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四十九章 草球

七百四十九章 草球

    大雪新停,千里澄江如练,西天凄绝的晚霞,漫过莹莹如玉的叠嶂峰,倒映在平滑如镜的湖面上,映出一条动人心魄的七彩玉带。

    晏姿驻足良久,举目四望,唯见茫茫,心头念着鸭子的祷告:一路向西,太阴星挂桂梢时,必有所获。

    可如今浩浩江水横亘前方,再想西进,唯有伐木成舟,可这茫茫江河,便是向西,又哪里去寻公子。

    心中一股绝望,油然而生,不可断绝,痴痴望着暮色渐苍的虚空广宇,终于忍不住滚下泪来。

    就在这时,苍青色的虚空,一轮斜月破开云幕,直上东天。

    清冷的月华才洒在江面上,晏姿立时收起愁绪,奔入身后的树林中,挥掌斩断一根碗口粗细的树木,抱了奔至湖边,奋力一掷,凌空跃起,树木才入江中,她人已飘然其上,双手催发真气,树木迅疾地在江面游弋起来。

    西行不过百丈,江面顿时一涌,爆出一个直径十余丈的可怖水花,晏姿唬了一跳,凌空跃起,在湖面连点数下,跃上岸来,转目盯着水花爆开处,不是什么可怖水怪,却是一个巨大的草球,静静浮着。

    晏姿停在岸边观察了近半柱香的时间,那巨大的草球,始终没有动静,心思略定,她便想着最好还是,绕过这草球,再朝前进发。

    她正待挪步,一抹月华投注在江面上,直直打在那根被她投进江面的木头上,心思陡然一沉,“桂树,竟是一株桂树。”

    直到这时,她才意识到适才自己斩断的竟是一株桂木,彼时惶惶不宁,根本没有留心,此刻,月华独照江木,瑞鸭之谶言如闪电划空,现在晏姿脑海中。

    “月上桂稍,必有所获,可不就是现在,莫非,莫非公子在这草球……”

    一念至此,晏姿纵身直跃,再度跳上桂木,挪到那巨大草球近前,观察片刻,掌中陡然现出一把墨色细剑,真气涌动,剑身轻昂,一道道细密的剑气激发而出,直射草球。

    不过半柱香,在晏姿纵横凛冽的剑气之下,草球飞速解体。

    这草球,还真是一缕缕各种各样的水底植被凝结而成,虽然庞大无比,又如何敌得过锋锐的剑气。

    之所以耗时这许久,实在是晏姿太过小心翼翼的结果。

    嗖,

    又一道剑气激出,斩在一道千百道水草交织的哏结上,消弭近半的草球,陡然解体,水草漂浮,四散而去,一头恐怖的漆黑怪物,瞬间现身。

    “呀!”

    晏姿惊得跃起身来,噗通落进水中,继而慌忙催动真气,缓缓上浮,江水没过她脚踝之际,她终于歪歪斜斜的站稳了。

    她强自镇定心神,再三鼓足勇气,才又凝目朝那漆黑怪物看去。

    晏姿敢对天发誓,她从不曾见过这般丑陋的妖怪。

    将近三人的身高,可怖的身形,如一座小山,狰狞的巨头,毛茸茸一团,除了过分外凸的尖嘴,看不出任何形状。

    最可怖的是那满身的巨大割裂的伤口,一个个好似开张的大口。

    整个妖躯本就可怖而狰狞,再加上这遍体鳞伤,简直不忍直视。

    晏姿怔住了,纵使她对自家公子的熟悉,几乎到了如熟悉呼吸一般,可眼前的这狰狞怪兽,叫她怎么也不能和自家公子联系起来。

    怔怔观察良久,终于,她的视线在那可怖妖兽的左手小指处的定住了,一抹银色夹在在密集的黑色毛发之间。

    晏姿一个纵身,跃至近前,用墨色细剑,小心拨开丛丛毛发,那枚银色现出真容,正是一枚银色须弥环。

    “公子!”

    晏姿惊呼一声,瞬时就红了双目。

    世上银色须弥环数不胜数,可晏姿却认定了这枚须弥环,便是许易之物。

    晏姿尚不至于脑洞大开到认定这黑毛妖兽,便是许易,却知道要想寻到自家公子下落,必定得着落在这妖兽身上。

    当下她奋起勇力,拉扯着黑毛妖兽的双足,缓步朝岸边行去。

    这黑毛妖兽形体可怖,重量不下五千斤,但在水中,拖行起来,并不困难。

    饶是如此,晏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黑毛妖兽拽上岸来,也累得浑身酸软,气喘嘘嘘。

    才将妖兽掀上岸来,晏姿怔住了,那黑毛妖兽的背脊处,焦黑一片,用手一摸,坚硬如铁,简直完全碳化板结了。

    围着妖尸打量许久,也未发现端倪,便又对着那须弥环用起功来,费了老大力气,终于将那须弥环从妖兽巨指上掰扯下来,滴入鲜血,念头顿时侵入,才见到歪曲不平的哭丧棒,晏姿便呆了。

    说来,许易的须弥环未设防,乃是许易心里清楚,他的须弥环若是丢了,只有两种原因,要么是他已战败身死,要么是被超过他太过的强者夺去。

    无论是哪种结果,单靠小小结界,也是决计保不住须弥环中宝物的。

    既然无用,许易索性不用。

    晏姿破开许易须弥环,又是振奋,又是焦心。

    在她想来,自家公子多半是和这可怖怪兽,大战一场,最终不敌,叫这怪物抢走了须弥环。

    眼下只见这怪兽的尸体,自家公子哪里去了?

    念头才起,她抓过腰间的灵禽袋,唤出瑞鸭,一通摇晃,那鸭子始终毫无反应。

    晏姿又是喷水,又是喂食丹丸,鸭子依旧昏睡。

    折腾许久,她顿时计上心来,大喝一声,“公子,我可找到你了。”

    岂料,喝声方落,昏睡的瑞鸭扑腾自她怀中蹿飞出来,扇呼着翅膀,嘎嘎乱喊,“嘎嘎,姓许的,可是老子拼了老命找到你的,你可不能亏待本少,不信你问这小妞,她可以作证,咦,人呢,人呢,嘎嘎……”

    飞腾一圈,瑞鸭发现不对,瞪着通红的绿豆小眼,正待呵斥晏姿,忽的,瞥见地上的大个,惊叫出声,“这小子******疯了,拿化妖丹当饭吃了!”

    虚空神殿之战后,正是瑞鸭搭救的许易,他却是知晓化许易拥有化妖丹。

    见得眼前这怪兽模样,他立时便算准了此怪兽,正是许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