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八十五章 交换

七百八十五章 交换

    生死蛊瓶才亮出,众感魂老祖终于明白,牧神通为何变成这副模样。【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被逼着服了生死蛊,生死由人,还能如何。

    什么心誓,心魔,又怎能比继续活着,继续存在重要。

    修行到感魂,这帮老祖比谁都惜命。

    生命只一次,轮回不可期的道理,他们远比常人更为明白。

    牧神通捧着生死蛊瓶,弯也不转,径直行到诸葛神念身前。

    诸葛神念气绝,怒目圆睁,恨不能将牧神通生生瞪死。

    可他却不敢稍有动作,眼下的许易,已经让他生出高深莫测,难以抗衡的感觉。

    那诡异的白幡,真比传说中的招魂使者掌中的魂幡,轻轻一刷,便轻松结果了道衍,连阴魂都逃脱不得。

    这岂非比死都来得可怕。

    “好魄力,老牧,咱们不强人所难。”

    许易冷笑一声。

    牧神通方要移步,诸葛神念闪电一般抢过生死蛊瓶,当众将蛊虫服下,随即,将蛊瓶奉还。

    他赌不起,真的赌不起。

    服药,或许受制于人,不服药立时就得生死魂灭。

    单看这魔头的狠辣,屠杀感魂老祖,如屠一鸡犬,真无半点犹豫。

    服了,他真的服了。

    诸葛神念的举动,如千斤重锤,猛烈地在众人心头砸落。

    此刻的情景,好似万马齐喑,谁都指望他马独鸣,引领风潮,偏生谁也不肯做这出头的椽子。

    若是道衍尚在,有他的符篆神术,众人或能聚集勇气,和许易血拼一把。

    可许易这魔头,眼光奇准,上来就先杀道衍,让那鬼神莫测的符篆之术,化成泡影。

    唯一有可能和这白幡相抗衡的力量消失,便也彻底消弭了众老祖反抗的勇气。

    此刻,战天子等人皆渴盼着诸葛神念不从,暴起攻击,引走许易的关注。

    届时,众人发动,说不得还有鱼死网破的机会。

    只是冲在最前的诸葛神念,多半必死,可堂堂感魂老祖,当众屈身侍人,那得多大的勇气,多厚的脸皮。

    偏生诸葛神念就有这般可怖的勇气,深厚的脸皮。

    诸葛神念才摘走蛊瓶,刷的,白色魂幡再现。

    许易懒洋洋道,“不愿服药的,我绝不勉强。”

    瞬间,殿外墨云再现,电弧翻飞。

    真的是绝不勉强。

    刷拉拉,姜白王,妖骏驰,战天子,如遇天敌,再不敢耽搁,抢过生死蛊瓶,便即服用。

    实在是这可怖的白幡,威慑力太过强大,两道青耿耿的法纹,和一道浅色尚未聚形的法纹,足以吞噬众祖全部的反抗野望。

    诸葛神念,姜白王,妖骏驰,战天子,相继服药,唯独皇玄机岿然不动。

    一时间,所有的视线皆朝皇玄机汇聚。

    没有认为皇玄机想拼死一搏,若真存此心,皇玄机早就该出手了。

    等到此刻众人皆被逼服用了生死蛊,成了许易掌中棋子,再行反复,无疑是取死之道。

    “你是那个皇玄机吧,有话就说,无话,某便送你上路。”

    许易声冷如铁。

    皇玄机道,“我知阁下必定要通往外界,或可有用到我的地方,某自束发受教,要么生,要么死,绝不受制于人,阁下可以杀我,却不能伏我,我愿用关于通往外界的绝密消息,换取不服生死蛊的条件。我还可以立下心誓,从此不与阁下为敌。当然,以阁下如今的本事,也用不着我立誓。何去何从,还请阁下定夺。”

    此话一出,战天子等人好似当头挨了一棒。

    “妖某有重宝可献给阁下,亦可立誓,还请阁下赐还自由身。”

    妖骏驰急急说道。

    适才,情势紧张到了极点,生死关头,战天子等人都忘了寻求转圜的余地,只看许易杀气冲霄,无奈之下,便吞服了生死蛊。

    此刻,皇玄机话罢,许易并未立时就催动招魂幡,结果了皇玄机,摆明了真就存在转圜的余地。

    牧神通冷哼一声,“生死蛊都服了,什么宝贝敢不献上?老妖啊老妖,敢欺上呼?”

