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一章 意外事件

第一章 意外事件

    顿时,淡淡雾气,自许易眉心弥漫而出,化作一道绳索模样,次第朝招魂幡,中品灵石,荡魂钟等物,缠绕而去。【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随即一掌握住一块界牌,纵身朝星空之门跃去。

    许易才跃入,晶玉骷髅也随之跃入,未几,一头庞然大物,顶着天空的滚滚闷雷,朝星门撞来。

    星门未及其身庞大,可暴兕可怖的身躯竟轻松传入。

    似乎一切都停止了,包括心跳,呼吸。

    似乎一切都在飞速流旋,身体在追赶星河。

    似乎这场星空之旅,漫长得没有终结。

    似乎暗山穿梭,只是一瞬。

    这是一种玄妙的感觉,许易看不见,听不见,仿佛身体解体了,只有意识留存于无垠阴河。

    偏生他能清晰得感觉到招魂幡,灵石,荡魂钟,铁精,珊瑚角,玉骨骷髅的存在,六道分魂,好似六条自身体向外延伸的血脉。

    没有时间流逝的感觉,他的分魂却渐渐疲乏,意识也渐模糊。

    撑不住了么?他暗道不好。

    岂料,此念方生,眼前一花,绽绽青天,如轮红日,映在眼帘。

    下一瞬,耳畔生风,呼呼如雷鸣。

    他心下攸地一掉,才意识到自己正从高空下坠,方想激发煞气,气海翻腾,掌中空空,浑然忘了自己筋络尽断。

    “坏了!”

    许易暗呼一声,下一瞬,一声凄厉惨叫传出,轰地一声,地面现出个三尺深,七八尺长阔的大坑。

    多亏他及时运转不败金身玄功,才未至重伤,饶是如此,也好一阵喘息,才挣起身来。

    许易才挣着站起,陡然发现,坑中还有一人,却是个无头尸首,胸口插着柄短剑,遍体鳞伤。

    许易稍稍定神,便想透了其中因果。

    显然,是他高空坠下,砸倒了此人,正巧压着了此人头颅,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这位的头颅给压爆了。

    有此推理的缘由,只因适才的惨叫声,根本不是他发出的。

    “这寸劲。”

    以他的老成,也有些措手不及。

    好在这尴尬未持续片刻,更大的尴尬来了,许易骤然发现自己竟是光着身子,不着片缕。

    果然,暗山规则强大至极。

    除却血脉,魂牵,便连一丝片缕,也难以保留。

    骤然发现自己光着屁股,饶是许易已在此原来世界,混成了绝世大魔头一般的存在,此刻也是又急又臊。

    左右打量,视线最终定格在无头尸身上,也顾不得那尸身满是血污,墨色劲服也生了不少破洞,三把两把扒了那无头尸身的衣衫,尽数套了,心下稍稍安定。

    随即,他又慌了神一般,从坑里找回了诸多宝贝。

    招魂幡,灵石,荡魂钟,玉骨骷髅,珊瑚角,铁精,一样不少。

    更让他奇怪的是,两块界牌,同样也在,只是那块紫色界牌,化作了黑色,等级有所降低。

    而那枚金色界牌,依旧原来模样。

    彼时,许易冲入星空之门,其实是不懂界牌的使用之法的,此点,便是皇玄机也无法告知,他亦曾传音暴兕,暴兕见识虽然不凡,奈何始终被封禁,也不从得知。

    许易无奈,只好硬冲,联想到雪紫寒和秋娃,当日的原地消失,他倒有几分把握。

    即便如此,为策万全,他也同时将两块界牌,紧握掌中。

    如他所想,旁物入暗山,皆被时空之力搅作米分碎,唯有界牌,安然无恙。

    显然,金紫黑白青各色界牌,皆蕴含了不一的能量。

    紫色界牌穿梭一次,化作黑色,显然是消耗了能量,却并未足以将能量耗竭。

    穿着染血的破衣烂衫,抱着的一堆宝贝,许易头一次发现没有储物宝贝,是何等的不便。

    “不对,此人分明是武者,观其身形,骨肉,至少是凝液境强者,怎会没有储物宝贝,此界岂会不如大越?”

    念头一开,许易掠过那人光秃秃的手臂,翻检起来,很快,便在脖颈处,发现一枚银色戒指,被无名绳索束缚在脖颈间。

    用力一扯,竟未扯断,无奈,只好取出珊瑚角,一划两断,抓过戒指,滴入血液,却未有感应。

    许易暗叫糟糕,他施展小破界术的极品阵旗,也被留在了大越,心念急转,陡然想起老苍头分魂诀中的一段话,修行到了高处,魂禁之妙,远胜其余。

    又想,此界非比大越,这枚戒指乃是灵魂禁制,也不一定。

    念头到此,许易掌中腾出一道迷雾,直扑戒指,轻噗一声,念头陡然通达,戒指打开了,果然是枚储物之戒。

    念头侵入,却是个不到两方的微型储物空间戒,内里藏着一本册子,十余枚亮晶晶的钱币,一把材质不错的长枪,以及一些肉干,再无余物。

    许易顾不得清点所得,赶忙将他周身的宝贝,塞入须弥戒中,又掘了个深坑,将这位倒霉老兄,给葬了。

    合上最后一坯土,许易竟觉阴魂隐隐发虚,急忙内视灵台,果见阴魂小人,又衰微不堪。

    倒是身体生机勃勃,便连手臂处的肌肤也有了光滑之感,显然,暴兕的那滴心血贡献的生命源力,丰沛之际,如灵泉一般滋润着干涸的肉身。

    西行数十步,便见一汪清泉,俯下身子,猛灌一通,周身皆畅,侧身坐下,轻轻呼吸,整个大脑瞬间清醒,安宁。

    许易尝试过,知道这是灵气的感觉,这还只是一方天地散入自然中的灵气,其浓郁浑厚,远超大越,甚至超过了猎妖谷。

    能生在此间,该是何等的幸运。

    不说别的,只是灵气对武者身体自幼的滋润,就抵过了多少宝药的滋补。

    更何况,灵气几乎是一界修行的根本,灵气的丰富,则意味着修炼资源的丰富,此间修士何其幸运。

    感叹未罢,许易隐隐有些按捺不住心底的激动。

    宛若一只冲天之鹤,久在樊笼里,复得归天地。

    闲坐片刻,腹中生饥,取出须弥戒中的肉干,就着泉水,吃了数斤,祭了五脏庙,他猛地想起,暴兕和老鬼不见了踪影。

    此念一起,赶忙内视灵台,希图和灵台中的老鬼沟通,却见那缕分魂尽似睡着了,无论如何呼喊,也无有动静。

    浑然不似老鬼说得那般,不管相隔多远,必定心生感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