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八章 游戏

    “都给老子住口!”

    宋大使一声暴喝,可怖的气浪,将方圆十丈的树木尽数摧折。

    他怎么也没想到,好好的看一场热闹,竟会看出这等天大的祸事来。

    难道一次出门不看历法,危害就如此之大?

    “希禽门的小辈,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嘛,本官限你十息之内,将人放了,否则惨痛的后果,一定会在你身上发生。”

    宋大使怒声道。

    许易还未说话,白袍公子先蹙眉了,怎么早没发现姓宋的是这般货色?

    “宋大使是吧,你要开玩笑,某可没功夫,我只知道一旦我放了此人,惨痛的后果才会发生。”

    许易没急着离开,全因宋大使。

    这位上官威风赫赫,一语既出,满场尽皆俯首,显然是个大人物。

    而观先前情状,这白袍公子显然能和宋大使分庭抗礼。

    好容易逮着个大人物,以许易占便宜没够的脾性,岂会就此离去。

    “你,好,你真是活腻了,小辈,你可知道本官是谁,你得罪了本官,你以为还能活着出去……”

    宋大使气得满脸青筋狂绽,简直就语无伦次了。

    不知多久,没人敢这么和他说话了,这凝液小辈当真罪该万死。

    “大胆,敢如此和大使说话,左右,还不与我拿下此贼。”

    一位红袍壮汉肃声喝道。

    他心中无比窃喜,抢得先机,这可是千载难逢拍宋大使马屁的机会,咦,怎么那帮蠢货还未反应过来,和某抢功。

    念头未落,宋大使狂怒的老脸,已到了近前,随即,一只大脚直直朝他心窝攒来,他竟连躲也不敢躲,直直被那大脚踢中,轰得一声,如炮弹一般,弹射入了林中。

    宋大使怒气不减,“没本官命令,敢胡乱动作的,下场便是如此!”

    白袍公子的身份,旁人不知道,他也不知道,但他只知道此人乃是府主的客人,说要下来走走,他费了老大关系,才疏通关节,得了这待客的差事。

    无他,连府主都待之如客的年轻人,背景可想而知,若是结好了此人,岂非得了天大臂助。

    可宋大使想破脑袋也未料到,在自家地头上,竟会翻了船。

    这位徐公子若是出了问题,以府主的脾性,他很轻易就能想到自己的悲惨下场。

    “废物!”

    白袍公子低声骂道,却不是骂那红袍壮汉,而是骂宋大使。

    这位宋大使越是在意他,他脱身的几率就越低。

    许易知道此人精明,听出了弦外之意,冷道,“阁下勿急,且当一当某的护身符,稍后自会放你。”

    白袍公子忽然笑了,俊俏的脸蛋笑道有些晃眼,“我不急,本公子急什么,好容易遇到个有意思的,怎么能就此结束。”

    “是嘛,不过,某却没工夫陪你。”

    许易心头暗暗发凉,他不怕敌人怒,敌人狂,就怕遇到这样的,这俊俏的白袍公子明显心智极高,又是个滚刀肉,定然难缠,“某劝你闭嘴,若你再多言,某可就不客气了。”

    “你现在也没见你客气,不急着逃,是憋着劲儿,想讨好处吧,这办法不错,你狠些要,有姓宋的在,保管都答应你,不过事成之后,可得分我一半。”

    白袍公子微微一笑,悄声道。

    许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太知道这种时刻,不怕别的,就怕反常,反常最乱心神,心神一乱,一切皆乱,“你再多说一句,某便赏你个耳刮子,不信你可以试试。”

    白袍公子笑容顿敛,骤起阴霾,方想开口,立时又忍住了,终究不敢再挑衅。

    有时便是如此,有人不将性命放在身上,偏生不敢失了颜面,白袍公子显然是此类。

    终于掐住了此人的脉,许易稍松一口气。

    “鼠辈,你敢动徐公子一根毫毛,某对天起誓,必将你挫骨扬灰!”

    宋大使指天画地。

    许易懒得听他罗圈起誓,“少说废话,我现在需要一些这样的绳子,来捆住这位徐公子,你总也不会希望我一个失手,伤了这位公子大爷吧。”许易晃荡一下掌中须弥戒上缀着的绳索。

    此绳索,他并不知名,却试过其坚其韧,纵使他奋起霸力诀,聚力半晌也扯之不断,还得珊瑚角隔断,料来用来捆绑感魂境的强者,必定足够了。

    宋大使气得发抖,这是什么要求,这人莫非是天生的熊罴胆子,完全视自己如无物。

    “和你说了少啰嗦,时间久了,我会累,会陡,若在这位白嫩嫩的徐公子脸上划一道,又当如何是好。”

    许易威逼道。

    “速速与他绳索,宋大使莫非要害死徐某呼。”

    徐公子终于忍不住插言,他实在是受不得许易的爪子直接抓在自己大椎穴上,那粗糙的皮肤,比十万头毛毛虫还可怕。

    被捆绑着,反倒是解脱。

    徐公子亲口出声催促,宋大使终于急了。

    救人是一定的,事发瞒不住也是一定的,他还尚需要徐公子将来在府主面前美言脱罪,如何敢恶了徐公子。

    宋大使一着急,效力其大,不多时,一捆完整的被呼作“地筋索”的绳子,抛给了许易。

    听得“地筋索”的名号,许易彻底放心了,此物他在万宝杂记上见过,乃是一种奇异地底植物,取其根筋结成的绳索,论其坚韧,数十倍于缚蛟绳。

    在许易的吩咐下,徐公子乖乖地将自己缚紧。

    许易道,“我知道你本事不小,若是能一息之间挣脱这地筋索,许某也认了,若是挣不脱,光靠你的透体煞气须杀不死许某,你若不信,大可试试,一旦许某不死,许某先就得送你上路。”

    徐公子身份不凡,修为更是跨入了感魂境,谁也不知道他藏了什么手段,许易先将话说死,就是防备徐公子狗急跳墙。

    徐公子轻笑一声,“看来你挺心虚啊,放心,我说了,和你还没玩够,游戏才开始,急什么。”

    许易瞪他一眼,转视宋大使道,“还愣着做什么,这姓徐的,你赎是不赎,若是不赎,许某立时就走,若是赎人,赶紧开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