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八十七章 暗山规则

七百八十七章 暗山规则

    “说到界牌,老妖,你那块牌子,打算揣到什么时候,莫非真当许先生忘了。【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牧神通适时接上。

    妖骏驰老脸涨得通红,若是眼角迸发的杀机能够杀人,牧神通早已被斩成碎肉,掌中现出界牌,恭敬朝许易递去,“牧兄误会,某早就想将界牌归还许先生,只是一时没插上话,如今妖某也活明白了,外界岂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惦记的,合该许先生这样的人中龙凤,才配登临,某留这界牌,只能是暴殄天物。”

    感魂老祖,不说别的,单是百年的岁月,也将周身的棱角磨平了,此辈最善谋身。

    此刻,妖骏驰恨不得活吞了牧神通,却还得笑颜以待。

    至于许易,杀侄之仇,不共戴天,他无时或忘,只是眼下,形势比人强,根本没有他腾挪的余地。

    好在交出界牌,本在他心里准备之中,此刻交出,也并不如何难受。

    他的底线和奢望,乃是保住他费劲千辛万苦祭炼的打灵鞭。

    若是普通至宝,他还担心许易抢夺,打灵鞭乃是法器,蕴含了他的灵魂印记,即便许易夺去,也无法祭炼,宛若废物,他深信许易不会多此一举。

    牧神通冷哼一声,轻轻抬掌,一道气浪裹住妖骏驰掌中的界牌,柔和地送入许易掌中,

    许易收起界牌,“玄机先生请继。许某还真就无法理解,这界牌的价值到底几何,说穿了,不过是一块能来往暗山的牌子,本身无有价值,通往他界,才是其价值的体现,甚至可以说,只有到达他界,或许足够的好处,才能彰显此界牌的价值。许某就不信,集合一界奇宝,还抵不过界牌。”

    众皆深以为然,此界虽在外界看来是荒凉所在,可再是荒凉,集合一界之宝,焉能抵不过一块界牌,若真如此,那外界岂非真的是书本中的上古仙人,才能存在的所在。

    皇玄机道,“下面才是关键,敢问阁下,皇某的消息,可还值得一自由之身。”

    “值了。”

    的确是值了,于他如今的本领,此界已极少能动心之物,反倒这关于外界的消息,暗山,界牌的道理,却显得弥足珍贵,有道是,物以稀为贵,“可用许某许下心誓?”

    皇玄机摆手,“许先生不是俗人,自无须俗礼约束。先生的过往,某亦有闻,至情至性之人,必是赤诚之人,皇某信得过。”

    牧神通目眦欲裂,几要捂鼻,太******不要脸了,这马屁怎能拍得如此不要底线。

    战天子等人,亦是各自腹诽不已,谁能想到素来神秘,倨傲的皇玄机,拿捏起人情世故来,竟是如此的出神入化,哪里是传说中不谙世事被大越皇室捧入云端的神祗。

    “玄机先生过誉了。”

    如此清新脱俗的奉承,许易不受也不行。

    皇玄机淡淡一笑,转入正题,“非是一届之宝,不抵一块界牌,而是暗山传送,玄妙莫测,时空之力非凡俗所能揣度,一块界牌,仅供一人之用,可修士进入暗山,岂能不携带宝物?”

    许易眉峰陡然聚拢,意识到关键来了,“可是须弥环这等空间宝物,不能进入暗山。”

    暗山本就是空间通道,须弥环显然也是空间宝物一类的存在,两者不相容,不难推断。

    “正是如此,试想若是须弥环能进入暗山,以须弥环的填充能力,此界早就化为虚无了。”

    皇玄机凝重说道。

    许易信了,甚至不需多加思量,单靠推理,便能证明。

    这个消息太重要,也太糟了。

    好似非要验证某个定理一般,局势向坏的方向发展,往往径直奔向最坏。

    “非但如此,除了不能携带须弥环之类的空间法宝,其余物品,除却阴魂牵绕,否则必被空间之力搅作米分碎。“

    见得许易面色大变,皇玄机赶忙道,“许先生无须忧虑,你那招魂幡,既是法器,必是魂炼之物,与阴魂沟通,通过暗山,自然无碍。”

    “所谓阴魂牵绕,却作何解?”

    许易心情大坏,他岂知招魂幡这一宝,铁精,中品符纸,以及新得的荡魂钟,道衍的须弥环,数千宝药,还有才一统此界顶层修士,正准备大肆搜刮诸多异宝,岂非要化作泡影。

    若是数千宝药,行将而为的大肆搜刮,都忍痛舍弃了,可仍有几样异宝,是他无论如何,不愿舍弃的。

    话至此处,战天子等人强忍着要拥抱皇玄机的冲动,死死控制气血,不让面目流露出丁点的欢喜。

    自打被逼迫服食了生死蛊,众人心头苦楚,简直莫克名状,即便侥幸保命,必定要被狠狠放一把血。

    直到此刻,皇玄机捧出这碗心灵鸡汤一般的秘辛,众人心头的欢喜,可想而知。

    “皇某句句属实,许先生可信。”

    他怎么不知道这般话,除了让许易难受外,更容易让许易怀疑他的动机。

    “玄机兄何必多疑,以玄机兄的智慧,便是扯谎,当不至如此拙劣。

    许易轻轻摆手。

    皇玄机的确不会骗他,不是没有动机,而是道理上说不通。

    穿越暗山,他又不是再不可能回归此界,姜恨天都能归来,焉知他许易有朝一日,不会回归?

    更何况,纵使界牌难得,可摆明了他许易不止一块界牌,皇玄机除非疯了,才敢出此谎言。

    一声“玄机兄”,已表明了许易的态度。

    他和皇玄机并无冤仇,对于能够传道授业解惑之辈,他永远不会缺少尊敬,“还请玄机兄开解阴魂缠绕到底何解?”

    皇玄机道,“暗山玄妙,皇某也只是管中窥豹,其中道理并不通透。不过,这阴魂缠绕,倒是知道,乃是要入暗山之人,分出阴魂,缠绕诸宝,以此将宝物和己身勾连,如此才能受到界牌护持,而不至被暗山的空间之力绞碎。须知便是感魂之境的强者,一次也只能分出一道阴魂,而通过暗山,完成空间跨越后,那分出的阴魂必定受损,对感魂强者本身就是极大的伤害。”

    “对超出感魂之境的强者,其分魂能力到底如何,虽难知晓,却可揣度,必定也是极难,否则,也就不存在得不偿失之憾了。当然,这皆是皇某的一番推测,其真其假,各占几分,还待许先生亲身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