    做狗腿子,做出了大狗子欺压二狗子的快感,说得便是牧神通此时的境界。

    彼时,他因虚空神殿之战,展现出的低诸位老祖一等的素质,因此得以被许易选定为第一个下手的对象。

    降服牧神通后,许易才彻底放下心来,有了牧神通为补助,他才补齐本身实力弱小的短板,有了正面硬憾诸强的底气。

    否则,若这帮老祖出乎预料,竞相拼死,他纵有招魂幡,少了护持,也是凶多吉少。

    降服了牧神通,便补齐了最后的短板。

    许易补齐了短板,牧神通却彻底悲催了,被许易驱东使西。

    疯子北辰的一路传奇,便是牧神通一力推动的。

    这般数日的门下走狗生涯,带来的巨大身份反差,和看不到未来的绝望,让他无时无刻不饱受心灵上的巨大煎熬。

    短短数日,气质大变,宛若苍岩。

    直到此刻,牧神通才骤然生出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似乎昏暗无光的生活,终于又吐出一丝光亮。

    看着战天子等人一一服下生死蛊,他简直觉得比自己当年突破进入感魂之境,产生的快感,还要来得强烈。

    一人之不幸,天下共赴之,为大幸。

    如此心理,便是人性。

    却说牧神通呵斥罢,妖骏驰哑口无言,战天子,姜白王,诸葛神念痛彻心扉。

    的确,已经服药了,还怎么可能有谈判的余地。

    似皇玄机这般,人家直言不畏生死,到底是真是假,或许只有许易催动那杆要命白幡之际,才能证实。

    真假之间,便有转圜的余地,反观他们几位,面对生死蛊,当即就屈服了,此刻再来说宁死不屈,贻笑大方。

    许易不理场间的龃龉,凝视皇玄机道,“外界,莫非你去过?奉劝你说些有用的,千万别拿皇陵中的暗山说事,后果很严重。”

    若是旁的消息,也便罢了,既然皇玄机提到暗山,外界,却不能不令他动心。

    他相信以皇玄机这等级数的,若能当秘辛拿来交换自由身,当是了不得的消息。

    话说回来,他本无意操控谁,本就存心离开此界,此界能让他挂怀的已然太少。

    折腾出生死蛊,不过是控制这些祸乱之源,方便自己走得爽利些。

    生死蛊瓶才亮出,众感魂老祖终于明白,牧神通为何变成这副模样。

    被逼着服了生死蛊,生死由人,还能如何。

    什么心誓,心魔,又怎能比继续活着,继续存在重要。

    修行到感魂,这帮老祖比谁都惜命。

    生命只一次,轮回不可期的道理,他们远比常人更为明白。

    牧神通捧着生死蛊瓶,弯也不转,径直行到诸葛神念身前。

    诸葛神念气绝,怒目圆睁,恨不能将牧神通生生瞪死。

    可他却不敢稍有动作,眼下的许易,已经让他生出高深莫测,难以抗衡的感觉。

    那诡异的白幡,真比传说中的招魂使者掌中的魂幡,轻轻一刷,便轻松结果了道衍,连阴魂都逃脱不得。

    这岂非比死都来得可怕。

    “好魄力,老牧,咱们不强人所难。”

    许易冷笑一声。

    牧神通方要移步,诸葛神念闪电一般抢过生死蛊瓶,当众将蛊虫服下,随即,将蛊瓶奉还。

    他赌不起,真的赌不起。

    服药,或许受制于人,不服药立时就得生死魂灭。

    单看这魔头的狠辣,屠杀感魂老祖,如屠一鸡犬,真无半点犹豫。

    服了,他真的服了。

    诸葛神念的举动,如千斤重锤,猛烈地在众人心头砸落。

    此刻的情景,好似万马齐喑,谁都指望他马独鸣,引领风潮,偏生谁也不肯做这出头的椽子。

    若是道衍尚在,有他的符篆神术,众人或能聚集勇气,和许易血拼一把。

    可许易这魔头,眼光奇准,上来就先杀道衍,让那鬼神莫测的符篆之术,化成泡影。

    唯一有可能和这白幡相抗衡的力量消失,便也彻底消弭了众老祖反抗的勇气。

    此刻,战天子等人皆渴盼着诸葛神念不从,暴起攻击,引走许易的关注。

    届时,众人发动,说不得还有鱼死网破的机会。

    只是冲在最前的诸葛神念,多半必死,可堂堂感魂老祖,当众屈身侍人,那得多大的勇气,多厚的脸皮。

    偏生诸葛神念就有这般可怖的勇气,深厚的脸皮。

    诸葛神念才摘走蛊瓶,刷的,白色魂幡再现。

    许易懒洋洋道,“不愿服药的,我绝不勉强。”

