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六十五章 九滴

七百六十五章 九滴

    神元丹、九阴丹能对这具躯体,起到如今的这般治疗,已让许易大为满意了。

    虽然,他如今的身体状况、阴魂强度,皆不及全盛时期的五成,可要行他计划之事,料来绰绰有余了。

    滴滴,身旁的一枚传讯器传来响动,他接过,传来的却是安庆侯的声音。

    许易答应一声,摘下锁阳盘,在胸中藏了,起身离开最下层炼房,才出得洞府,便见安庆侯已驾着飞马,驻在青坪之外。

    放开禁制,安庆侯跃上青坪,快步近前,悄声道,“情况不妙,老袁那帮兄弟皆被定了十恶之罪,判了寸鳞之刑,为怕漏马脚,老哥也只能稍稍使力,让袁兄弟等在里面过得舒坦些。”

    “何时行刑?”

    许易面色骤冷,他远没想到大越王廷竟是这般丧心病狂,抓不着他,捕捉袁青花等人,他可以理解,可连赵八两,熊奎等人也一并捕入,定此酷刑,分明是狗急跳墙,滥刑泄愤。

    原本,他还以为借着安庆侯和三皇子的能量,上下打点一番,能稍轻刑罚,待他缓过劲儿来,再去料理,未料,人家找不到泄愤的出口,也只能滥杀无辜了。

    安庆侯道,“十日后,魁元日,钦天监定的好日子。”

    “好日子?杀人也选好日子?”

    许易冷笑。

    安庆侯道,“先皇在那日入葬,姬冽在这天登基,寸鳞的刑场正在皇场。”

    “倒是好算盘,嘿嘿,就是不知道打不打的响。”

    许易双眸之间,杀机迸现,安庆侯才扫一眼,遍体生寒,一股凉意从尾根处朝脊梁骨飚袭。

    脑海中陡然冲出个滔天杀神的身影,皇场之上,积尸如山,流血漂橹。

    他才猛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位,在他心中再也回不去“老弟”的形象了。

    许易注意到安庆侯面目僵硬,微微一笑,“些许消息,让下人报告就行了,何必劳烦老哥你跑一趟。”

    安庆侯道,“旁的事可以着下人办,老弟的事,我能亲自办,必定要亲自办的。”说话,手中多了两个方盒。

    许易接过打开,第一个方盒内,却是二十枚宝药,俱是能直接服用,补充生命源力的宝药。

    他展颜笑道,“正缺此物,又让老哥受累了。”

    经过他前番的海量搜刮,神京世面上,宝药的数量急剧减少,价格翻了数倍,也是有价无市。

    安庆侯弄到这批宝药,的确是费老了气力,和好几位贵戚作了官面情场上的交易,才换得的。

    安庆侯得意一笑,“且看第二个盒子。”

    许易打开来,却是一个蓝汪汪的瓶子,拿起瓶子,触手冰凉无比。

    不对,不是瓶子是蓝色,而是瓶中的珠子沁出的蓝色,啊,竟是九阴液。

    他终于认出瓶中之物来,正是他当初身患阴伤之时,参加商盟总会,所竞拍得到的三滴九阴液。

    此刻,之所以没立即认出,只因眼下瓶中蓝汪汪一片,太过醒目,他根本没意识到此为九阴液,仔细一数,大惊失色,竟有足足九滴。

    难怪蓝汪汪一片,彼时,他只得了三滴。

    “这,这怎么使得!”

    许易惊喜莫名。

    实在是这九滴九阴液太过贵重。

    他甚至记得当初参与拍卖时,主拍人对这九阴液的介绍:“太阴液,又名九阴液,九九至极,众所周知,此物乃生于阴哭树巅,相传阴哭树所生长之地,乃通往幽冥之入口,九阴液乃是千万幽魂泪滴凝结,五百年方积一滴,于养阴魂,壮魂力,有极佳效果。”

    “倘使有受阴伤之人,阴魂残破,不管阴伤多重,三滴太阴液必然复原。总之,此物乃养护阴魂之至宝,可遇不可求,商盟多年所积也不过十二滴,今次一并放出,诸君切莫辜负此大好机缘。”

    彼时,他服下三滴九阴液,阴魂之伤果真尽复。

    可他知道,今时不同往日。

    而今他的阴魂之强,已不是先前可比,且阴魂之伤,比之此前生出鬼脸,不知沉重多少。

    两番对比,前番阴魂不似今番强大,今番受伤又较前番沉重。

    指望九阴液能完全修复阴伤,无异于天方夜谭。

    适才他服用的两枚九阴丹,论效果尚在九阴液之上,虽也的确取得了显著效果,却也远未尽复他阴魂之伤。

    当然,许易如此欣喜,并非毫无根由。

    正因他知道,九阴丹虽比九阴液,疗效显著,于他而言,九阴液反倒效果更大。

    唯因他如今的状况,丹衰门槛极低,九阴丹才复第二粒,已无多少效果。

    相比之下,九阴丹和九阴液的关系,就是丹药和制成丹药所用宝药的关系,前者虽效果显著,后者则更纯粹,更不存在丹衰门槛,可以直接进补。

    当然,这九滴九阴液,也未必能尽复他阴魂之伤,可有这九滴九阴液,他的最后谋划,就有了更大的成功把握。

    欢喜无尽,他冲安庆侯深深一躬,“老哥之助,真如久旱甘霖。”

    虽已在安庆侯处许下大人情,可这九滴九阴液,来得实在是太关键了。

    安庆侯连忙将许易扶住,“折煞我了,相比老弟给我高家的人情,我这点辛苦算得了什么。”

    “恐怕不止是辛苦,那几枚果子可换不来这九滴九阴液。”

    许易参加过拍卖,知晓九阴液是何等天价,更记得当初商盟的十二滴九阴液,只出拍了三滴,剩下了九滴。

    如今好巧不巧,眼前正好出现了九滴,哪里还不知道安庆侯动了商盟的压箱底。

    商盟总会是个松散的联盟,安庆侯身为会长,有些公器,也无法私用。

    这九滴九阴液,多半是安庆侯,动用私权,私自盗出,其情非小。

    安庆侯慨然道,“旁的老弟就不用问了,只要有助于老弟的,老哥肝脑涂地。”

    他对许易的灵透,几乎是怀着感激之心的。

    他最怕这番辛苦,媚眼抛给了瞎子。

    唯因只有他自知,这番代价,付出的有多大。

    这九滴九阴液,几乎是商盟总会最后的压轴之宝。(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20 08: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