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十章 界子

    姓徐的实在是太淡定了,让许易心里莫名的没底。

    徐公子道,“我说你这家伙怎地过河就拆迁,先前你索要赎金,可是本公子帮你出的主意,不说见面分一半,一句感谢的话,总该有吧。”

    “住口,当心老子活剐了你。”

    许易只觉脑仁生疼,他真切体会到了宋大使的体会。

    如此嚣张的肉票,他还从未见过。

    徐公子哈哈一笑,“别嘴硬了,你还指着本公子活命了,没了本公子,你看你能走出多远,除非你想自杀,否则本公子就安全得紧,可你勒索钱财在先,怎么也不像是想自寻死路,所以说本公子又有什么好怕的。”

    许易面色渐苦,徐公子犹不住口,“对了,你对周边环境一抹黑,又好像不清楚灵石的价值,再看你这件衣服,又宽又肥,明明许多刀剑斩断的缺口,皮肉却是完好,你这衣服是偷的吧,啧啧,这么脏的一件衣服,你竟还要穿上身来,莫非你此前一直是光着身子的?青天白日,你竟有这般癖好?”

    许易如遭雷击,他便是将脑袋撑炸,也绝想不到被他隐为天大秘密的穿越身份,竟在初到此界的第一天,就被喝破了。

    徐公子好似看不见许易的震惊,自说自话道,“你那座钟,挺有门道,不过,却比不得你手中的那个断角,锋利无敌,真不知是出自何等妖兽,不愧是界子,纵使是蛮荒下界,齐一界之力,宝贝也是好得惊人,我猜你身上定然还有旁的宝贝,哦,对了,你怎么可能只有凝液境修为,什么时候,凝液境的小辈也能充当界子了,本公子真好奇,你连分魂也不能,是怎么将这些宝贝,带入我中玄大陆的。”

    许易完全听傻了,他几乎怀疑,有人隐在天空之上,注视着自己,否则此人怎能知道自己这么多秘辛。

    徐公子很满意许易的反应,交锋至此,他终于头一次震住许易。

    然而,这份得意并未持续多久,他骤然发现脸上的杀气在快速堆积。

    徐公子大惊,语气依旧镇定,“想杀人灭口,留住秘密?本公子只能说你想多了,从外界来,算得什么秘密,哪一年哪一载,没有界子出现?中玄大陆就像个筛子,总有你们这些界子闯入。你以为本公子吃多了没事,贸然来看杀人的热闹,不过是通过星云图,侦到了此处有一闪而过的空间之力,来此撞撞运气,没想到还真找到了你。”

    这番一说,许易豁然开朗。

    若有此因由,徐公子通过这种种破绽,推出他的身份,并非难事。

    只要不是不可预知,不可抗的神秘怪力,许易都能接受,崩碎的安全感,再度回到身上。

    许易道,“原来你是处心积虑,说说吧,找许某作甚?”

    徐公子哈哈一笑,“别绷着了,本公子看你定是一肚子疑问,不如你先解了疑惑,咱们再谈,省得云山雾绕,猜测彼此心意。”

    “如此最好。”

    许易确有一肚子的疑惑,“你说此界叫中玄大陆,还说中玄大陆像个筛子,这是怎么回事。”

    自打知晓了外界,许易一直好奇这整个世界,或者说,整个宇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构成。

    其实,此疑惑,他也问过被小焰阵烧死的刘老贼,刘老贼修为浅薄,几是平凡人,也说不出个子午卯酉,只说,整个世界是破碎的,又是相通的。

    破碎的是空间,相通的是传承,至少人族的语言,文字,是相通的,修炼上的繁荣或许有差距,但都脱不了以肉体强大追寻灵魂超脱的藩篱。

    他进入此界,果见此界的语言,文字,乃至装束,皆和大越无甚差异。

    可他越发想弄清楚,此界,或者说整个世界,到底是怎样的一副真容。

    徐公子道,“你问的太大,我不过是中玄大陆这口井中之蛙,或许说是一缕浮游,更为合适,你问我井外的天是如何情状,叫我如何作答?”

    许易皱眉道,“你自比中玄大陆井底之蛙,又怎知其他的井是何般模样,既不知其他井的模样,又怎敢论断这中玄大陆是个筛子?”

    徐公子忽的哈哈笑了起来,好似听了绝顶的笑话,笑得许易冷起脸来,抓起珊瑚角在他脸上蹭了蹭。

    徐公子止住笑,道,“你竟将你所在的那界也比作井,就冲你连灵石的价值都不知晓,本公子就能想象得到你那界该是何等的荒凉。本公子说中玄大陆是筛子,或许不合适,这样说吧,若说中玄大陆是口井,像你们这些界子所在的外界,根本就是井身四面的砖石中的缝隙。现在,你该明白中玄大陆是个怎样的存在了吧。”

    许易默然,徐公子的比拟最有浮夸,却极是形象,至少许易大概弄清了中玄大陆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大越所在的那界,相比中玄大陆又是怎样的存在,以及其余外界,又该是怎样的存在。

    沉默片刻,许易又道,“你说我是界子,是不是穿入此界的,都是界子?”

    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界子”这个挺起来,拉风至极的称呼,有着某种天命所归的神圣,抑或是自带了某种其妙光环。

    徐公子道,“确是如此,不过那些靠附以尾翼穿入此界的除外,界子唯赠靠己身本事,穿入此界的,是不是觉得这个称呼有些大?”

    许易点头。

    徐公子道,“如此称呼是有原因的,绝大多数被证实的界子,在此界的成就都很显赫。甚至数百年前,有两位界子成就了路尊之位,界子之名因此二人而兴盛。现在,你该知道界子之名虽然浮夸,却有几分名副其实了吧。”

    许易不置可否,“不过是优中选优,侥幸脱出亿万生灵之辈,有些发展,也是正常,算不得什么。”

    他当然听得懂徐公子的话。

    所谓界子,实则就是像他这类把握了际遇,穿入中玄大陆之人。

    而像他这般人,在原来的界面,自然是一时之雄,否则也轮不到他们成为穿入外界的幸运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