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五十五章 围城

七百五十五章 围城

    群虫毛鼠,汇聚洪流,险些将许易冲倒。

    花了近半柱香,他才挪到十余丈的洞窟外,寻了个绿树靠了,张开嘴巴,贪婪地呼吸着弥漫着草木幽香的清新空气。

    喘息稍定,念头一动,取出一缸清水,径直将头颅扎进水中,咕嘟咕嘟一通饱饮。

    才扬起头来,许易怔住了,映着日头的微红水面中,沉着一个衰老的苍头,他猛地一仰头,头顶上日高天空,哪里有老苍头的踪影。

    再低下头来,水底老苍头依旧在。

    水中,三两滴水滴,自老苍头垂下的鬓角处低落,落在水面上,荡起涟漪。

    许易心下猛地一冷,终于意识到水中倒映的老苍头正是他自己。

    水中的老苍头,两鬓斑白,皮肉松弛,眼角密布觳纹,哪里还有半分许易原有的丰神英挺。

    “源力之流逝,破坏力竟一强至斯。”

    许易暗暗惊心,他可是服了定颜丹的,以定颜丹的神效,即便是老死之际,也不会变换容貌。

    显然,他如今的生命源力,几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即便吞服了若干宝药,只是勉强恢复了行动能力,距离恢复健康,不过杯水车薪。

    借着缸中清水,浣洗一翻,换了件崭新青衫,撕下一缕布条,将花白头发在脑后束了,收起空缸,抬眼望了望天,辨明了方向,朝东行进。

    勉强行了十数里,浑身疲惫欲死,腹中饥火烧心,他如今精力衰微,又筋络尽断,无法激发罡煞,便连捉拿野兔的本领也无,勉强寻了一汪水潭,自须弥环中,翻检出一把不知从何处抢来的宝剑,又费了半柱香的功夫,才抓了两尾尺长的青鱼。

    勉强撑着去鳞剜腮,开膛破肚,在水潭中草草浣洗一通,囫囵猛嚼起来。

    修行虽废,躯体的威力仍在,满口银牙犀利无比,转瞬将两条青鱼连皮带骨吞了个干净。

    肉食入腹,饥火反倒愈旺,酸软的身体总算又有了些气力,又持了宝剑,一通猛扎,得获十余条青鱼,依法炮制,尽数吞了,浑身上下终于有了些热乎气。

    远望西天,夕阳将落,看着眼前这茫茫山林,许易自忖,以自己如今的状况,是走不出去的。

    才出洞窟之际,他不是没想过动用机关鸟腾空高飞。

    一者,他担心暴露,二者,这具躯体如今的状况,实在不适合高飞,一个弄不好,从半空摔下来,也得弄没小命。

    可眼下,他完全正视了自己如今的悲催状况,若不动用机关鸟,他根本就走不出。

    左右是死,怎么死也好过生生拖死。

    当下,他唤出一架机关鸟,跨坐上去,取出几根缚蛟绳,将双腿牢牢在机关鸟身上缚了,催动飞盘,冲天而起。

    才升到高空,送目远望,许易立时就望见了浮屠山,这一惊非同小可,才知此身还在神京中。

    他赶忙降低高度,铁地飞行,不过片刻,便出了山脉,朝最近的景阳门进发。

    他也是拼了,走肯定是走不动的,驾着这机关鸟,虽然冒险,若能入城,便还有一搏。

    岂料,他才看见城池,便有数架机关鸟远远围来,到得近前,当先那人,取出一块巴掌大的玉镜,远远朝许易身上一照,骂骂咧咧道,“遭娘瘟的,竟是锻体期小辈。”

    “折腾七八天,连根兽毛都没抓住,竟是小鱼小虾,要我说那群王八就是欺负咱们弟兄老实,分在此处,怎么可能有机缘。”

    随后赶来的酒糟鼻中年也顺势抱怨开了。

    水中的老苍头,两鬓斑白,皮肉松弛,眼角密布觳纹,哪里还有半分许易原有的丰神英挺。

    “源力之流逝,破坏力竟一强至斯。”

    许易暗暗惊心,他可是服了定颜丹的,以定颜丹的神效,即便是老死之际,也不会变换容貌。

    显然,他如今的生命源力,几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即便吞服了若干宝药,只是勉强恢复了行动能力,距离恢复健康,不过杯水车薪。

    借着缸中清水,浣洗一翻,换了件崭新青衫,撕下一缕布条,将花白头发在脑后束了,收起空缸,抬眼望了望天,辨明了方向,朝东行进。

    勉强行了十数里,浑身疲惫欲死,腹中饥火烧心,他如今精力衰微,又筋络尽断,无法激发罡煞,便连捉拿野兔的本领也无,勉强寻了一汪水潭,自须弥环中,翻检出一把不知从何处抢来的宝剑,又费了半柱香的功夫,才抓了两尾尺长的青鱼。

    勉强撑着去鳞剜腮,开膛破肚,在水潭中草草浣洗一通,囫囵猛嚼起来。

    修行虽废,躯体的威力仍在,满口银牙犀利无比,转瞬将两条青鱼连皮带骨吞了个干净。

    肉食入腹,饥火反倒愈旺,酸软的身体总算又有了些气力,又持了宝剑,一通猛扎,得获十余条青鱼,依法炮制,尽数吞了,浑身上下终于有了些热乎气。

    远望西天,夕阳将落,看着眼前这茫茫山林,许易自忖,以自己如今的状况,是走不出去的。

    才出洞窟之际,他不是没想过动用机关鸟腾空高飞。

    一者,他担心暴露,二者,这具躯体如今的状况,实在不适合高飞,一个弄不好,从半空摔下来,也得弄没小命。

    可眼下,他完全正视了自己如今的悲催状况,若不动用机关鸟,他根本就走不出。

    左右是死,怎么死也好过生生拖死。

    当下,他唤出一架机关鸟,跨坐上去,取出几根缚蛟绳,将双腿牢牢在机关鸟身上缚了,催动飞盘,冲天而起。

    才升到高空,送目远望,许易立时就望见了浮屠山,这一惊非同小可,才知此身还在神京中。

    他赶忙降低高度,铁地飞行,不过片刻,便出了山脉,朝最近的景阳门进发。

    他也是拼了,走肯定是走不动的,驾着这机关鸟,虽然冒险,若能入城,便还有一搏。

    岂料,他才看见城池,便有数架机关鸟远远围来,到得近前,当先那人,取出一块巴掌大的玉镜,远远朝许易身上一照,骂骂咧咧道,“遭娘瘟的,竟是锻体期小辈。”(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10 10: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