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七十七章 孟夏关

七百七十七章 孟夏关

    唯一不让自己搅合进安庆侯这池浑水的办法,那便是将安庆侯移出这池浑水。

    显然,安庆侯隐蔽而来,自己不会走漏风声,刘管事老奸巨猾,自然不会往浑水里搅合。

    孟爵爷要做的,只是将消息封闭住就行了,抹掉孙主事无疑是最简单的办法。

    一个小小的不入流品的杂官,死便死了,又有谁去关注。

    王廷交待的任务,他已完成,有鬼主为引,不由得上面不信。

    如此一来,这番差事便算完满解决。

    孟爵爷正待移步,滴溜溜,一个浑圆的物什,自陈副主事的袖子中滚了出来。

    孟爵爷拾起一看,赫然是一枚影音珠,催动禁制,光影显现,记录的正是他和陈副主事对话的场面。

    原来,这位陈副主事压根不能全信孟爵爷之言,为备后手,不惜壮着胆子,暗中催动了这颗珍贵的影音珠。

    孟爵爷果真未曾察觉,哪里知道这位孟爵爷同样暗中打着主意。

    先发制人,让陈副主事一番机心,全成泡影。

    “呸,无耻狗贼,也想构陷本侯。”

    孟爵爷随手弹出一个炎炎球,瞬间将陈副主事的尸身烧成飞灰。

    ……………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

    神京之中,尚是初冬,西去五百里外的孟夏关一代,已盈出了隆冬的味道。

    雪积三尺,覆盖了千万里的黄沙,便连经年苍翠的胡杨,也被裹成了纯白。

    冷风卷着积雪,越过葱山,裹着清新的味道,直下孟夏关。

    孟夏关,大越同天佛国的交界所在,因具神京不过五百里,有着“天子守国门”的特殊含义。

    因此,被视为天下第一关,千年已降,意义非凡。

    不过,边关荒凉,人烟稀少,除了被书本上雄浑边塞篇章吸引的文士,墨客,偶尔登临,此处行人极稀,商旅亦少。

    可自打昨日傍晚,一则消息传来,这人迹罕至的边关所在,骤热热闹起来了。

    “掌柜的,打听清楚了,说是,疯子要出关了。”

    蒸气腾腾的后厨内,一个裹着破旧羊皮袄的青皮少年,窜进厨来,边大口喘息,边掐着嗓子呼喝,口中喷出的白雾,几要盖过蒸笼。

    身如铁塔的大掌柜,正双手各持着一根三尺长的粗壮铁钩,在宽阔得能作寻常人泳池的汤锅内,扒拉着两头已卤煮得橙红发亮的肥猪,闻声,转过头来,兜手就是一巴掌,拍得青皮少年险些跌坐在地,“瓜皮的,这是什么消息,消遣乃翁?”

    青皮少年一个哆嗦,“掌,掌柜的,我再去打探。”

    大掌柜一瞪眼,“去你娘的,打探个逑,管他娘的,只要吃饭给钱,老子怕谁,老子开店的还怕大肚汉?赶紧麻溜地给老子把这两头卤猪给料理了,再不上菜,新来的两桌祖宗,能把咱这店给拆了,另外,赶紧招呼二毛,去华西村,把那帮闲汉都给老子招来,村里的肥猪肥鸡老酒,一股脑儿地都给老子搬来,如今既然开了利市,老子非吃个饱不可。”

    后厨喧嚣如海,堂前如海喧嚣。

    此间小店,极是简陋,除了后厨是土坯枪,前方的正店,只是一间宽绰的草棚,结实的木桩深深戳进土里,顶上披着一层又一层的厚实草毡,正面大开着,左右两面垂着厚实的羊毛毡,两亩见方的草棚内,置着四五十张桌子。

    每张桌子中间,填着一尊红泥火炉,炉火汹汹,或温着酒水,或炖着油汪汪的汤锅,四五十张火炉散发着惊人的热度,在这北风卷雪,滴水成冰的日子,这间茅店成了难得的避寒消遣所在。

    倘在平日,这间茅店,能坐满三成已是极限,然而,自今晨起,进店的客人,比平素多了三倍不止。

    一时间,整座茅店,被挤得满满当当,小二百客人,占据了整座茅店最后一张座位。

    以至于源源不绝赶到的客人,只能被安顿在新撘起来的简易草棚内,距离此间茅店最近的一个山村,半个村庄的村民,都被雇佣至此,赚些快钱。

    茅店内,炉火熊熊,烟气蒸腾,酒盏交错,呼声震天。

    争执声,辩论声,调笑声,打趣声,最终消而为一。

    “都听白老的,啸天狼,插翅虎,论修为,论江湖上的名号,您二位也算是立下字号的一方豪强,但论及消息灵通,见多识广,在座诸位,谁又及得上咱们白老。不论别的,单论白老名下的七十二家正店,三十六路镖局,那是一等一的汇聚天下消息的所在,要和白老比别的,某不插言,单说消息灵透,某劝诸位,还是歇歇嘴吧,先听白老给咱们说道说道。”

    高声出言的是个雄壮大汉,身高近九尺,浑身坟起的黝黑肌肉,如钢浇铁铸一般。

    此人乃是孟夏关左近断虎门门主宋断虎,麾下三千弟子,个个龙筋虎猛,乃是孟夏关附近了不得的一方豪强。

    此番,左近强者,皆朝孟夏关汇聚,宋断虎得了消息,第一时间迎出,为的正是交往豪杰,扩张人脉。

    如今聚集在此间茅店,亦是他做的东道,不论识与不识,只要入得此店,皆由他代为招待。

    世俗的酒肉,能值几何,纵使来上上万人,吃上一餐,也吃不穷他宋断虎,但结下的人脉,可就受用终身了。

    宋断虎乃是东道,为人又八面玲珑,他一番话出,满场喧嚣立止。

    众人视线皆朝正中与宋断虎同席的白袍老者汇聚,那老者生得团团圆圆,满面富贵之相,轻轻捻动三缕长须,不急不缓地切割着一片炙烤得金黄的臀尖肉,似乎对满场数百道视线加身,毫无察觉。

    单是这份定力,就让人暗暗赞一声高。

    宋断虎哈哈一笑,举起酒杯,满饮一杯,“宋某自作主张,惹人不快,自罚一杯,还请白老恕罪。实不相瞒,宋某也约莫听见些有关那疯子的传闻,说那疯子乃是天佛国国教天禅寺的高徒,在皇场之战上,因六欲入怀,而失了心疯,只是宋某实在不知,这疯子怎就有了这莫大威能,所到之处,惹起这惊天风浪。”(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11 02:1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