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七十三章 过关

七百七十三章 过关

    祭炼至此,成功得超乎想象。

    可许易更知道,距离招魂幡祭炼完成,明显还需要时间,可惜没时间了。

    透过气窗,窗外已成黑海,雷霆时刻都在氤氲,冥冥之中,他甚至能预料到阴劫降落,只在这数十息间。

    这数十息,他被招魂幡牵制,根本脱离不得,李修罗救不得他。

    若是拖得李修罗在此,枉自搭上一条性命,更何况,晏姿下落不明,他隐隐察觉到隐忧。

    “生死为轻,情义无价,得许兄为知己,不枉修罗以此阴体,苟延残喘百年,今日始无憾。”

    李修罗其声悠悠,满目云烟,“许兄,你说人生于世,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许易瞟一眼窗外,但见漆黑如墨的云层中,电弧翻滚,已聚集成电云,情知再无回旋余地,绝望到了极点,心下倒也安然了。

    一时间,往事如梦,纷至杳来,回首短暂的两世为人,望着远方,双目迷离,“谁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

    生死交关之际,许易脑海中丝毫没有修仙梦断的遗憾,曾经念兹在兹的终极梦想“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如云烟消散。

    满心的只有愧疚、牵挂,似乎只有那浓浓的烟火气息,才让他觉得过往种种,是那样的真实。

    “谁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

    李修罗反复吟哦,渐渐地双眸亮得吓人,忽地,长啸一声,“许兄,李某就此别过,阿萝,空让你在幽冥等了我百年,我好恨,不过,没关系,从此你我便可在幽冥中,长相厮守,再无别离。”

    声未落,李修罗轻松穿过鬼主布下的隔音结界,身如流光,直朝西北向扎去,瞬息消失。

    李修罗奔行不过十息,已飚出三百余丈,许易正恍惚间,云层深处的雷云猛然爆出刺目的光芒,下一刻,许易闭紧了双目,他知道阴劫终于落下了,一切都结束了。

    但听轰然一声巨响,似乎天空崩裂了,大地破碎了,可他却没有毁灭。

    耳膜破裂溢出的鲜血,顺着腮帮滑落,冰冷而清晰。

    下一瞬,光圈消失了,阴魂再也没有丝丝外漏的迹象,随之而来的,他的手臂似乎被切断了,不对,是延伸了,冥冥中感悟到数丈开外,有一个和自己血脉共存的生命降临了。

    这股奇妙的血脉相连的感觉,将许易飞快地从绝望拉了回来,稍抬眼眸,便见气窗外,发生惊天变化。

    墨浓色的云层淡去不少,雷云更近乎完全消散,许易才一入眼,天空之中,陡然又生出无数墨色云块,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凝聚。

    许易吃了一吓,心念一动,那件与他有着血脉共存一般的玄妙之物,就此凭空消失。

    伴随着玄妙之物消失,疲惫不堪的许易再也支撑不住,砰的一声,头颅重重磕在了冰冷坚硬的地板上。

    随即,天空中已聚成浓墨的云层,如晨风推开炊烟一般,眨眼散尽。

    又过片刻,洞府大门轰然打开,当先冲入的正是安庆侯,在他身后则是浑身体如筛糠的一个员外模样的富态中年,一叠声道,“我的侯爷,祖宗诶,使不得,千万使不得,这可叫我如何是好,坏了规矩,坏了规矩……”

    富态中年赫然正是浮屠山刘主事。

    彼时,安庆侯送了许易九阴液,言说告退,实则未退。

    如今,许易已成了他的整个世界,许易的动向,便是他存在的意义。

    许易留在浮屠山,安庆侯虽然放心,却不愿远离,想着倘若出了变故,他这当今太皇太后亲弟的身份,怎么也能挡上一挡。

    本是为策万全,没想到变故果然发生了。

    鬼主突袭,无声无息,安庆侯自没察觉。

    阴劫降临,搅动风云,震撼得天地变色,安庆侯心摇神驰,只以为许易修炼玄功有成,引动了天象。

    毕竟在安庆侯心中,许易的超级形象牢不可破,在许易身上发生什么奇怪之事,他也不足为怪。

    直到一道巨大的骷髅鸟现身,被从天而降的可怖雷霆,劈作飞灰,安庆侯才意识到情况不对。

    素来惜命的他,甚至顾不得眼前的茫然局面,急急朝许易所在的洞府赶来,赶至近前,才想起来,控制洞府的门禁尚在许易掌握。

    没奈何,他又急急奔行山脚,去寻了这刘管事,好说歹说,这位刘管事只是油盐不进,死死拿规矩不能破,破了浮屠山的名声便毁了,来顶住安庆侯。

    谁叫浮屠山管事处,对外宣称的是,浮屠山绝对私密,管事处绝不可能有秘法破开禁制。

    毕竟,于修士而言,租赁或购买价格高昂的浮屠山,作修炼所在,看重的除了便利,最重要的还是私隐。

    倘使为安庆侯破了戒,传将出去,将对浮屠山的产业造成致命的打击。

    安庆侯哪里管得了浮屠山,许易若再出个意外,他真没心气活了,当下,不惜以太皇太后的名义赌咒发誓,要灭刘管事全族。

    至此,刘管事傻了眼,不情不愿地被安庆侯拖拽至许易洞府,动用秘法,破开了洞府。

    安庆侯不理刘管事的张惶,引着新赶来的曹二等一帮人,直入洞府,立时便撞见了昏倒于地的许易。

    “侯爷,薛神医元气大伤,须得速速将养。”

    曹二急声音喝道。

    安庆侯才使个颜色,二管家快步上前,取出个透明瓶子,里面盛着赤红液体,快步上前,掰开许易的嘴唇,便朝口中灌去。

    曹二失声惊道,“妖血,开智前期妖族心血。”

    那赤红液体,丝丝冒着热气,瓶中甚至起了微小涡旋,以曹二的眼力,如何认不出。

    原来,却是安庆侯听曹二言道,许易急于进补生命源力,妖族心血亦有神效。

    在位许易搜罗神元丹,九阴液之余,安庆侯不惜入宫,求见太后,赐下宫禁之中豢养的金钱梅角三足蛇妖。

    不惜很下杀手,收了金钱梅脚的三足蛇妖的性命,盘踞如山的身躯,才取出这巴掌大一瓶的心血。

    妖血灌入,不过片刻,许易铁青耿耿的脸上,专为苍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