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六十一章 转机

七百六十一章 转机

    神元丹本就珍贵,可打着三皇子府的旗号,东挪西凑,只要钱钞到位,也非难事。

    可这九阴液,几乎是传说级的宝贝,可遇不可求,他不过一皇子府药房负责人,又哪里来的这般能耐,漫说是他,便是三皇子亲自出马,恐怕一时间也求不得这九阴液。

    许易转视三皇子,“大事只在此上,殿下不会有问题吧。”

    此话一出,三皇子头脑立时充血。

    性命与皇位,立时催得三皇子满腔的血液都沸腾了,一股脑儿涌上头顶,啪的一声,三皇子拍案而起,“先生放心,小心就是拼了性命,也要为先生求来此物,曹二,随我去趟安庆侯府。”

    曹二面现迟疑,鼓足勇气道,“殿下,非是小人泼冷水,实在是今时不同往日,皇场灾劫后,安庆侯爷庆幸大变,闭门不出,听说终日在府中大作参禅,不理俗物,也谢绝一切外客上门。前番,九殿下立储大典,太皇太后亲自着宋总管上门宣旨,侯爷依旧闭门,气得太后甩了凤盏,终究也没奈何。”

    三皇子哑然。皇场之战后,他就剩了终日沉湎,醉生梦死,哪里知道又出了这许多变故,原想着凭着自己皇子的身份,拼了不要颜面,去求那位舅爷,总有一搏,岂料竟有这番因果。

    许易心念一动,说道,“无妨,早年我给侯爷医过病,持我手书一封,或有转机,还得劳烦曹先生代为走上一遭。”

    许易根本就没想到安庆侯爷这茬儿,皇场之战,安庆侯爷被鬼主附体,又迭遭战火,脑海中尚有安庆侯倒伏皇场的画面,原以为这位气运不佳的贵人就此殒命,岂料竟还活着。

    安庆侯若活着,对他无疑是天大利好。

    且他自信就凭前番的交情,要请动安庆侯绝非难事,唯因他知晓安庆侯缘何终日大作参禅,心若死灰为的哪般?

    当下,顾不得三皇子的连连惊叹,和曹二的满眼惊疑,许易当即着三皇子移来笔墨纸砚,挥毫手书一封,通篇只有七字:一曲新词酒一杯。

    此句,正是昔日,安庆侯约他于府中化海相见,道出七代之谋,请求许易代为抢夺界牌之际,时逢花海灿烂,两人临亭相见,安庆侯笑言“值此美景,可有佳句”,许易随口道出一首词来,首句正是这“一曲新词酒一杯”。

    此词未有外传,只他和安庆侯知晓,安庆侯见之,自全明了。

    却说,许易安排毕,三皇子无有异议,曹二自不敢有异议。

    眼见曹二便要出门,许易眉峰一跳,三皇子福至心灵,心生感应,叫住了曹二,“事关重大,不是本宫信不过,实是本宫谁也不敢信。”话罢,掌中现出一个透明玻璃瓶,瓶身遍布细细法纹,瓶中盛放着一跳通体透明,宛若春蚕般的小虫,赫然正是生死蛊。

    原来,自打这位中了生死蛊,颇有些久病成良医的钻研精神,不惜费尽心机,弄来数个生死蛊瓶,日夜研究,虽无所得,此时,却用上了。

    他如何不知许易身份非同小可,所谋又是惊天动地,曹二虽说他绝对信得过,可在如此大事面前,哪有绝对可言,信什么,都不如信这生死蛊。

    曹二吃了一吓,他见识不凡,立时便认出这生死蛊来,一惊之后,干净利落地接过生死蛊瓶,将生死虫送进口中,当即送还蛊瓶。

    他见得明白,事到临头,哪里有反抗的余地,话说回来,他也理解三皇子的作为,这位薛神医的来头必定惊人,保密措施而已,左右他又无反心,还得在三皇子府中混饭,事成之后,解蛊乃是必然。

    他甚至清楚,在这位三皇子眼中,他这位宫廷大匠,还没有这套生死蛊来得重要,又何必担忧性命。

    许易又交代几句,当即拍出一张五千金的金票,不容曹二反驳,硬塞进他怀中。

    御人之道,恩威并施,曹二虽然稳妥,那又何妨更稳妥。

    曹二去后,许易自敢精力不济,吩咐三皇子前去准备猛兽心血。

    半柱香后,两大盆冒着淡淡烟气的极赤近黑血液,送到许易面前。

    却是三皇子着人宰了府中的两头西极猛虎,西极猛虎性极生猛,生裂熊狮,养在府中,本作观赏之用。

    既然大魔头发话了,便是亲老婆也得舍了,何况两头野畜。

    许易举盆痛饮,转瞬便将两盆猛虎心血喝干,盘膝在锦榻上坐了,腹中顿时腾起一阵温暖,小心地感觉着温暖的走向,渐渐阖上眼目。

    半个时辰后,在三皇子轻而急地呼唤声中,许易睁开眼来,浑浊的双眸,多了一抹亮色。

    “你这是怎么了?”

    许易察觉到三皇子的不对劲,尖嘴猴腮的瘦脸胀得发紫,蜷倒在一旁的塌上。

    “蛊,蛊虫!”

    却是生死蛊发作了,三皇子生怕惊动许易,先是忍耐,忍无可忍,才改为轻声呼唤。

    许易扒开他胸襟,但见胸口已生出七个腐烂的小洞,这才知晓蛊毒折腾这位不是一日两日了,当下,取出生死蛊瓶,放在三皇子蠢边,吩咐他张口。

    但听轻啸一声,一条肥大虫子,钻进生死蛊瓶,许易瞬间将瓶盖合拢,那肥大的虫身,几乎将小瓶充满。

    更诡异的是,许易犹记得那生死虫原本不过是如毛虫般模样,通体晶莹,此刻却已长大数倍,浑身乌赤,似乎喝饱了脓血。

    蛊虫才出,三皇子陡然舒服得呻吟出声,岂料,才大张嘴巴,一粒乌黑的药丸,顺着喉咙落腹,一道暖流热得烧心。

    “您,您给我吃了什么!”

    三皇子一咕噜站起身来,唬得面无人色。

    许易淡然道,“放心,比生死蛊轻多了,暂时不会发动。”

    三皇子大急,“先生,小子对您一片赤诚,再说您还承诺小子之皇位,小子无论如何也不敢对您不敬,您何苦如此!”

    许易扫了他一眼,“曹二可对你有反心?”

    三皇子瞠目结舌,哑口无言,思忖片刻,也便镇定了,的确,正如曹二那般,他无法完全信任曹二,却也无害曹二之心,眼下情况,似乎可以类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