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八十三章 怎么办

七百八十三章 怎么办

    姬冽被接二连三的意外,搅得心浮气躁,冷声道,“还有多久。”

    祭天登极,接受百官朝贺,无论如何,不能着替身前往。

    红衣首监道,“还有两刻,只是尚有罪囚要明正典刑,以囚奴之血,祭告天地,还须陛下亲临监刑。”

    囚奴正是袁青花等人,许易走脱,袁青花等人却遭了罪,留着性命,只为今日大典之用。

    “先刮了,区区蝼蚁,焉敢劳烦朕。”

    姬冽的确瞧不上袁青花这等为王廷颜面,才聚齐的遮羞布,何况,眼下密议,正进行到关键时刻,相比之下,那劳什子登极大典,未免无趣。

    红衣首监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想到这位新皇还未登极,便如此怠政。

    万事俱备,流程都安排好了,要想改易,哪有那般容易。

    红衣首监正待再劝,一位金甲将军阔步奔入,姬冽面上顿时被严霜笼罩,“又怎么了?”

    强大的威压压得那快步奔行的金甲将军停步不稳,歪倒在地,赶忙俯身道,“启奏陛下,安庆侯爷持太皇太后诏书,将皇场上的人犯,尽数押解离去,末将遣人拦阻,反被安庆侯爷打伤。安庆侯爷身份贵重,末将不敢自专,特来请陛下示下,如何处置?”

    “废物!”

    姬冽大怒,一缕冰霜煞气,自他掌中迸出,咔嚓一声,金甲将军沉重的头颅落在了金殿之上。

    “早就听说安庆侯和那许贼来往甚密,苦无证据,兼他是太皇太后亲弟,朕一直对他礼敬有加,嘿嘿,没料想他真就跳出身来,当真他这个太皇太后亲弟的头衔,就能罩住一切?李吉,传朕口谕……”

    姬冽话音未落,一道声音传来,“小姬,多日不见,你竟升级了,说来,你能升级,却是借了我的光,你该如何谢我?”

    却是两人阔步直入大殿,人在百丈开外,声如在耳边。

    众人皆是修为深厚之士,目力极强,虽隔着百丈远,却清晰地看清了两人的容貌。

    领先那人,苍发瘦面,长身硬挺,一目望去,宛若封刀秋水,冷冽冰寒,赫然正是那搅动天下,引得众位感魂老祖齐聚的盖世魔头许易。

    随后那人,更是说不清面目,宛若一块苍岩,气华全无,不似活物,正是消失无踪的牧神通。

    “好胆!”

    “狗贼!”

    “老牧啊老牧,你不如死了。”

    “…………”

    伴随着许易和牧神通的现身,满座尽是呼喝,即便以众人的修为,城府,刹那之际,也无法制怒。

    许易充耳不闻,牧神通更如死物。

    战天子等人自顾身份,喝骂才起,便告歇止。

    相比许易,牧神通的诡异变化,更让众人猜测不透,甚至现出心障。

    须知早在虚空神殿之战,便是许易坑牧神通最惨,牧神通更是对其恨之入骨,并愤而发下心誓,誓要将许易挫骨扬灰。

    此心誓,可不似彼时,众位感魂老祖为互相牵制所发,受彼时毕地限制。

    牧神通的心誓,分明是不死不休。

    先不提牧神通的修为,身份,地位,单是此心誓,也约束了他不可能和许易并作一路。

    更何况,看眼下二人的状态,牧神通分明如奴如仆,跟随在侧。

    “牧神通,你可识得我。”

    诸葛神念朗声喝道。

    相比诸人,诸葛家和牧家同为世家大族,且互为姻亲数代。

    论及亲缘,二人血脉颇近。

    牧神通的这般变化,最让诸葛神念心痛。

    “诸葛老儿,化作飞灰,牧某也识得。”

    牧神通连眼皮也不抬一下,声如石击。

    众人再度震惊,若说牧神通神智全无,为许易的邪法所困,众人还能理解。

    可牧神通分明神智尚存,这得是多可怖的力量,才能发生如此天翻地覆般的剧变。

    “诸葛老儿,太啰嗦了,许某记得你可不是这样,要认亲认友,有的是时间,不过,且往后排排。”

    许易说着话,已行到五十丈外,定住脚步,昂然扫视全场,最后视线在皇玄机面上定住。

    皇玄机自打许易出场,便催动气机,朝许易压来。

    单论修为,毫无疑问,他是此界第一,道衍虽强,强在符篆,若论本源之力,却远远不及他。

    皇玄机全力催动气机,漫说生人,便是一头巨虎,也得被压得七窍流血。

    此刻,许易却能安然直视,眼神不避不让,牢牢将他锁定。

    才一个试探,皇玄机便试出了许易的深浅,心中震撼不已,弱冠之龄,有此修为,简直颠覆他的认识。

    “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皇玄机气机陡收,面绽笑颜,“五百年有圣者出,古人诚不欺我。”

    此话一出,众皆愕然,姬冽气得浑身直颤,实在弄不明白皇玄机到底唱得哪出。

    许易也是一楞,见过捧自己的,却没见过这般捧上天的。

    姜白王多智,念头一转,说道,“阁下以弱冠之龄,成此无上伟业,姜某等人虽添为前辈,却也暗自叹服,你与我等之间,并无血海深仇,天地如此宽大,何必容不下彼此。”

    皇玄机是真和假和,姜白王并不知晓,但顺着皇玄机的话头,先将局面稳住,自是最好。

    毕竟,这小贼的虚实,实在难测,贸然开打,谁知道下一个该谁步牧神通的后尘。

    退一万步,便是真和了,他姜某人又无损失。

    可他知晓,就凭许易身上的几块界牌,也绝对足以引燃最大的战火。

    如果说皇玄机的话,出的突然,让人莫测,姜白王话落,战天子等人的算盘都打好了,皆不出言反对,静等许易答复。

    能横压诸多感魂老祖求和,换作任何晚辈修士,此刻都难压抑激荡得情绪。

    无关定力,这是获得至高荣耀后的情绪爆发。

    姬冽直气得浑身不停颤抖,嫉妒得快要发狂,太阳穴出的青筋蹦跳得快要掉下。

    偏生许易冷面无波,扫视众人许久,忽然一笑,“天地的确广大,容得下亿万生灵,却盛不下许某心头的悲凉,你们说,怎么办?”(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14 08: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