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三章 拖延(谢钟子瑜)

第三章 拖延(谢钟子瑜)

    追兵来袭,许易甚至不用回头,光凭空气里传来的惊人热量,便知道来的是两个凝液巅峰强者。【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若在大越,虽他也只是凝液巅峰,可此辈在他眼中,已如草芥,哪里还用挂心。

    可今时不同往日,他防御法宝全无,煞气全无,几乎没有多少有效杀敌的手段。

    威名?此界谁知道他。

    要杀掉两名追兵,并那位金服中年,对许易而言,并非难事。

    关键是代价太大,弄不好就得出动招魂幡,可他眼下神魂虚弱,最怕动用招魂幡。

    一旦动用,神魂再伤,后果实在不敢预料。

    更麻烦的是,眼下的阵仗,摆明了就是围杀,那该死的希禽门,受到诸多强者合力围剿。

    此间只是战场一隅,倘使灭杀了眼前之敌,再遭合围,又该如何腾挪。

    许易面如平湖,心急如焚,念头急闪,高声喝道,“你们不就是要柳师古的那件东西们,老子已藏在别处了,若是肯让老子活命,告诉你们也无妨,若是逼得急了,老子就拼着自散阴魂,叫你们竹篮打水。”

    没奈何,千计不得,万计难求,唯有先施一记“拖字诀”。

    若是平常,修士之间,这般威胁,定然无用。

    可许易知晓金服中年和儒袍老者之间,为了自己,做下的交易。

    金服中年拼着失去一条感魂老祖的阴魂,也要得到自己,摆明了就是赌柳师古和自己有过交集,并将至关重要之物,交付了自己。

    就凭金服中年撒出去的赌注,他就敢赌金服中年的“不敢赌”。

    “笑话,这么重要的宝贝,你定然藏在身上,杀了你,那宝贝还能飞了。”

    奔行稍前的白面青年,纵声笑道。

    许易道,“掌门早知道你们不会善罢甘休,宝贝早就藏匿起来了,只告诉了我藏匿的地点,要我取了,交付给大公子,为此,还给老子下了毒,不信你们看。”说着,他撩开衣衫,漏出肩头,果见肩头现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绿色纹络,好似纹身。

    “一血杀!好狠的柳老贼,看来是早就知道有今天。”

    金服中年低声叹道,言语之间,却是信了许易之言。

    的确,九分真一分假的话,便是神仙也难分辨,谁又知道还有一件取宝的信物,正藏在许易身上。

    “小子,既然如此,那你还磨蹭什么,等某将你抽魂炼魄么?”

    奔行在后的黑面青年,后发先至,直直行空于许易头顶,方才驻足。

    “若是如此,不妨试试看是你抽魂炼魄快,还是某散魂的快,没有活路,难道还不兴某选个死法么?”

    修士散魂并非难事,身死之际,捏爆天雷珠之类的至阳至烈之物,阴魂立散,便是有秘法,也搜罗不得。

    不过此法太过暴虐,而修士皆贪生畏死,即便身死,也舍不得阴魂消亡,几少有人行此暴虐之举。

    许易此刻根本就无天雷珠,想要散魂也是妄想,不过他洞悉人心,既然敢赌,便有把握。

    “试试便试试,某便要看你真有这么决绝,还是只会练嘴。”

    黑面青年根本不信许易有此勇气。

    可他不信,又是却是信了,至少不愿冒险,“阿青住口,且让此人说话。”

    金服中年果真不敢赌,杀许易,在他看来,易如反掌,若无所得,那便太不值了。

    一条感魂老祖的生魂,可是价值三枚灵石,如此巨大代价都花费了,因一时激愤而竹篮打水,他万万不能接受。

    许易道,“某无话可说,只要活命。”

    他乐得拖时间,拖延越久,他胜算越大。

    金服中年道,“我观你年轻轻轻,就修到了凝液巅峰,当是可造之材,入希禽门,当属明珠暗投,不如改投我黑石观,就凭你携武令入门,张某必求掌门师兄亲纳你入门墙,传你大道,你看如何?”

    “当真?”

    许易面现狂喜。

    “黑石观张风城,岂是大言诳人之辈。”

    张风城一脸“就知如此”的得意。

    相比希禽门,黑石观实在要强大太大,此次武禁大开之际,差距更是一览无遗。

    在他看来,只要许易脑子没坏,必定会答应,毕竟那武令,区区一介凝液小辈得去,却是无用。

    以无用之物,换这大好前途,这笔买卖当真需要费脑筋么?

    “原来您就是铁锁……咳咳,张风城前辈,失敬失敬。”

    许易既能洞悉人心,自然演技爆棚,便连才听来张风城的不雅绰号,也及时化用。

    “废什么话,速速将宝物交出,长老纳你入派,若敢三心二意,必叫你魂飞魄散。”

    白面青年见不得许易这顺杆爬的模样,怒声喝道。

    许易扫了他一眼,面现迟疑,回看张风城道,“莫非张前辈诓我?”

    白面青年未料到许易如此大胆,敢明目张胆挑拨,正待呵斥,张风城先怒了,“阿青阿水,没有吾令,不得开言。”

    张风城动了真火,当下可是武禁大开之际,攻杀不禁,眼下是希禽门倒霉,谁能料到下一个是谁。

    更何况,希禽门的那块“武令”,惦记之辈多多,夜长梦多,岂是好事。

    许易拱手,“多谢前辈主持公道,倘使前辈心诚,还请前辈解了晚辈这一血杀的毒。”

    既要拖延,他有的是手段,正巧适才莫名其妙所中之毒,完全不了解,即便从张风城口中知晓了其名“一血杀”,搜遍脑海中的“万宝杂记”,也丝毫不知其究竟,趁此机会,不弄清根由,更待何时。

    张风城已十分不耐,却从许易对待阿青阿水的敏感,猜到此人正处惊疑时期,更不敢催促,强忍着性子道,“这一血杀,乃是一种蛊毒,已自身血液喂食化水虫,用秘法祭炼成蛊,无色无味,如一团绿沙,其速迅捷,短距离施术,防不胜防。更阴毒的是,要解此毒,非得施术者的血脉或者嫡传血脉不可。否则三月之期一到,蛊毒发作,划水虫复生,全身溃烂,死撞极惨。不过,你放心,此蛊虽然霸烈,吾派掌门当有灭制之法。退一步说,那柳师古有数子,要想寻觅,以我黑石观之力,又岂是难事,你大可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