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四十七章 通缉

七百四十七章 通缉

    才入得城门,晏姿便瞧见一队兵丁,驱散人群,在左侧楣强上,贴起了巨型通缉像。

    才从眼梢掠过,晏姿便怔住了,那巨幅画像异常精美逼真,画着的是个青衣青年,硬挺丰神,赫然正是许易。

    晏姿正惊诧莫名,立时又有数幅巨像,紧挨着贴了上去,分别是袁青花,晏姿,以及紫陌轩的几位大掌柜,甚至还有一张憨态可掬的肥鸭子,赫然正是瑞鸭。

    最后,又一张超过先前数张巨像总和的巨幅画像贴了上去,却是一头形貌可怖,凶煞滔天的黑毛巨兽。

    晏姿定了定神,快步挪动,寻了个羊杂汤馆的棚角,侧过身去片刻,再转过头时,明艳的脸蛋已化作蜡黄,秀气的眉毛成了蚕虫,眉角吊梢,全然换了面目。

    收起百变盒,她赶忙朝那巨像靠去,此时,周遭已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她夹在人群中,对着许易那副画像上的文字,默读起来,“今有广安野民许易,得天厚赐,开悟慧窍,乃有诗书奇才,屡作名篇,声名传世,世皆尊其为诗仙词圣。吾皇圣明,惜才爱才,拣拔其于微末,厚赐其于高官,奈何此獠才高而德薄,性狡阴毒,不思报销吾皇深恩,却勾结外邦……”

    此番通缉,正是三皇子久寻许易不得,而发布的,倒也不是他执意如此,他巴不得许易还活着,只要此人还活着,他才有解开生死蛊的希望。

    之所以,必须发布此番通缉,实在是许易惹出的灾祸,太大了,大到能和大越历史上被列为话题禁区的“四王之乱”相媲美了,即便是四王之乱,大越也未有天子在位而遭弑。

    既然发生了巨大灾难,大越王廷必然需要给上上下下一个交待,通缉许易则成了交待的一种必要模式。

    通缉之中,自是百般丑化、录述许易之罪恶。

    晏姿天资聪颖,立时便从那字里行间,读出了滔天险恶,她不担心自己受了通缉,却万般忧心许易。

    “弑君”、“害朝臣逾百”、“屠军数万”,“崩摧金殿”、单是这几个词句,便在晏姿脑海组成一幅尸山血海,而她看不到尸山血海的无数冤魂,只看到许易硬瘦的身影,独抗强敌,单枪匹马,面对整个世界。

    晏姿芳心如火,顾不得城中越来越紧凑,危险的戒备,盘查,急急朝浮屠山赶去。

    他不知道何处去寻许易,浮屠山便成了唯一的希望,在她想来,王廷既然颁下通缉告令,证明公子必定走脱。

    公子既然走脱,多半会担心自己的安危,弄不好便去浮屠山自投罗网。

    她念着许易赶往浮屠山自投罗网,却浑然没想过,她这般贸然前去,亦担着天大风险。

    亏得风雪渐大,自然之威,充当了最完美的屏障,晏姿这一路行来,无惊无险,渐渐便到了内城,状若雪色佛陀的浮屠山已遥遥在忘了。

    距离浮屠山还余三十里,森严的卫兵,团团将浮屠山围困,严苛盘查过往行人。

    晏姿心中一紧,此地不比城中,人潮汹涌,此刻虽然也列着七八队数百人,在接受检查,但周遭军士上千,接受检查的众人,一动一静,绝难逃过这上千双眼睛。

    眼见着身前的队列越来越短,晏姿额头渐渐溢出汗来,她虽以百变盒修饰了容貌,能瞒得过观瞻,却绝瞒不过细细盘查。

    负责遴选的军士,显然俱是行迹方面的高手,头前数位使用过百变盒等易容术的,尽皆被道破,被迫卸去伪装,借此,还抓了一位潜逃数年的大盗。

    身前最后一位葛袍壮汉,才进前接受点验,晏姿一咬银牙,便待发作,忽听左近发一声喊,“鸭子,是那只肥得流油的鸭子!”

    循声看去,一只肥黄的鸭子正惊声怪叫着,在西侧百余丈的芦苇荡中,狂奔乱伏,口中嘎嘎,所吐正是人言,不是瑞鸭韶光又是哪个。

    瑞鸭一出现,彻底打乱了满场的肃穆,近千卫士立时弃了待检众人,一窝蜂朝瑞鸭扑去,各小队上官连连喝止,却无人回应。

    但因这瑞鸭突显,于众军士而言,无异于天降奇珍。

    今次王廷为皇场之灾,连开了两天两夜的大朝会,给一系列罪囚,开下的赏格惊人。

    当先的主犯那位混世魔王的尸身,被开出了“酬功郡王”的赏格,大越从不封王,便是濮安仪王也没有得到朝廷的正式承认,这“酬功郡王”却是四王之乱,破了天荒。

    至于余下几位,除了那女犯下落不明,尽皆已被擒拿。

    甚至那只会通人言的魔王妖宠,也被颁下了三等子爵的赏格。

    大越重名爵,三等子爵,何等尊荣,抓一只没有任何杀伤力的鸭子,便能换得,天下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么。

    瑞鸭一现,众军士自然大乱。

    晏姿得了空当,提起的心稍稍落回肚里,却不敢再继续向前,便沿途返回,又怕再度被岗哨封堵,便朝西侧密林扎去。

    那处是浮屠山余脉,山穷水恶,石多树少,晏姿一路急插,半晌也未寻到个托庇之所,正惶然间,却听一声道,“嘎嘎,屁股着火喽,瞧瞧你这慌了神的模样,真给本少丢脸,千万别到外间说你曾经伺候过本少,丢不起这人,嘎嘎!”

    晏姿定睛,肥胖的瑞鸭正站在一棵雪松枝头,昂着脖子得意自鸣。

    见得这瑞鸭,她竟莫名生出一种亲切感来,早在几日前,她可讨厌死了这惫懒鸭子了。

    晏姿冰雪聪明,立时便猜到先前瑞鸭陡现,搅乱场面,多半是为助自己脱身。

    此刻听他饶舌,却也不觉可恶。

    “嘎嘎,好你个小娘皮,竟敢闷不吭声,莫非你以为你不言语,本少就不邀功了。须知要不是本少,小娘皮你这回可就呜呼哀哉了,啧啧,本少舍命救你,此等大恩莫非要就此揭过不提?”

    瑞鸭继续饶舌,眉眼之中,得意无比,似在说,这回你小娘皮总算知道本少的本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