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七十九章 人间自是有情痴

七百七十九章 人间自是有情痴

    “当其时,大战一触即发,疯子北辰径直闯入双方分界线,双方大怒,正待出手,便有声传出:奉命护送北辰回归天禅寺,有不谐者,杀无赦!。试想,当时双方大战在即,岂能为一疯子所阻,喝骂之声,不绝于耳,骂声未落,两名黑袍人现身,一出手便展现出了凝液巅峰的强大实力,煞气纵横,转瞬,便是数百具血尸伏地,余者一哄而散,一场大战还未开打,便以这莫名其妙的方式,完成了收场。”

    “除了某熟知的这一战外,疯子北辰一路行来,逢山现路,遇水出桥,有阻碍者,无不烟消云散,当真如在世佛陀一般,直到听说昨日三合派同梅花帮的争斗,才知背后有当世强者,在背后运作这一切,敢问白先生,这疯子北辰背后站着的到底是谁。经历了皇场之战,这疯子北辰摆明了已经站在了大越王廷的对立面,当今世上,到底还有哪家势力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和大越皇室争锋相对。”

    此话正问在关窍上,不明其意者,不知凡几。

    这疯子北辰一路行来,不过寥寥数天,引起如此巨大的震动,正是因为事事反常,摆明了其背后有一只超乎世人想象的巨手,在背后推动着一切。

    白袍老者矜持一笑,“天狼兄问的好,想必诸位还不知晓,在前、昨两日,我大越修炼界又有惊世风暴掀起,只是事态隐蔽,不为外人所知,白某侥幸,交友广阔,倒也侦知一二。”

    关子卖得让所有人捶胸顿足,奈何胃口被吊起来了,无人敢不耐烦。

    当下,一叠的承情声响起,小意地催促着白袍老者速速道来。

    赚足了人情和眼球,白袍老者压低声道,“据白某所知,牧家老祖,上三天梵摩苛宗主,多半出了变故,总之,上三天宗门和牧家总庭,皆受到了攻击,损失惨重。至少白某能够确信,出手灭杀三合派和梅花帮的凝液强者,正是出自上三天和牧家。”

    此言一出,众皆面面相觑。

    随即,噗嗤一声,不知谁先笑出声来,继而,满堂轰然大笑。

    实在是白袍老者渲染得太不靠谱,若说疯子北辰背后的推手,如何了不起,见得种种奇异,诸人多半也便信了。

    可要说梵摩苛,牧神通这种传说中的神仙人物,也遭了大难,实在太挑战诸人的想象力了。

    “若说背后疯子北辰背后的人物,乃是那位魔王,诸君还以为白某所言,夸张难信么?”

    白袍老者冷然说道。

    满场气氛又是一变,好似才松软的弹簧,陡然又拉紧了。

    宋断虎更是惊得站起身来,“此事可千真万确?白先生,可别吓人。”

    白袍老者说道,“除了那位,老夫实在想不起有谁有这通天之威。”

    宋断虎道,“可传闻此人已重伤而死,尸身坠入龙河,十死无生,甚至钦天监的谶文,都流传出来了,泥马渡龙河,这还有假?”

    “阁下倒是消息灵通,连钦天监的谶文都知晓了。”

    白袍老者哈哈一笑,“不过,宋兄总该知晓,钦天监的那帮墙头草,若真能批断国运,我大越何至于落入如此境地。话说回来,想拿魔头何等神威,先退九皇子,再灭西玄机,屠戮黑龙军如宰鸡杀狗,败鬼主,抗九霄真龙剑,最后,甚至当庭将王玄机杀得连避身也不能。此等人物,大越王廷尽遣人马,发其尸身,遍寻不得,此魔头是生是死,还须多问么?”

    “再换个角度,北辰区区一介疯人,即便大越王廷要用其引魔出巢,可用得着如此小心翼翼,给这疯子北辰制造这许多奇异?摆明了幕后推手,必是那魔头无疑,否则上三天,牧家强者,岂会甘为驱使。”

    众皆默然,实在是白袍老者的分析,鞭辟入里,无懈可击。

    啸天狼道,“看来那魔头多半未曾殒命,只是某想不明白,这魔头折腾如此大阵仗,怎生拿这疯子北辰作伐,须知大越王廷正满世界搜罗他呢,当真不怕大越众位感魂老祖合围?”

    白袍老者哈哈一笑,“诸君总是带入自己的情感,行事方法,也难怪,我等又不是那魔头,又那平吞天下的豪情,只怕在那魔头的眼中,我等视作神仙的感魂老祖,也不过是手下败将,远远不及他曾应下的承诺重要。”

    “放北辰回天禅寺么?”

    白发斗笠幽幽叹道,心中猛地像针尖扎了一下,继而生出自嘲:你算什么,凭什么嫉妒夏姑娘?

    “莫非是那妖女临终之前的渴求?”

    宋断虎惊声喝问。

    “斯!”

    满场顿起阵阵倒抽冷气之声。

    至情若斯,恍若梦幻,似乎一瞬间话本传奇上的一幕,再现世间。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白发斗笠猛地想起那人偶然吟诵出的诗句,心中又酸又痛,却不是替自己心痛,而是对那人心中哀痛,感同身受。

    “如此说来,倒是通透了。”

    啸天狼抚案叹道,“人间竟出如此英……混世魔王,当真是人间浩劫!看来神京之中,必还有一场血战。”

    白袍老者离席起身,“神京中的事,自有神京中的诸位大能前去料理,我等且顾眼下吧。”说罢,抬头望望天际,嘀咕一声,“算算时辰,那疯子该到了。”

    嘀咕才落,远方陡然传来苍凉的号角声。

    “不好,天佛国的杂碎们叩关了。”

    不知谁发一声惊呼,先前还坐得满满当当的茅店,顿时为之一空,只余下数十个红泥火炉依旧热烈的翻煮着。

    大掌柜如火上房一般,自后厨猛蹿出来,杀猪一般的嘶嚎。

    “钱”字才出口,一个金光灿灿的物什破空飞来,砸在土坯夯实的厨壁上,定睛看去,却是一锭婴儿拳头大小的金锭。

    大掌柜顿时转怒为喜,乐滋滋地冲远方吼着“谢客官豪赏”。

    一众食客如万马争先,狂飙直进,皆朝北面高地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