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六十八章 法纹

七百六十八章 法纹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这样你都不死,桀桀,老天开眼,终究要了了咱们这段因果,桀桀……”

    鬼主得意非凡,欢喜无尽。

    当日皇场之战,他被许易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毁了半身修持,失了压箱底的宝贝,他对许易已不是愤恨,而是执念了,若不轻眼见许易尸身,并将之挫骨扬灰,鬼主的心魔便永难消除。

    故而,他不惜污浊鬼元,借助邪法,增强修为,正为搜罗许易,一举灭杀,自打吞了李修罗,纯净了大半杯污浊的鬼元,他便满世界搜罗许易的下落。

    鬼主正是嗜血之辈,许易血液入得他眼,再难忘记,兼之身为阴体,运转秘法,化身亿万,以神京周遭水系为中心,方圆千里,皆在他搜罗之中。

    惜乎,始终不得许易尸身踪迹。

    鬼主隐隐生了不妙的念头,总觉得又让许易死里逃生了。

    毕竟,许易给他的出乎意料,实在是太多了,这等角色,只要消失无踪,多半便存活了。

    抱定此打算,鬼主遂改了方向,朝人烟稠密的神京发动。

    他甚至推己及人的设想过,许易即便侥幸得活,必定苟延残喘,在大越王廷铺天盖地的搜罗中,要想一搏,唯有快速恢复实力,而要快速恢复实力,入京几是唯一的选择。

    此念一生,鬼主越想越觉可能,遂直入神京。

    他已豁出去了,也不管什么神京坐镇的几位大能了,即便被发现了,大杀一场便是,一切的一切,都得为他搜罗许易让路。

    唯因鬼主太清楚,一旦让许易缓过这口气,追杀与被追杀,怕就要调个个来。

    岂料,因着皇场之战的结局太过震撼,惨烈,神京的几位大能,要么忙于闭关修炼,要么忙于整饬时局,鬼主的虽浩大,却安全。

    几日搜罗,始终无功,鬼主绝难想到许易心思缜密到了极点,最先就防着他,早早利用锁阳盘护身。

    而鬼主更想不到许易竟会如此大胆,敢在大越皇室的眼皮子底下,再度返回浮屠山。

    若非炎果,源铁等纯粹五行原材入鼎,爆发出惊天冲击波,损毁了锁阳盘,鬼主即便再有秘法,也绝难捕获许易踪迹。

    鬼主放肆的尖啸着,随着化身的聚集,形体也越来越明晰,到得后来,几如凝实的活人。

    许易叫苦不迭,心念电转,冷声道,“老鬼,落到你手里,算贼老天瞎了眼,要杀便杀,可惜了我这三阴木,血河旗,炎果,源铁,灵土,蓝水晶,太乙神木了,罢了,便是毁了,也绝不给你。”

    鬼主正待奚落,许易这番入耳,好似惊雷临头,震得他形体几乎险些散架。

    许易报出的这几种材料,他如何不知,哪件都是至宝一流,如今这许多宝贝,被许易这恶贼收集,祭炼神兵,该是何等形状。

    此前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许易身上,根本不曾注意鼎中奇变。

    岂料,才一入眼,鬼主聚成的人形,便彻底溃散了,俄顷,溃散的阴魂,再度聚合,随之而来的是不绝的狂笑。

    笑声一改适才的得意,怨毒,化作了无穷无尽的狂喜。

    “…………哈哈,一千年造化,老天何独厚我!法纹,我竟看见了法纹……”

    鬼主乐疯了,法纹何物,许易不认识,他怎会不认识,那几乎非此界之物,无法纹之神兵,再是神异,也是凡兵,有法纹之器械,便是一箫一琴,也是法器之属,神圣之物。

    更何况,眼前的这件法器,还是魂幡一流,最适合他这阴体使用。

    霎时,鬼主几要以为今天是自己的奇妙之日,否则这接二连三的天运,怎的就让他连续撞上了呢。

    鬼主话音入耳,许易心头巨震,牙酸到了极点。

    他不认识刻录在招魂幡幡杆正中的那道浅青纹路,乃是法纹,可鬼主喝破了“法纹”二字,他又怎会不知晓这二字意味着什么。

    法器,何异于此界的神器。

    许易见过两件法器,皆给他留下了深刻至极的印象。

    他在此界所见的第一件法器,正是文家老祖的赤色短剑,严格说来,这柄赤色短剑只是一只脚跨进了法器的门槛,其法纹淡淡若无,纵使如此,文家老祖以感魂初期的境界,持此赤色短剑,也能和感魂中期的妖骏驰正面相抗,还略占上风。

    赤色短剑主魂攻,因着收割许易阴魂,受灵台中的雷霆之力反噬,以至那缕淡淡的法纹消弭,赤色短剑跌为凡器,纵使如此许易持之,以其无上锋利,也屡建战功,其后血拼金雕大王,而至损毁。

    第二件法器,正是虚空神殿之战,妖骏驰手中的打灵鞭,打灵鞭现,便以暴兕之威,也不敢轻受,惊天威力,至今在许易心中留下深刻印象,据许易的印象,那打灵鞭上,也是录着一缕浅青纹路。

    如今,这招魂幡还未完全祭炼成功,已现出法纹,岂不叫许易又是震撼,又是心痛。

    说来,他本就对招魂幡寄予厚望,毕竟,祭炼魂幡的皆是此界能获取的最顶级原材,兼之融入了极难参悟的意境。

    届时,他出得洞府的报恩报仇,尽皆指望这招魂幡。

    可他再是富有想象力,也绝未敢想自己能锻出法器来,毕竟这是连感魂老祖都不敢奢望的神器。

    法器出于己手,令他兴奋莫名。

    可偏生法器还未出世,便遭死劫,竟将鬼主这生死大敌引了过来。

    他如今的状况,漫说是对上鬼主,便是对上一气海高手,多半也得饮恨。

    法器才生,便历死劫,换作旁人,定是心神大乱,怨天尤人,甚至会中断祭炼,纵死也不让法器落入敌手。

    许易却一惊便静,头脑迅速冷静,想到了周旋的办法。

    他喝破淬炼此幡的极品材质,正为吸引鬼主对此幡生出念想。

    逼迫鬼主不得在招魂幡未祭炼完成前对他出手,否则他一旦停手,祭炼失去了控制,太极光圈失去控制,必定彻底损毁招魂幡。

    只是许易未料到的是,这招魂幡的成功,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