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六十六章 黑龙

七百六十六章 黑龙

    安庆侯不过占了会长的身份,暂时负责看管此物,根本没有所有权。

    且这九滴九阴液,亦是下次年会的压轴宝物之一,起着稳定人心的作用。

    如今被他私自取出,赠予许易,即便他是当今太皇太后的亲弟,商盟总会会长,这个坎儿,必定也过不去,弄不好便得身败名裂。

    可相比替许易提高修为,增强许易的实力,安庆侯觉得这点风险,根本算不得什么。

    从许易要求兑换九阴丹,他便知晓许易的阴魂必定受伤,毕竟,皇场之战,惊世骇俗,许易当时遭遇的杀伤,他也看在眼中,能存活性命,已是不幸中的万幸,焉能毫无损伤。

    许易要求兑换九阴丹,他便留了心,最终一咬牙,还是决议送出这九滴九阴液。

    只要许易活着,只要许易成功到了外界,一切都是值得的。

    相比高家七代之谋,灰飞烟灭,他高某人的个人荣辱又算得了什么。

    唯一,安庆侯担心的是,许易不知道他暗里的这番辛苦付出。

    可他又不能将之摆到台面上邀功。

    岂料,许易玲珑心肠,过目便知,安庆侯再无遗憾。

    做一千,做一万,他要的也只是许易承情。

    反过来说,安庆侯的这番掏心掏肺,不遗余力的付出,也正是许易做出那番承诺的根本目的。

    却说,安庆侯知晓许易时间宝贵,交代完毕,便不再废话,当即告辞。

    许易心念一动,又道出一番所求,安庆侯兴高采烈地应下,飞马下山去了。

    入得洞府,行至第二层练功房,自须弥环中唤出一个木盆,灌入热水,化开极品丹药,并数枚宝药,将瑞鸭自灵禽袋中取出,放入木盆中,此法正是学自晏姿。

    随即,许易步入第三层炼房,先将锁阳盘在正中墙壁挂了,焚香沐浴,饱食宁神,待得第一缕月华自气窗撒入,许易关闭了气窗,褪去周身衣物,旋转一枚蓝色八角旋钮,

    顿时,感知之内传来一阵传动之音,好似历史的车辙碾压出沧桑的声音。

    这古意的声音持续多达半个时辰之久,终于,许易所在的最下层炼房的地火中央,裂出个三丈阔的空洞,一方巨大的黑鼎自空洞处升腾上来。

    那黑鼎高约人高,阔足丈许,双耳处盘着两条虬龙,周身被厚重的白灰,遮蔽得几要看不清形貌,即便如此,那黑鼎才在室内现身,立时便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清玄的意味传出。

    “黑龙鼎,果真名不虚传。”

    许易暗赞一句。

    这黑龙鼎正是浮屠山洞府的招牌之一,浮屠山之所以能以如此夸张的租价对外,且供不应求。

    除了位置极佳,风景不错,管理者狠下苦工,牵引地火,整饬炼房,营造护阵,也是最重要的因素。

    想修士之所想,急修士之所急,才有如今的名声。

    其中,这黑龙鼎亦是浮屠山对外的主要宣传对象之一。

    许易自也知晓这鼎。

    据传,此鼎有上千年的历史,曾是大越三大炼堂之一炼金堂的镇派之宝。

    因着四王之乱,炼金堂作为疑似支援四王的势力,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堂主谢天身死,黑龙鼎亦为王廷所获,整个炼金堂也一蹶不振,如今沦为二流门派。

    这黑龙鼎的**,许易所知不多,只听浮屠山管理处宣传此鼎,乃暗合造化之妙,是一等一的器鼎,运用此鼎锻器,能显著增加成功率。

    无论此说,是真是假,他都当真听了,左右别无选择,唯有用此物。

    好在此物三千金一日的租金,稍稍让他感到安心。

    他当初租赁此洞府也才花费一万五千金的年租金,精纯地火皆是使用,如今这黑龙鼎租用一日,便须三千金,但从价钱上,也能瞧出此鼎的不凡。

    只是此鼎通身几要被厚重的灰尘包裹,好似数千年未曾现于人间,让许易心中暗暗打鼓。

    不知是因为租金太贵,无人舍得租用,还是旁人皆知此鼎名不副实,不肯白打了水漂。

    念头至此,他哑然失笑,事已至此,唯一搏而已,哪有功夫思索这无关紧要。

    黑龙鼎现身,许易的谋划业已明了:他要祭炼招魂幡。

    如今,他筋脉尽断,修为几废,要想扫平仇寇,泯灭不谐,所能依仗的唯有招魂幡这最后杀器。

    说到这招魂幡,他已筹备良久,数番辛苦,终于聚起所有的器材,机缘巧合,又得存书馆的老苍头耗费心血,传下了分魂诀和招魂幡祭炼法门。

    可以说,早在皇场之战前,他便有了祭炼招魂幡的打算。

    只是当时事起仓促,他根本来不及祭炼,否则,就凭他手中的哭丧棒,血河旗,炎果,源铁,灵土,蓝水晶,太乙神木,配合哀之意境,一旦魂幡出世,天下还有谁能挡他。

    唯一让他可虑的,便是他如今的阴魂状况,以及第一次锻炼如此珍贵的器材,让他心中无底。

    阴魂状况还好说,有九滴九阴液补充,料来足够坚持。

    唯独这些珍贵至极,难以搜求的器材,若是锻炼失败,怕是再也难以搜求。

    在三皇子府邸等待安庆侯搜集九阴丹,租赁洞府的这几日,许易闭门不出,正是潜心研读老苍头的招魂幡祭炼法门,以及参悟自那瞎道人处得来的招魂幡祭炼心得,心中对招魂幡的祭炼,如空山映月,尽在掌握。

    在他看来,祭炼招魂幡,尚不如锻炼血器艰难。

    锻炼血器,不仅要感悟五行平衡,还要除杂存精,几要去又要存,一心二用。

    而祭炼招魂幡,归根结底,也要五行平衡之术,但应用材皆是纯粹五行原材,只需感悟平衡即可。

    唯一的难点,便在分魂控制五行原材,以及把握哀之意境,融入招魂幡。

    许易再度回想了一遍在脑海中已过了千万遍的步骤,忽的,他取出一块圆盘,旋挪数下,两团焰火自地下冒出,一左一右将黑龙鼎包裹,左侧幽蓝,右侧赤红,正是聚离二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