有所何惧。”

    东玄机朗声呵斥,“倒是叶贼匹夫,适才除魔你畏缩不前,此刻却又替那魔头拖延时间,居心叵测,那便死吧!”

    喝声未落,东玄机骈指,两道剑气无声无息射出,叶天高头颅转瞬被射成烂西瓜。

    说来繁复,实则刹那,即便是在应对叶天高,东玄机并其余四名秘卫,在电弧消失之际,便冲半空中已染成血人的许易飙射而去。

    半空之上,许易一边沉凝筋络,紧收血脉,控制着血液外涌,一边强忍剧痛,往口中塞入大把极品丹药。

    丰沛的药力迅化开,周身百骸涌动着药力,却似有一种朦朦胧胧的阻碍,凝滞着药力的挥。

    飙射而来的东玄机冷声喝道,“还想恢复伤患,且看你还不得出罡煞?何为锁龙皇气,岂是你这等小人物所能知晓的。”

    许易闻声,运转玄功,果真筋络凝滞无比,像是水流钻进了拥塞的管道,涓滴难进。

    这一惊非同小可,他此刻伤势极重,虽靠着收紧血脉,控制血液外流,生命源力却在一点一滴流逝,若不快补全,必生大患。

    偏偏这锁龙皇气,诡异无比,非但令他伤势难复,更凝滞了他的经络,让他连罡煞也激不出,几乎锁死了他最后的希望。

    “锁龙皇气,困锁经络,斩妖除魔。诸君,为我大越除此邪魔,报君上血仇的时候到了,共诛邪贼!”

    场间残存众人陡然出惊天呼喊。

    此声一出,立时应和之声乍起。

    大越天子已死,皇家秘卫展现绝实力,扶立幼主,左右朝政,只在反掌之间,此时不趁机买好东玄机,还待何时。

    至于大越天子,到底是死在谁人手中,已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政z选择的紧要关头,站好队,立住身。

    更何况,这恐惧混世魔王此刻已成落水狗,不痛殴以显令名,更待何时?

    能立稳朝堂的岂有蠢人,即便反应稍慢,待那喝声落定,众心几已如一。

    一时间,残存的千余人怒目拧眉,决死一般朝半空中已化作血葫芦的许易冲去。

    就在这时,东方天际,一道巨大的灰影如流星一般飚来,影未现形,铺天盖地的啸声压来,“好狗贼,当真是好狗贼,弑君杀王,屠戮朝臣,罪大恶极,本尊誓要将你抽魂炼魄,还不给我死来!”(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