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八十九章 故旧

七百八十九章 故旧

    皇玄机道,“非是白色,乃是莹色,完整灵石,不论其品相,一旦破碎,最终都会衰变为莹色。”

    中品灵石现身,直接支持了皇玄机的种种推测,唯因中品灵石根本就不属于此界,皇玄机能拥有此物,他能知晓更多的关于外界的事物,包括暗山的规则等等,亦属正常。

    这块中品灵石便完美地填补了种种完美建设的现实基石。

    牧神通阴测测道,“玄机兄,所知真是广博,莫非玄机兄亲身去过外界。”

    皇玄机身上的谜团,的确重重,其所有所知,已远远超过了此界的感魂老祖。

    许易亦心生疑惑,他不疑皇玄机所言,惟疑皇玄机此人,未知难免让人望而却步。

    皇玄机依旧神色淡淡,“听闻当初,乃是许先生最先进入虚空神殿最底层内殿,当见过一句:不得萧萧伴我眠,纵使成仙亦可怜。”

    许易脑海猛地炸开,“那位贵妃。”

    皇玄机道,“正是。彼时,姜恨天自外界归来,携无上神威,削平四王之乱,却为天子所算,身重奇毒,勉强回归姜家,就此陨落。而那位贵妃却未能离去,陷在深宫之中。然姜恨天回归之后,便以绝大神通,秘密潜入禁宫,和那位贵妃私会,以姜恨天和那位贵妃的关系,什么秘辛不肯吐露?这块中品灵石便是姜恨天赠与那位贵妃的,只为此中品灵石放置那位贵妃枕边,能助其安眠。”

    许易的确在虚空神殿之中,见到了那行字,更见识了姜恨天为那位贵妇准备的超豪华香闺布置,以姜恨天的痴情,皇玄机这一切都说得通顺。

    可他却听出了别样滋味,叹息道,“可叹姜恨天一往情深,遇人不淑,尽赴东流。”

    皇玄机眉心一跳,张了张口,并未答话。

    “怎么,我说的不对?”

    许易含笑看着皇玄机。

    “许先生目光如炬。”

    皇玄机并不隐瞒,尤其是对许易这聪明人。

    原来,往日许易并未深思姜恨天和那位萧萧贵妃的过往,今日听黄轩所言,今日的诸般秘辛皆从那位贵妃处得来。

    试想,区区一介凡妇,怎会如此关心修炼界,问得如此多的外界信息。

    进而展开猜想,以姜恨天当时的手段,怎会轻易服毒,除非那毒,是亲近之人所下。

    许易甚至可以设想,姜恨天明知所饮之物,暗含剧毒,对着笑语晏晏殷勤劝饮的心上人,含笑将剧毒饮下。

    “那位贵妃最后下场如何?”

    话才问出,许易便自语道,“可以想象。”

    皇玄机道,“许先生见微知著,闻一知白,皇某佩服。那贵妃不过是皇室一枚棋子,可怜姜恨天一代人杰,陷入情网,大好仙途就此断绝。结合许先生过往,还请许先生以之为鉴。”

    “多谢玄机兄好意。”

    许易真心承情,心绪陡乱,百转千回,叹息一声,道,“心若空空,纵活万古又有何益。”

    一句道罢,悠然转身,阔步去了。

    牧神通打个激灵,急急跟上。

    ………………

    正午,安庆侯府后院。

    一座单院的花厅内,置着一张直径八尺余的玉石圆桌。

    圆桌之上,豹胎鹿脯,鲸籽鲨鳍,雪丹琼果,水陆珍馐,山肴海酒,堆得满满当当。

    袁青花,赵八两,紫陌轩的几位掌柜,熊奎昆仲,以及周夫子,陆善仁等人各据一方,安庆侯居中主陪,酒菜才上齐,他把持酒盏,起身满敬一圈,“诸君皆是许易老弟的故人,大多数,高某早就熟知,少部分,今日乃是初会,不管是老朋友,还是新朋友,能结识诸位,都是高某的无上荣耀。”

    “侯爷客气,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众皆起身,肃声致谢。

    安庆侯连连摆手,“都是许老弟的面子,高某不过顺水推舟,诸位若是谢我,那便是骂我。”

    “不知东主现在何处?”

    袁青花终于憋不出了。

    入狱数十日,虽未受皮肉之苦,精神压力极大,袁青花宛若富态员外的身形,回缩了不少,却怎么也回不到当初缩在城墙边上,冲许易延揽活计的模样。

    “你家东主此刻正忙着改换天地。”

    安庆侯说得豪气干云,的确,有许易这么个挥掌遮天的朋友,让他无比自豪。

    “改换天地,哪及得上故友重逢,老袁,你小子还活着呢。”

    一道声音灌来,话音未落,许易落拓苍老的身影,自屏风后转出。

    “东主!”

    “许老弟!”

    “许……先生。”

    “…………”

    一时间,桌椅乱颤,袁青花挨得最近,翻身抢上前去,一把抱住许易手臂,“东主!”浮肿的眼目已有湿意。

    相别不过旬月,主仆再见,却是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袁青花真情流露,许易已渐冰冷的心,难得有了些许温度,重重在袁青花肩头拍了拍,“老袁,你见瘦,我见老,虽说老子害得你蹲了大狱,却成功帮你小子减了肚子,如何谢我。”

    他不愿弄得悲悲戚戚,遂岔开话头。

    袁青花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处说。

    许易眼利,瞥见位于袁青花身侧的艳丽女子,展颜道,“老袁,如果我没弄错,你身后那位便是你浑家吧,嘿嘿,你倒是眼贼。”

    袁青花讪讪,回身瞪着那女郎,“愣着作甚,还不给东主见礼。”

    那女子周身一颤,碎步上前,盈盈一福,“见,见过……东主”

    声音发飘,,及至后来,细若蚊蝇。

    袁青花大奇,他这房夫人,正是得自欢场,交际应酬乃如吃饭喝水,平素没少随着他袁掌柜一道出席场面,今日怎么变了这副模样,难得担心东主不喜其出身。

    当下,袁青花悄声传过话去。

    如果说以前,他爱这夫人的美艳,今次遭劫,这女郎死不反咬,肯一道入难,袁青花已决意明媒正娶。

    他可不想这位夫人,在东主面前丢下上不得台面的映像。

    得了袁青花的宽慰,那美艳女郎依旧紧张,甚至低下头来,不敢看许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