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九十二章 符篆

七百九十二章 符篆

    沉思半晌,许易想起皇玄机交待的话来,“相比暗山,人体的力量是渺小的,以魂体牵绕器物,最怕魂体衰微,难以中继,最终造成魂伤器损。【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暗山的规则,让许易极度无语。

    他一番辛苦,聚敛的宝物,能带出去的,极为寥寥。

    亏得老苍头,传下分魂诀,让他在凝液之境,能够分出阴魂。

    又亏得和鬼主为争夺招魂幡时的一番苦战,极大程度的锻炼了分魂的能力和韧性。

    此刻,他能分出阴魂足足有九道,当然,这是极限情况,不能稳固。

    稳定的分出阴魂,亦有六道。

    然而相比他众多宝物,分出的阴魂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再三盘算,他选定了招魂幡,中品灵石,珊瑚角,荡魂钟,玉骨骷髅,已经黑碳化的铁精。

    招魂幡就无须说了,乃是他目下赖以逞威,外界赖以保命的第一宝。

    中品灵石,单凭想象,亦知其珍贵。

    珊瑚角,无坚不破,更是通语中期洪荒遗种暴兕头顶的珊瑚角,暴兕聚敛雷霆,威震天下,全在此角。

    若非大阴劫落,此雷霆珊瑚角,又岂能为他所得。

    许易并不知晓此珊瑚角的全部威能,单靠着此珊瑚角,洞穿数位强敌,无论如何亦不会舍弃。

    荡魂钟,得自姬冽,此钟神异,便是感魂老祖,贸然不察之下,亦难免受伤,且此钟爆发之际,感魂老祖在抵御之余,也难免分心,若无分魂诀此来妙法,封闭毛孔,感官,阻塞内外,此钟简直防无可防。

    尤其用作偷袭,群攻,威力极大。

    玉骨骷髅,得自鬼主,此骷髅不惧水火,至阴至邪,力大无穷,穿透力惊人,乃是鬼主收集十万骨精,于阴魂中祭炼无数岁月才成。

    论其纯粹,虽不如姜恨天的遗骸,但论邪气,论强大,却是胜过。

    此等至宝,许易自然不会舍弃。

    最后的便是铁精,自打当日以铁精分解元符军聚集的金甲符神,许易又依靠此物,阻挡王玄机的九霄真龙剑的强攻,几番摧残,终于化作炭黑一片,不管许易如何摧残,此物皆无反应。

    以此观之,此铁精黑块,已是废物,根本无带走的必要。

    奈何,许易极为不舍,此物随身年余,无数次拯救他于危难,助他躲避灾劫,即便如今再无旁用,他还是不舍抛弃。

    除却这六件宝物外,其余诸如中品符纸,稍稍破损的愿经,道衍须弥环中的,诸多符纸,宝药,以及梵摩苛须弥环中的一件双龙水遁甲,他都必须舍弃。

    好在经风沐雨多了,他的眼界也开了,昔日的爱财如命的毛病,倒是消减了不少

    舍弃如此多宝物,虽然肉痛,却并不萦怀。

    缓缓运转止水诀,调整好心灵,当即,摘取一滴九阴液,送入口中,按照皇玄机教授的观想法,渐渐深思沉凝,脑海中浮现出一轮血月,灵台一片清凉,衰微得已经站立不起的阴魂小人,盘坐起来,灵台之中,陡然现出淡淡雾气,朝那阴魂小人鼻孔漫去。

    不过十数息,雾气消弭,许易沉重的大脑,轻松了不小。

    皇玄机教授的观想法门,效果极佳,相比往日服用九阴液,今日的情况,要好了太多。

    不仅吸收的时间更短,而且吸收得也更彻底。

    许易趁热打铁,一连服下四滴九阴液,撑得灵台深处的阴魂小人,躺倒在地,他才停歇。

    那种疲倦欲死的状态,终于被彻底驱离。

    许易并不起身,而是歪倒在蒲团上,掌中多出一本墨色线状典籍来

    正是他自道衍须弥环中得来的一本符篆刻录之法,唤作“疾风符解”。

    道衍神秘莫测,许易虽未见其人,却久闻其传说,故而,当时入太极殿,窥出道衍身份,当先便冲其下了杀手。

    实在符篆之术,深不可测,疾风符,瞬息千里。

    他自刘老贼处得来的小焰阵,更是脱胎于火系符篆,其威力如何,自不待言。

    由是,他对道衍须弥环最是期待。

    遗憾的是,道衍须弥环中,并未见符篆,偶有几张符纸,一些丹药,宝药,外加一本心得笔记,就剩这本《疾风符解》。

    便是这两本书,亦未让许易失望,尤其是那本心得笔记,让许易初窥制符门径。

    说来,他曾于虚空神殿之中,得获一本《初阶火系符解》。

    却因其晦涩,并不得其门而入,许是录述其书的乃是大能之士,所述皆是概要,让许易如观天书。

    反倒是得了道衍的两本书,许易反倒看出些端倪。

    尤其是道衍那厚厚一本制符心得,根本就是初学者,最佳的入门资料。

    这几日,许易除了将养,便是温习此书。

    他记忆既佳,智力又高,几日下来,倒也小有心得。

    所谓制符,说穿了,便是纳五行灵气,于符篆之中。

    说来简单,涉及却广。

    其一,涉及灵气的选取,其二涉及符篆的材质,其三便是符纹。

    前二者乃是客观条件,第三者乃是主观因素,符师的高明与否,全在对符纹的掌控程度。

    故而,许易虽理解了道衍的制符心得,距离制符,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虽不能制符,却不妨碍他研读《疾风符解》,相比困难的《初阶火系符解》,这《疾风符解》却好理解得多。

    更让许易惊喜的是,天才的道衍,竟于符篆一道,另出机杼。

    炼符之难,抛却灵气,符纸材质不说,最难在对于符纹的把握。

    要锻炼对符纹的把握能力,必须要借助于符纸,符纸珍贵,进而制约了符师对符纹的把握能力。

    疾风符解中,道衍却自出一种阴魂刻录法,借助阴魂在虚空中游走,加深对炼制“疾风符”符纹的理解能力。

    此法之所以说超脱,乃是对此界,对许易而言。

    因为自然条件的限制,没有多余的符纸,能一遍遍先让阴魂熟悉符纹的轨迹,再在符纸上试验,未尝不能增加成功的几率。

    此刻,许易研究《疾风符》解,主要精力,便在于对满篇的晦涩符纹的记忆上。

    不解其意,先悉其行,笨办法未必没有效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