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九十四章 神仙海

七百九十四章 神仙海

    怎会不多,宝药本是可遇不可求,尤其是能直接进补的宝药,便是许易靠着皇玄机等人搜刮,也不过得了百余枚,分出三十余枚与瑞鸭,其余的每日吞服,补充着微弱的生命源力。

    只是他有求于瑞鸭,只好赔笑道,“不多不多,只要你再帮我办一件事,我送你宝药百枚。”

    “嘎嘎,当真当真,早知道你这小子藏了好东西,还敢欺瞒本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瑞鸭激动得满场乱飞。

    百枚宝药,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许易道,“没旁的事,只要借助你的神算,寻一寻晏姿。”

    说到寻人,谁能比得过这鸭子。

    想他几次已到濒死边缘,都是瑞鸭神算,才将他救回。

    既能救回他,自也能找回晏姿。

    瑞鸭像被踩了尾巴,跳将起来,“办不到,办不到,再算下去,本少的小命都没了,不是本少邀功,为了你小子,本少的元气几乎耗竭,能活着已算本少祖上积德,再算下去,本少的小命非丢掉不行,嘎嘎,你是何居心……”

    瑞鸭倒非虚言,他的神算虽准,却有限制,每次动用皆要消耗巨大元气,前番几次相助许易,已内耗不小,若非源源不绝的宝药,早就支撑不住了。

    饶是如此,也远远还未恢复,便是如此,还被晏姿以性命相威胁,逼迫他找寻许易下落。

    尔后,又动用秘法,替许易续上生命源力,折腾得去掉大半条性命。

    近来,他在安庆侯府,拼命索要宝药,正是身体极度缺乏源力。

    如今,许易又要他再算,无异于要他把小命交出来。

    “真的不救?”

    若是旁人,他说不得就要上手段,偏偏瑞鸭几番救命,他如何能威凌。

    “除非要老子去死,嘎了嘎,忘恩负义,忘恩负义……”

    瑞鸭气疯了,撑着硬挺挺的短翅,绿豆大的小眼瞪得猩红。

    他所气者,非是许易这非分之求,而是许易不理解他到底费了多大辛苦。

    他自比一良善地主,许易这穷鬼,屡次向他借粮,三番五次,他都倾家荡产了,这位还敢张口来借,浑然不知他这地主,为了许易这贫民,已付出了全部的家当。

    许易不知瑞鸭虚实,也不强逼,只好道,“那便待你回复了,再去寻小晏,总之,你若跟着小晏,许某保你脱离此界。”

    瑞鸭大怒,“嘎嘎,你什么意思,莫非这次你离开此界,不带本少……”

    在他看来,他和许易一荣俱荣,许易如今发达了,他享受所有的福利,是天然应当的,浑然忘了当初,他救助许易,也是晏姿拔刀威逼的。

    “欠你的人情,许某容后再还,小晏的事,没得商量,抱歉。”

    许易不急不怒,语气坚定至极。

    在找人方面,相比皇玄机,他更相信瑞鸭的本事。

    瑞鸭满场飞奔,破口大骂,许易不动不摇,反将他折腾得精疲力竭。

    安庆侯瞅准机会,取出灵禽袋,一举将瑞鸭网拿,打个死结,整个世界清静了。

    “这鸭子忒也惫懒,这气性,真绝了。”

    安庆侯还以为瑞鸭是许易的妖宠,却没想到瑞鸭是如此张狂。

    许某摇头苦笑,又吩咐安庆侯善待袁青花等人,有解决不了的事,便寻皇玄机,倘若真寻得晏姿,千万将其留住,多则五年,少则三载,他必返回此界。

    安庆侯一一应下,许易抛过一个生死蛊瓶,“此瓶是控制牧神通的,我已有交代与他,让他受你节制,三五载后,某归来之日,除了解除他禁制,还赠他一场缘法,料来此人能堪配你听用。”

    安庆侯大为感动,心下因为许易灭杀三皇子所生的芥蒂,彻底烟消云散。

    此人为几个完全不会再有助力的故人,如此潜心谋划,设想周到,长情如此,他还有什么不放心呢。

    只要不辜负许易所托,未来必定一片光明。

    一番话罢,两人依依惜别,许易自入洞府,再不染俗世因果。

    十日后,久雪放晴,一轮红日如烧着的巨球,烤得半天通红如血,灿灿红光透过气窗,映在许易脸上,攸地一下,许易睁开了眼。

    一对眸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原来的浑浊如球,再度变得如点漆一般,精光湛然。

    这十日功夫,他除了服用宝药,补充生命源力外,连带着将其余三十滴九阴液一并消耗掉了。

    非是他不想留存,以待到外界之后,再行服用。

    实在是暗山规则太过古怪,带过去付出的代价太过惨重。

    更何况,皇玄机说得不错,要通往暗山,对分魂要求恐怕极高,一旦阴魂牵绕太过虚弱,弄不好白分了魂,又损了宝贝,那便太糟糕了。

    故而,这十日功夫,他都在静静温养,身体恢复稍小,九阴液配合着皇玄机所传的光想法门,倒是对阴魂有了极大的补益。

    只是,他生命源力流逝太巨,久伤不愈,就好比一口破了的缸,不断外溢,虽有补充,却还是没将这破损补住,上边填补,下面泄露。

    好在三十滴九阴液下来,等若给了这口破缸,巨大的填补,阴魂有了极大的恢复。

    当然,这十日来,他除了调息打坐,静养身、魂外,也没放弃对《疾风符解》中的阴魂刻录符纹之法的钻研。

    时至今日,他又对符纹的理解深刻了许多,与此同时,身体和阴魂,已调整到了极佳的状态。

    许易起身,沐浴更衣,挥毫留书一封,留在洞府中的石桌上,信是写给晏姿的,他特意嘱咐过,他离开后,此间洞府封存,只准晏姿启用。

    留书罢,他便起身出洞,架上机关鸟,直上云霄,回头眺望,往事历历,如眼前云烟。

    一路西行,不过半个时辰,便出得神京,直插苍龙山。

    两个时辰后,许易来到了岷江口,也便是如今的神仙海。

    正是当日虚空神殿塌陷处,引发十万大山崩塌,海水灌入,造成岷江改到,汇成海口。

    又因虚空神殿之事,干脆被好事者叫作了神仙海,倒也流传出去,遂成定论。(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