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六十四章 服丹

七百六十四章 服丹

    果真,药力化开,虽痛楚惊人,比拟起以往经历的阵仗,这点疼痛根本算不得什么。

    他抱元守一,运转止水诀,心绪安宁,意随药力游走。

    不过半柱香,这颗神元丹的药力,便发挥完全。

    随即,他吞下了第二颗丹药。

    西天的流云,将身侧的气窗,涂抹得半红如醉之际,许易停止了服丹,看着方盒内剩下的五枚神元丹,他不禁摇头苦笑。

    曹二说,一般服用十八枚神元丹,便会碰到丹衰门槛。

    可他在服用第十四枚神元丹时,便明显察觉到药效大幅度减弱,待得第十五枚丹药入腹,痛感依旧,身体依旧涌起无数凸起,可他丝毫感觉不到那股热力对身体的滋润。

    很明显,他过早的遇到了丹衰门槛。

    仔细想想,他便也释然了,他这具身体折腾得太过度了,兼之开辟气海之际,服用的又是极品神元丹,提前遇到神元丹的丹衰门槛,不足为奇。

    咬破左手中指指尖,一滴血滴,滚如许易掌中,不多时,血滴化开,流了满掌。

    许易筋脉虽废,气血虽衰,但境界仍在,血液的凝稠未变。

    服用神元丹前,他的血液凝稠如珠,落在掌中,经久不散。

    而如今,不过持续片刻,便即散开,深赤的颜色中,也化作赤黑。

    显然,曹二预料的不错,过量的神元丹补充身体,血脉污浊了。

    因为早在预料之中,许易并无多少沮丧,相反,他心头却腾起莫名的欣喜。

    他几乎能感觉到那种生的力量,又重新回到了这具身体,至少,那种随时都要沉睡的讨厌感觉,终于彻底消失了。

    他迫不及待唤出一枚极品回元丹投入口中,丹药入服,温和的热流裹狭着澎湃的生命力,像初春才化开的雪水,朝干涸了一冬的土地蔓延而去,滋润一切,孕育生机。

    许易解开了青袍,几乎是贪婪地盯着周身的无数伤患,一点一滴的消弭。

    半柱香后,极品回元丹药力化尽,他周身可怖的伤患,尽数平复,尤其是小腹处勉强黏合的可怖血洞,只剩下一块殷红如血的皮肤,等待着最后的恢复。

    握了握拳头,澎湃的力量,再次回到了掌握。

    唯一遗憾的是,筋络依旧寸断,根本没有任何起色。

    许易倒有这心理准备,他清楚自己的伤势有多严重,生命源力损耗有可怖,这些神元丹提供的生命源力,能够让他恢复内外创伤,恢复自如的行动能力,他已万分满意了。

    身体机能的恢复,最直接的反应,却是饥饿,无比的饥饿。

    适才,他吃了三五斤熟肉,一坛酒水,便已饱腹,此刻,这汹涌的饥饿感袭来,才让他对这具躯体,生出熟悉之感来。

    一通山吃海嚼,数十斤熟肉入腹,饥饿感终于消解。

    起身上榻,烹煮一杯香茗,迎着漫天酡红流云,缓缓饮尽,许易掌中多了两颗乌黑丹丸。

    正是九阴丹。

    他见此物,还是在虚空神殿之战,战天子陡然现身,取出此丹,给已神魂疲惫,奄奄一息的周道乾服下,周道乾立时恢复精神。

    彼时,他并不知此丹名姓,事后找补,才知晓此丹唤作九阴丹。

    乃是大能之士,以九阴液为主材,炼制而成,对修补阴魂之伤,恢复阴魂之力,有奇效,论灵验,还在九阴液之上。

    此丹难得,在三皇子府中时,他托付安庆侯,代为求购,也只说了九阴液。

    甚至为怕九阴液也太过难得,他奉上一盒珍稀宝药,只为助安庆侯一臂之力,能速得九阴液。

    未料,他还是小看了金雕大王私禁药田中宝药的珍稀,安庆侯以之为敲门砖,很快便敲开了正闭关苦修的战天子大门,顺利交易得到两枚九阴丹,所费也不过两枚宝药,大大超出了许易的预计。

    此刻,他肉身已恢复不少,下一步自然到了阴魂。

    而强大阴魂,正是他入洞之前,作惊天祝祷的根源,底气。

    毫无犹豫,许易吞下一枚九阴丹,按照安庆侯送来的法诀,搬运气血,不多时,头颅一轻,灵台陡然一阵清凉,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畅之感,游走全身。

    整个人好似热极了,陡然来到高山之巅,天风下凉,浑身的毛孔都吹开了。

    又似冷极了,陡然被浸入温泉,诸寒消退,通体舒畅。

    清凉之感散尽,许易内查灵台,那交缠一处的阴魂小人儿,竟然分开了,形象虽然依旧朦胧,但以能独立成形。

    更让他惊喜的是,消失的感知之力,竟然回来了,只是探查范围已远不到曾经的六十余丈外,只有十丈左右,清晰之感却未有减弱,似乎还有增强。

    这点倒是符合他阴魂一贯以来的规例:只要阴魂受了折腾,哪怕是魂体削弱了,阴魂本身却是凝实,深刻了。

    皇场之战,他的**与阴魂,皆历经种种磨难,尤其是和王玄机惊天一战中,九霄镇龙剑引动雷霆下击,虽有铁精防御,所受雷霆之力也非同小可。

    换作旁人,即便肉身能抗住这雷霆之力,阴魂也早就消尽了。

    反观他许易,阴魂虽有受损,但受损之余,经受这雷霆之力,何尝不是另一种淬炼。

    直到此刻,才显出这淬炼的好处来。

    唯一可惜的是,他能感觉到感知力愈发深刻了,却不能像从前那般清晰地说出所以然来。

    从前,感知力的深刻,是由百声皆闻,到一饮一啄,无漏于心,再到白纸辨字,如今的变化,他却说不清,道不明了。

    乘胜追击,许易将第二枚九阴丹服下。

    清凉之意才散,他顿时不喜反惊。

    这股清凉之意,较之先前,明显衰弱不少,果然,未持续片刻,清凉之意消散,内察灵台,两道阴魂小人儿,朦胧之意淡了不少,却远远不到恢复受创前的水平。

    显然,他又遭遇了丹衰门槛。

    九阴丹这种能弥补阴魂之伤的灵丹,丹衰如此迅疾,倒也符合他预期,若非如此,那些感魂老怪早就强得难以为制了。

    阴魂小人的朦胧感减弱,并不能量化阴魂的恢复水准,可感知力的再度增强五丈,却让许易稍感安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