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七十一章 两道

七百七十一章 两道

    裹挟业火的狰狞鬼脸,果真非同小可,再度扑入光圈,迅速和那已退守只剩一线的黑色光圈,融为一体。【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一瞬间,黑色光圈膨胀起来,就在这时,许易又是三道分魂打入,他整个人已经癫狂了,大量的阴魂分出,阴魂小人才明晰,又朦胧,整个脸色青得好似从阴沉沉的河底打捞起的水藻。

    鬼主震惊得险些溃散了形体。

    许易阴魂的变态,鬼主见识了太多,可纵使他将想象力拔高到极限,也决然想不透眼前发生的一幕,甚至连一点边儿也摸不着。

    想他以转元秘术,吸纳无数十万血食,聚集丰沛鬼元,阴魂之强壮,此界不作第二人想。

    纵使如此,要他在仓促之际,打出如此丰沛的阴魂,也万万做不到。

    可要他相信许易的阴魂,强过自己,这比相信此界有人突破到了感魂巅峰,还要来得困难。

    须知,武者修行,皆是争性超命,一言蔽之,能以精诚致魂魄。

    所谓精诚,正是勤修苦练,磨砺身体,以体魄之强健,而至阴魂之壮大。

    换句话说,体魄的强大,造就了阴魂的强壮,从这个角度上讲,体魄和阴魂必须相互匹配。

    若是阴魂强过了体魄,要么是外邪入侵,要么是妄修秘法,最多的结果,便是神思狂躁,陷入疯癫。

    而体魄强过阴魂,则只有一种情况,多是自胎中带来,先天的阴魂暗弱,此辈多为痴愚。

    像许易这般的情况,明明只有凝液之境,其阴魂之强,甚至超过了感魂老祖,魂与魄合,在此人身上,完全没有得到印证。

    鬼主一贯抱怨姓许的小贼,是贼老天的私生子,这回,他甚至认定许易是贼老天的嫡亲儿子。

    单论阴魂,鬼主这般抱怨,却也算不得错。

    许易能有今日,一切的一切,皆来自这条跨越时空而来的诡异灵魂。

    如今他魂魄交融,早已超出了鬼主认定的“魂与魄”合的常识。

    但究其根本,他的阴魂强壮,远远及不上鬼主,但精纯坚韧,却胜过极多。

    故而,仓促之际,许易和鬼主一道分魂,短时间内,定然是许易那精纯的阴魂,能迅速抢占上风。

    若恒久比拼,鬼主自能将许易碾得渣也不剩。

    却说鬼主虽思虑不通,却清醒地认识到必须拼命了。

    伴随着一道幽冷的鬼啼,无数黑亮的芒星自鬼主周身放出,芒星直射太极光圈,还未聚成形状,一朵拇指大小的白亮火焰,钻入芒星深处。

    这一朵拇指大小的白亮火焰才将放出,鬼主随手放出一团赤芒,在破碎的气窗处,结出一道幽蓝结界,结界方生,鬼主痛苦到极致的嘶吼声,便嚎了出来,嚎得许易一张青耿耿的脸,扭曲一团。

    拇指大小的白亮火焰分出,鬼主浓郁几近凝实的阴魂,猛地一暗,掩盖在浓浓阴魂中的白亮业火,再也遮掩不住,现出形来,却是一道杯盏模样的火焰,杯盏四沿,遍布缺口,显然,数次分割业火,对鬼主的伤害极大。

    鬼主发了狂,许易拼了命。

    双方各自调集全部力量,朝那太极光圈中,挤压阴魂。

    霎时间,大量的阴魂涌入,太极光圈瞬间爆亮,遍生豪芒,昏暗的方室内,被照得纤毫毕现。

    太极光圈完全消失,化作一团刺眼的光球,许易分明感觉到这刺目的光球,对灵台深处的阴魂小人儿,生出一股吸力,吸引着阴魂,源源不绝地朝光球汇入。

    与此同时,鬼主同样感觉到阴魂在飞速地流逝,不受控制地朝光球汇聚。

    不过数息,那无色的光球,陡然开始变化,时而纯白,时而峻黑,分明就是另一种形势的黑白转换。

    渐渐地,纯白时候多了,峻黑时候愈少,鬼主何等眼力,哪里还不知道出了何时,明显这刹那之间的比拼,自己输给了许易。

    眼见得峻黑出现的越来越少,且越来越短,鬼主阴冷一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便要抹杀许易。

    他留许易,主要是怕毁了招魂幡,此刻,招魂幡竟有要被许易完全掌握的迹象,鬼主自然再没了留着许易的道理。

    他默运法诀,强自控住心神,一道赤色雾气,才自他掌中聚形,但听夸嚓一声,巨大的雷霆,笼罩了整个天地。

    雷霆之意才落,鬼主的阴魂陡然溃散了,许易同意自灵台深处,生出一股遇见天敌般的危机,已衰弱不堪的阴魂小人儿,眼见便要瘫倒,笼罩阴魂小人头顶的雷霆光圈陡然化作一道光幕,将阴魂小人笼罩。

    顿时,许易从灵台深处散发出的畏惧之意,尽数消散。

    很快,他便明了了,这股畏惧之意,因何而来。

    平素,他也不是没听过打雷,可今次不同往日,乃是大量阴魂离体。

    阴体至阴,雷霆至阳至烈,若非是鬼主这千年老鬼,阴魂凝实的不像话,便是感魂老祖,在雷雨天气,激发阴魂,遭遇雷霆,多半也得身死魂灭。

    惊魂稍复,许易骤然想到,如今正是隆冬,昨夜还飞着大雪,如此天气,怎会打雷。

    念头才起,却听一道凄厉地嚎叫,“两道法纹,两道完美的法纹,天啊,天,天……”

    却是勉强再度聚形的鬼主,发出惊喜而尖利的嚎叫。

    但见黑龙鼎中的招魂幡,已由淡灰化作一片纯白,纯白的招魂幡杆上,第二道灰白的法纹印记,已化作纯青,清晰明刻的和第一道法纹一般无二的显现着。

    两道法纹,引动云劫。

    一道法纹,在此界已是传说,两道法纹,鬼主已激动得忘记了危险,忘记了损耗,甚至从内心深处衍生出一股狂热:如此奇宝,不得入手,空活千载又有何益。

    就在这时,又是天际又降下数道雷霆,震动群山,威压天地。

    鬼主方要下手,形体再度被震散,转瞬又聚形,无比凝实的阴魂,竟又生出朦胧来,与此同时,体内的杯盏业火,竟四分五裂,有了破碎的迹象。

    “阴劫,竟是阴劫!”

    鬼主喃喃自语,两次被雷霆震散形体,给他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可他非但不怒,内心深处,迸发出莫可名状的狂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