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六十九章 争魂

七百六十九章 争魂

    鬼主才一声喝出,几近凝实的双掌,如莲花般旋舞,立时一道黑色涡旋,霍然聚成,直袭黑龙鼎。

    黑色涡旋掀开鼎盖,直扑太极光圈,才将触及,砰的一声,黑丝漩涡瞬间溃散,鬼主大惊失色,“我竟嗅到了强烈难抑的哀伤味道,意境,至哀之意,天呐,你小子竟悟出了至哀之意,并想将之炼化入这招魂幡中,至哀之意,辅助魂攻,天下还有比这更妙绝的搭配么,老天爷,你对本尊何厚,何厚。”

    呼声未落,鬼主心脏处,攸地亮了,灿烂的蓝,如一团淋湿了的幽蓝焰火,正是千年苦修,聚成的业火。

    但见鬼主面上露出狰狞的痛苦,整个头颅陡然裂开,一缕幽蓝的蓝芒,自他裂开的头颅中爆出。

    蓝芒爆出后,裂开的头颅迅速聚合,鬼主双手搓拿,一道黑气漩涡再度显现,裹狭着幽蓝业火,幻作一道黑色光圈,再扑太极光圈。

    轻噗一声,黑色光圈竟直入太极光圈,许易心神大震,猛喷一口心血,立时又是两道分魂打出,直入太极光圈。

    受许易和鬼主两面夹击,太极光圈剧烈转动起来,化作一道虚影,转瞬,光圈停止了转动,组成光圈的一黑一白两半太极图越发分明了。

    诡异的是,白多黑少,黑白之间,正剧烈地对抗。

    与此同时,太极光圈向招魂幡发散的光晕,壮大了一倍不止,整个招魂幡也一点一滴发生着显著的变化,原本的灰色幡体已渐渐转作淡白,原来的淡青法纹,已渐渐变作纯青,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紧挨着那淡青法纹,又一缕浅青的纹路在缓缓生成。

    窥见此幕,鬼主纵声长笑,“天意,定是天意,若得此幡,上天下地,谁能挡我!”

    伴随着长笑,鬼主掌中的涡旋越聚越烈,于此同时,太极光圈中已被挤压到三分之一位置的黑色光圈,顿时大阵,朝着白色光圈猛烈挤压而来,瞬间夺走了不小的位置。

    许易的算盘的确打响了,可也打乱了,非是许易少智,而是此种情况,他能做到这个地步已是极限,谁叫出了鬼主这等老奸巨猾的妖孽,岂能让许易步步顺意。

    按许易急智所想,利用鬼主舍不得舍弃这祭炼中的招魂幡,给他时间从容炼制魂幡,一旦魂幡炼制完成,他便有了所恃。

    而他也相信,以鬼主的眼力,决计不会看不出他如今的虚弱,鬼主当有自信在他炼制完魂幡后,再行下手。

    可他怎么也想不到魂幡还未出世,就氤出了法纹,而鬼主千年的见识,更是非同小可。

    鬼主不但体察到了祭炼魂幡的至哀之意,更窥察出了此幡祭炼非比寻常,乃是以阴魂之力,若要彻底掌控,必融魂力其中,否则,一旦此幡祭炼成功,他便是杀了许易,也休想掌控得了。

    而相比这已入法器级别的招魂幡,许易的小命又算得什么,退一万步,以许易目下的状况,已是他砧板上的鱼肉,想何时宰割,便何时宰割,又何必急于一时,只待魂幡祭炼成功,再杀不迟。

    霎那之间,鬼主便做出了抉择,当机立断,击出魂力,朝太极光圈包裹。

    争奈这包裹了至哀之意的太极光圈,非同小可,以他魂力之强,竟不得侵入。

    情急之下,鬼主不惜舍却业火之力,强行分离,裹入阴魂,这才成功侵入太极光圈。

    其魂力才入太极光圈,便和许易的阴魂缠斗到了一处,以太极光圈为战图,一黑一白,泾渭分明,交相搏杀。

    却说鬼主增强魂力漩涡,黑色光圈,立时大盛,迅速从衰微之境,取得了几和白色光圈分庭抗礼之势。

    许易对法器的了解本就不多,按他的算盘,鬼主必定眼热招魂幡,必定不会在此时对己下杀手,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祭炼过程中,出了这等故事,鬼主竟悍然插手了,且看那太极光圈的变化,非但没有排斥,还似受了补益一般。

    迟滞鬼主攻击的目的虽然达到了,局面似乎正飞速地走向崩坏。

    他一个愣神,黑色光圈又朝白色光圈碾压进不少,凶威大炽。

    许易大急,连忙催动分魂诀,两道淡淡分魂,直扑太极光圈。

    那如打了败仗的溃兵一般步步后退的白色光圈,得了这难道分魂的补益,声势稍涨,渐渐抵御住了黑色光圈的蚕食。

    许易稍稍松一口气,他再也没有了成功算计鬼主的侥幸。

    此时此刻,他心绪如海,虽冷静依然,却已震怖到了极点。

    招魂幡祭炼到此时,就好比先圣造人一般。

    他用耗费无数心血搜罗而来的此界极品五行原材:太乙神木,灵土,源铁,蓝水晶,炎果,以及血河旗、哭丧棒这两大可遇不可求的阴属至宝,锻造了招魂幡的躯体。

    又费尽千辛万苦用阴魂封禁了泣血而成的至哀之意,结成太极光圈。

    此太极光圈就好比这招魂幡的灵魂。

    将太极光圈注入招魂幡,无异于将灵魂注入躯体。

    魂与魄合,人才成活,太极光圈打入招魂幡,才生灵异。

    鬼主何等老辣,虽未必精通法器的祭炼之法,却知晓自己来得恰到好处,要想夺宝,此刻下手,正当其时。

    一旦错过,这天大机缘,就付诸东流。

    却说许易两道分魂打入太极光圈,白色光圈渐渐将黑色光圈,碾压而回,鬼主冷笑一声,道,“难怪这招魂幡竟生出了法纹,你不但以阴魂祭炼,阴魂之强,竟至于斯,纵使本尊一活了千年,却听也没听过你这般的天生妖孽。”

    “区区凝液之境,便能使动分魂处,更诡异的是,你这分魂竟能轻易离体,若非亲见,叫本尊如何相信。”

    “破开怨胎,凝液分魂,火罡之煞,聚力化妖,至哀之意,种种种种的不可思议,都在你身上凑齐了,再加上今天的这杆法器招魂幡,若真让你祭炼成功,那普天下的气运岂非让你占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