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七十二章 崩盘

七百七十二章 崩盘

    鬼主所喜者,正是这招魂幡的威能。

    招魂幡结出两道法纹,已超出他的预料,令他狂喜。

    可他也没见过两道法纹的法器,更不知道两道法纹的法器,到底有多强的威能。

    此刻,天空之上,惊雷阵阵,透过气窗处的结界,天空陡然暗淡下来,无数道电弧,在云层中翻涌。

    这哪里是云劫,分明是远胜过云劫的阴劫,此界的感魂老祖们都“无福消受”的天地灾劫。

    以鬼主的超凡见识,自然知晓以云层中闪电的这般奇诡变化,阴劫降落,决计不会超过三十息,是生是死,是成是败,鬼主从不曾这般难以抉择。

    噗通,许易瘫软在地,阴魂依旧朝光圈源源不绝涌入,只是这般涌入,根本不是许易的坚持,而是光圈衍生的吸引力,强行引动他灵台处的阴魂小人儿,朝光圈汇聚。

    许易地窘态,给了鬼主最后的勇气,他强行控住心神,再度发出痛苦地嘶嚎,又分出烛光大小的业火,裹狭着丰沛阴魂,朝光圈飚进。

    他赌最后一把,他有十足的把握,这烛光大小的业火裹挟阴魂,能一举击溃已落入崩溃边沿的许易,届时,他不管招魂幡是否祭炼完毕,强行收取,遁入地底,躲过阴劫再说。

    只要这招魂幡最后融入的是他阴魂印记,即使费尽千辛万苦,再加祭炼,他也值了。

    至于出手灭杀许易,说来简单,眼下每一息都是至关重要,若要灭杀许易,还得再度分出阴魂,最后掌控招魂幡。

    当此之时,由不得鬼主迁延,唯有毕其功于一役。

    窥见鬼主行动,许易心头一片冰凉,他拼了,甚至拼到了极限。

    灵台深处的阴魂小人儿,已完全朦胧了,甚至看不清轮廓了,任凭光圈拉扯,也只能分出更淡的阴魂。

    可鬼主的阴魂再度攻来,他根本无力抵抗,即便适才的争锋,是他的阴魂压过了鬼主的阴魂,可胜负之数,不在过程,只在结果。

    冥冥中,他能感应到这招魂幡的祭炼,阴魂主祭,是操控招魂幡的关键法门,谁笑到了最后,谁就赢得了全部。

    失败者的所有努力,皆是在给招魂幡的威力,添辉增彩。

    眼见得鬼主的烛光业火已分出体外,数道浓雾一般的阴魂,已朝业火包裹而起,许易眼中泛出绝望,随即又洒然,的确,他已尽力,尽人事,听天意,何有愧?

    就在这时,鬼主狰狞而得意的面庞,陡然一楞,神情中迸发出的错愕,诡异到了极点。

    只是这稍稍一怔,他那已残破到极点的杯盏业火形象,砰的一下,瞬间溃散了。

    击出的阴魂还未及包裹业火,便凭空烟消,业火失了掌控,落在地上,化作一片纯白腐液,落于地面,烧出个深不见底的坑陷。

    业火消失,阴魂溃散,鬼主的阴魂形象猛然一转,竟换了一副面目,而那破碎的杯盏业火重新凝结,化作酒盏大小。

    “李兄!”

    许易惊呼出声,声音衰弱。

    那阴魂换作的面目,赫然正是李修罗。

    皇场一战,鬼主落荒而逃,修为狂退,此次进犯,论威势甚至超过皇场战时。

    如此快速的补充,许易很难不想到李修罗多半成了鬼主的补品。

    他心下颇是感伤,人间又少一友。

    未料,这关键时刻,李修罗竟从鬼主阴体中转生。

    原来当日李修罗被鬼主用亡妻阿萝的幻身,诈得心神失守,让鬼主趁虚而入,阴体遭受吞噬。

    李修罗回过神时,却已晚了,彼时,鬼主秘法已经催动,根本不容他反抗。

    李修罗惊悸之余,很快正视了现实,他饱受波折,本身才智亦是高绝,否则也不能在区区百年内,修成光王之境。

    身处险境,当机立断,放弃了挣扎,甚至舍弃大量阴魂,送与鬼主吞噬,直到最后他化作圆珠一般的魂体,被鬼主吸纳。

    一切看似是李修罗完全陷入了死局,实则是李修罗,不惜搏命一睹,动用秘法,将所有的魂识封禁,承载于魂体之中。

    唯有如此,他才可能保持一点真灵不灭。

    而李修罗赌的正是许易。

    他很清楚鬼主不惜污染鬼元,强行提升实力,为的正是许易。

    彼时,他反抗无用,索性动用秘法,完全沉浸魂识。

    等的便是鬼主和许易相斗,到得紧要关头,他有可能破茧而出。

    李修罗被鬼主誉为难得的鬼修奇才,并非浪得虚名,他沉浸魂识,归于虚无的本领,便连鬼主都没窥破。

    或者说,鬼主根本就懒得去深思,他完成了吞噬,容纳李修罗的鬼元于自身,即便李修罗有通天本领,时日一久,他便能将其鬼元完全同化。

    至于和许易再斗成僵持,根本不在鬼主考虑之内。

    且不说他为强行提升修为,运用转元秘法,吞噬十万血食,又吞了李修罗的大量鬼元。

    单是凭借许易在皇场之战的最后战况,鬼主甚至怀疑许易还能否活下来,即便活下来,也是苟延残喘,灭杀之,****之,不过反掌之间。

    一切皆如鬼主预料,再见许易时,这位煞气滔天的绝世妖孽,已形销骨立,化作苍头。

    谁能预料,斗争的核心,转移到了招魂幡上来,数番纠合,竟果真让李修罗窥得机会,趁着鬼主业火溃散,猝然发动,一举抢占了这具强大阴体的控制权。

    说来繁杂,不过刹那。

    许易才唤出,李修罗冲他躬身一礼,“许兄,久违了。”

    许易惨然一笑,想抬手,才发现浑身酸软已极,根本动弹不得,扫了一眼窗外墨黑的遮天云块中已渐聚集成形的雷霆,急道,“李兄速退,拜托帮我寻到晏姿,许某万谢。”

    事已至此,局面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崩溃。

    单论炼器,此刻的局面几乎是超出了完美,淡淡的阴魂不断地朝招魂幡涌动,光圈也渐渐缩小,大量的灵魂之力,注入进了招魂幡中。

    许易甚至感觉到了自己渐渐和这已生出两道法纹的招魂幡,产生了一种血脉相连的联系,好似此物成了自己的手足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