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十八章 风系

    他实在弄不明白,为何符纸无人竞拍,且他竟得风系符纸,高冠老者也有别于拍卖的正常流程,完成了成交。

    许易的疑惑并未持续多久,当一枚印着火焰标志的青色灵石,被摆上了拍卖台,高冠老者介绍了此为火系灵石后,终于放开了声道。

    声道才放开,顿时各种声音涌来,出乎意料,没有惊诧这火系灵石的,尽皆是冲他来的。

    “到底是哪位朋友拍了风系符纸,我烈火堂愿以长老之位,虚席以待。”

    “天下会太不规矩了,凭什么屏蔽房号,到底是谁拍了风系符纸,必须道出来。”

    “烈火堂不过一级小门小户,区区长老之位也敢开口,我古峰门愿以执法堂首座之位相赠。”

    “…………”

    出乎意料,所有的声音分作了两部分,一小部分喝骂天下会不守规矩,一大部分询问拍得风系符纸道友的房号。

    纷乱持续了足足半盏茶,叮咚一声,高冠老者再度关闭了声道,“诸位道友,大家的话,老朽都听到了,无非是想知道拍得疾风符道友的信息,可诸位道友想过拍得风系符纸的道友,是否愿意亮明了,若是道友愿意亮明身份,老朽绝不阻拦,现在老朽放开声道,请该道友说话。”

    随即,声道放开。

    许易失心疯了,才会自白身份。

    他已经弄明白了,为何金木水火土雷,六系符纸,皆无人竞拍。

    分明是符师太过稀少,以至于到了凤毛麟角的地步,这点倒和大越一般。

    他更是弄清了高冠老者在无人认拍的情况下,依旧要拍到最后一种属性符纸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引蛇出洞。

    不幸的是,他便成了那条被勾引出洞的蛇。

    “十息过去了,那位道友依旧不愿说话,这下诸位道友无话可说了吧,保证每位道友的隐私,是我天下会的职责之一,还请诸位道友见谅,现在起拍的是火系灵石,火系灵石,火灵之精,广泛食用火系法宝,珍贵非常,起拍价一千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灵石……”

    许易原以为适才火系灵石露面之际,无人关注,此火系灵石多半不是很抢手。

    岂料高冠老者话音落定,屏幕登时刷刷现出一排数字。

    半盏茶后,这枚火系灵石竟以两千六百枚灵石的天价成交,还超过了中品灵石的成交额,叫许易大概认识了五行灵石的珍贵。

    在火系灵石竟拍结束后,又有水系灵石出现,最终拍得两千五百枚灵石。

    许易原以为土,木,金三系灵石也会现身,岂料,却未有出现,下一刻,拍台之上,再度现出一枚青色灵石,一缕风旋的标记分外醒目。

    许易精神大振,他入手风系符纸,正为策划风系符篆。

    在未筹谋到远程攻击宝物之际,若得风系符篆,也能勉强堪用。

    说到底,他也只是策划,但因制符,并不是只有符纸便成,还需要灵气,寻常灵气为引,风系灵气为根,结以符纹收束符纸中,才得一枚符篆。

    其中过程,说不出的复杂。

    他却未料到,风系灵石便在此处降临。

    半盏茶后,许易的脸上写满了失望。

    一千灵石的起拍价,到得终点,竟拍到了三千灵石的价格。

    购入济魂液后,他不过剩了两千出头的灵石,三千灵石,远远超出了他的所有,他只好忍痛放弃。

    这种见宝物,而舍弃的感觉,他许久未曾有了。

    冰冷的现实,让他终于开始正视现实,他不在是大越界内,呼风唤雨,拥有过亿身家的超级强者,从而今起,又得精打细算,分毫必争。

    “……下面是本次拍会的最后一件拍品,开智巅峰的星辉蛇……”

    最终此条境界堪比金雕大王的天妖,以五千灵石的天价成交,许易却丝毫兴致也无。

    拍卖结束,他取出存储器,出了石室,忽的,存储器上现出一条灰色箭头,却是指向着道路。

    沿着箭头指向,穿过无数转角和暗道,半柱香后,又来到一座石室前,门牌标着“兑宝室”。

    有了经验,许易兑宝交易,完成的极是利落,不过数十息,一瓶一百八十滴的济魂液,一块面上刻录着两千的银亮晶牌,和一个装有八十枚灵石的墨色袋子,落入他掌中。

    那块银亮晶牌,他听李三讲过,乃是北境圣庭通用的灵石存储器。

    面值自五百起,至百万终,能在各大商会、钱庄通兑出灵石。

    彼时听闻,许易丝毫不觉诧异,有一统的修炼界,出现统一的衡货,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一枚灵石虽小,若以百千万计,也是晃花眼目,极难清点的数目,出现统一的衡货,乃是必然。

    收起两千的灵牌,和灵石,许易取出济魂液,当先送入两滴入口,随即收起,继而,运转皇玄机传授的观想法门,一轮血月出现在脑海中。

    济魂液如雾扩散,灵台之中,一片清凉,疲乏欲死已瘫倒在地的阴魂,得了济魂液,顿时精神为之一震,盘坐在地,渐渐模糊的轮廓,有了一二分分明。

    打穿入此界,他的阴魂始终处在极度疲乏状态,穿入之时的数道分魂,给了他勉强才稍稍恢复的阴魂,极大的创伤。

    一路坚持,到得此时,他的阴魂既已到油尽灯枯的地步。

    如今好容易得获济魂液,也顾不得场合不对,第一时间进补。

    且他知晓,定有人寻他,与其被人牵着鼻子到处走,不如在此等候。

    两滴济魂液飞速消耗,许易再度补入两滴,待得药力化尽,他终于有了精神一震的感觉。

    忽的,感知之内,有人行来,当下,他鼓胀气血,面部再度一变,由先前的黄脸汉子,化作了红脸青年,忽又想到,号牌乃是老头子派发,存储器也是从老头子处得知,此二者不变,要锁定他身份,自是易事,变化面目也是无用

    十息之后,门外有声传来,“贵客远来,未曾远迎,还请当面恕罪。”(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30 02:1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