    瞬间,殿外墨云再现,电弧翻飞。

    真的是绝不勉强。

    刷拉拉,姜白王,妖骏驰,战天子,如遇天敌,再不敢耽搁,抢过生死蛊瓶,便即服用。

    实在是这可怖的白幡,威慑力太过强大,两道青耿耿的法纹,和一道浅色尚未聚形的法纹,足以吞噬众祖全部的反抗野望。

    诸葛神念,姜白王,妖骏驰,战天子,相继服药,唯独皇玄机岿然不动。

    一时间,所有的视线皆朝皇玄机汇聚。

    没有认为皇玄机想拼死一搏,若真存此心,皇玄机早就该出手了。

    等到此刻众人皆被逼服用了生死蛊,成了许易掌中棋子,再行反复,无疑是取死之道。

    “你是那个皇玄机吧,有话就说,无话,某便送你上路。”

    许易声冷如铁。

    皇玄机道,“我知阁下必定要通往外界,或可有用到我的地方,某自束发受教,要么生,要么死,绝不受制于人,阁下可以杀我,却不能伏我,我愿用关于通往外界的绝密消息,换取不服生死蛊的条件。我还可以立下心誓,从此不与阁下为敌。当然,以阁下如今的本事,也用不着我立誓。何去何从,还请阁下定夺。”

    此话一出,战天子等人好似当头挨了一棒。

    “妖某有重宝可献给阁下,亦可立誓,还请阁下赐还自由身。”

    妖骏驰急急说道。

    适才,情势紧张到了极点,生死关头,战天子等人都忘了寻求转圜的余地,只看许易杀气冲霄,无奈之下,便吞服了生死蛊。

    此刻,皇玄机话罢,许易并未立时就催动招魂幡,结果了皇玄机,摆明了真就存在转圜的余地。

    牧神通冷哼一声,“生死蛊都服了,什么宝贝敢不献上?老妖啊老妖,敢欺上呼?”

    做狗腿子,做出了大狗子欺压二狗子的快感,说得便是牧神通此时的境界。

    彼时,他因虚空神殿之战,展现出的低诸位老祖一等的素质,因此得以被许易选定为第一个下手的对象。

    降服牧神通后,许易才彻底放下心来,有了牧神通为补助,他才补齐本身实力弱小的短板,有了正面硬憾诸强的底气。

    否则,若这帮老祖出乎预料,竞相拼死,他纵有招魂幡,少了护持,也是凶多吉少。

    降服了牧神通,便补齐了最后的短板。

    许易补齐了短板,牧神通却彻底悲催了,被许易驱东使西。

    疯子北辰的一路传奇,便是牧神通一力推动的。

    这般数日的门下走狗生涯,带来的巨大身份反差,和看不到未来的绝望,让他无时无刻不饱受心灵上的巨大煎熬。

    短短数日,气质大变,宛若苍岩。

    直到此刻,牧神通才骤然生出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似乎昏暗无光的生活,终于又吐出一丝光亮。

    看着战天子等人一一服下生死蛊,他简直觉得比自己当年突破进入感魂之境,产生的快感,还要来得强烈。

    一人之不幸,天下共赴之,为大幸。

    如此心理,便是人性。

    却说牧神通呵斥罢,妖骏驰哑口无言,战天子,姜白王,诸葛神念痛彻心扉。

    的确,已经服药了,还怎么可能有谈判的余地。

    似皇玄机这般,人家直言不畏生死,到底是真是假,或许只有许易催动那杆要命白幡之际,才能证实。

    真假之间,便有转圜的余地,反观他们几位,面对生死蛊,当即就屈服了,此刻再来说宁死不屈,贻笑大方。

    许易不理场间的龃龉,凝视皇玄机道,“外界,莫非你去过?奉劝你说些有用的,千万别拿皇陵中的暗山说事,后果很严重。”

    若是旁的消息,也便罢了,既然皇玄机提到暗山,外界,却不能不令他动心。

    他相信以皇玄机这等级数的,若能当秘辛拿来交换自由身,当是了不得的消息。

    话说回来,他本无意操控谁,本就存心离开此界,此界能让他挂怀的已然太少。

    折腾出生死蛊,不过是控制这些祸乱之源,方便自己走得爽利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