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八十六章 得不偿失

七百八十六章 得不偿失

    皇玄机道,”某岂能消遣阁下,皇陵中的暗山,看来也只阁下能入,出界之事,自然也只与阁下有关,且某的性命,只在阁下一念之间,某虽活近百载,却是惜命,阁下大可放心。”

    许易点头道,“你是聪明人,用不着我废话,麻利点吧。”

    就在这时,三皇子冲进堂来,一眼扫见倒毙于地的九皇子,险些惊呼出声,下一瞬,再看见皇玄机,战天子等人,一口气没倒上来,腿下一软,摔倒在地。

    此次许易能够从容入殿,顺带着轻松捞出袁青花等人,自是依仗安庆侯,三皇子之功。

    对许易的信任,两人几乎达到盲从的地步,否则焉敢如此抛家舍命地去拼。

    可再是信任,亲见战天子,皇玄机这一干传说中的老祖,立于太极殿间,三皇子还是吓坏了。

    许易便是天神下凡,怕也抵不住这些老怪物的群攻吧。

    一颗心正惶恐得破碎成七八瓣,骤然又窥见牧神通手中一堆空空如也的生死蛊瓶,下一刻,他便意识到了什么,心中欢喜得快要炸开。

    唯因这一众生死蛊瓶,正是他和安庆侯代为搜罗的,当听许易轻描淡写地说要将这堆生死蛊,分食与诸位老祖,三皇子根本没往心里去。

    许易或许能压服一两位感魂老祖,可要说尽数收服,他怎么也难相信。

    眼下,一众老祖聚齐,他却见到了一堆空空的生死蛊瓶,三皇子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出问题了。”你来做什么,打扰许先生的大事,你担待不起。“

    牧神通怒声呵斥。

    他这狗腿子,却是越当越见滋味。

    有了更惨的,惨的也不见惨了,什么都怕对比。

    更何况,他也想通了,许易迟早要离开此界,以他对许易的研究,此人睚眦必报,却并不滥杀。

    细算起来,他和许易的纠葛,都是他牧某人倒霉,根本没占过上风,从这个角度讲,许易真没要他性命的必要。

    退一步讲,即便许易不肯解开生死蛊,多半也不会下杀手,待许易离开,就凭他感魂期的实力,足以压制得生死蛊数十年不得爆发。

    有这数十年,生死蛊也未必破解不开,更让他欢喜的是,许易似乎没冲他索要自战天子等人处收来的一堆蛊瓶。

    倘使默认他持有这些蛊瓶,待许易离开后,此界岂非任他牧某人纵横。

    届时,说不得他牧某人也能享受享受驱使感魂老祖如奴如婢的畅快。

    三皇子大怒,”姓牧的你算老几,敢如此跟本宫说话,论及和许先生的亲近,你能及得上本宫?”

    若在往昔,牧神通这等人物,稍稍作色,他都只有瑟瑟发抖的份儿。

    可如今,一众感魂老祖,尽数被许易收服,落在三皇子眼中,感魂老祖也如草芥一般。

    姓牧的才跟随许先生几天,焉敢对自己不敬。”你来做什么?”

    许易问道。

    三皇子道,“先生神威,群小俯首,祭天登极将至吉时,先生看在下是否该去准备了。”

    “去吧。”

    许易挥挥手,转视皇玄机,“玄机先生,没问题吧。”

    皇玄机微微一笑,“都是先皇血脉,某无异议。”

    事已至此,漫说是三皇子登基,便是许易拉个要饭花子坐上这金銮殿,他也绝不会多事。

    三皇子欢天喜地地去了,许易才动眉目,牧神通便领悟了,双掌挥动,瘫倒的红衣首监被一阵狂风,卷出殿外,轰隆一声,太极殿就此封闭。

    许易道,”现在清净了,玄机先生请讲。“

    皇玄机道,”先问阁下个问题,暗山如此之多,外界也确实曾在,缘何只见此界修士,孜孜以求,经历不歇,追寻暗山,在无界牌傍身的情况下,甚至不惜以性命相搏,冲击暗山通道。阁下可曾想过,缘何不见外界之人,造访此界。“

    许易道,”玄机先生,此话大谬,据我所知,便有外界之人,进入此界。“

    皇玄机淡眉隆起,”可是杀生王?”

    许易道,“非也,杀生王得大机缘,大造化,去而复还,自不能算外界之人。许某所说,乃是一庸人。”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谁也不曾想到,此界竟曾有外界来人,继而,暗暗惊叹,此子机缘无双,真乃上天眷顾之人。

    皇玄机面不改色,说道,“某明白了,必定是空间碎片。空间碎片不似暗山,能量极小,通过无须界牌,但因其不确定性,且稀少到忽微不计,阁下偶遇此人,只能算缘法,和某此问无关。”

    许易面现沉凝之色,“玄机先生的话,某明白了,玄机先生是在问,为何无外界大能,将此界辟作自家后院。”

    皇玄机之问,如醍醐灌顶,发许易所未想。

    诚然,此界荒凉,远不及姜恨天所到,以及刘老贼口中的那个世界灵气充沛,修炼资源丰富。

    可再是荒凉,这也是一方的世界,以一方世界,赠与一人,该是何等可怖的一大财富。

    为何,始终不曾见外界大能显现于此界之中呢?

    皇玄机没想到许易竟是一点就透,抱拳道,“阁下天资非凡,睿智灵秀,皇某佩服,阁下可能想清楚其中缘由。”

    此问一出,适才还杀气四溢的气氛,陡然冲散了,众人皆沉浸在皇玄机此问。

    许易心念电转,说道,”以我看来,不外乎四个字,得不偿失。”

    皇玄机始终淡淡的双眸,猛地炸开,他怎么也没想到,许易会转瞬堪破关键,天下真有生而知之者。

    皇玄机的神情,众人皆瞧在眼中,自然猜到,许易又说对了。

    可得不偿失,到底何意。

    皇玄机没让悬念保持,说道,”正是得不偿失,非是外界大能不能到此,动用界牌,穿梭空间,不是难事,此界能去外界,外界自能入此界,杀生王留下的虚天神殿,便是明证。既然能来,而不来,只有得不偿失这一条,可以想见,必定是穿入此界,所得所获,根本不能抵偿一块界牌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