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十章 总晶核

第二十章 总晶核

    念头一转,许易道,“你二人甚和本尊脾气,本尊也就直说了,实不相瞒,本尊出身不世出的门第,今次才是本尊修为大进后,头一遭入世,中玄大陆的许多规矩,道理,以及修炼的常识,皆是不懂,烦请你二位开解一二。”

    这番解说,才成功消解二人的疑惑,二人又是一番掬让,连道不敢。

    许易指着老头道,“怎么一听说我要试练符篆,你便知道我的修为。”

    苏老头哑然,没想到许易竟问出这么个问题,忽又见方掌事连连使眼色,催他速说,赶忙道,“此事太容易了,因为只有阴魂的韧度到达了三阶,才能控制分魂绘制符纹,而阴魂的韧度达到三阶,至少要感魂后期的修为。故而,晚辈知道了前辈的修为。”

    “果然如此。”

    许易默念一声,又道,“莫非绘制符纹,对阴魂韧度的要求极高,那本尊可否这般理解,阴魂的韧度越高,便意味着绘制符文,相对来得越容易?”

    “正是如此,阴魂韧度决定了分魂紧凑与否,分魂越是紧凑,便越是好操控,便如人分持草,木,书写,定然是持木更加容易掌控。”

    苏老头解说得极为形象,许易瞬间领悟,心下越发欢喜,又道,“不知贵会可有关于绘制符篆之术的秘本?”

    此话一出,方掌事和苏老头面面相觑,窥见许易眼神陡然凌厉,方掌事忙道,“前辈久不出世,果真对符篆之事,所知不多。当今之世,奇符之所以珍贵,除却威力绝大,能够瞬发两大因素外,最重要的还是稀少。”

    “为何稀少,一者,绘制符篆,对修行的要求极高,非得阴魂以上方能为之,越是高阶的符篆,所需的修为便越高。”

    “二者,绘制符篆,对天赋的讲求也极高,有的大能之士,修为高绝,偏偏绘制不好一张符纹,又如何说。”

    “三来,也便是某认为的限制符篆稀缺的最大因素,乃是符篆之术,被上层顶尖人物控制,符篆之术,几不传世,凡偶得一二术者,无不引此为奇术,珍而重之,再不外传。”

    “如是几方限制,便造就了修炼界一符难求,出则哄抢。”

    许易这才明白为何先前他一拍下水系符纸,会引发如此震动,实在是符师太过稀少了。

    “如此,多谢二位了。”

    许易打算告辞。

    方掌事慌忙道,“晚辈先前所承诺的,依旧奏效,只要前辈炼出了奇符,鄙会全力满足前辈的要求,包括,包括……转生丹!”

    方掌事咬咬牙,艰难地道出“转生丹”。

    许易眉心陡跳,“你有此丹!”

    方掌事道,“晚辈没有,但晚辈想只要总会尽力,此丹总能为前辈寻来。”

    “如此甚好,本尊告辞。”

    许易移步便行。

    “前辈且住!”

    方掌事叫住许易,吩咐苏老头数句。

    许易听得分明,却是叫苏老头去取几件物什。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苏老头折进门中,手中捧着个四方盒子,恭敬递到许易身前。

    方掌事笑道,“区区薄礼,不成敬意,相信前辈用的上。”

    许易结果方盒,打开,却见里间,躺着数本书,几个瓶子,外加一块骷髅令牌,以及数张青色符纸,却未有属性标记。

    方掌事道,“前辈初来乍到,对此间风物,恐不了解,行事起来,多不方便,晚辈赠送的几本书,皆是此间常识,风土人情,山河地理,珍宝,势力,皆有涉猎,虽然粗浅,料来或有助益。”

    “几个瓶子装得皆是清神丹,此丹对长时间耗神,恢复精力有奇效,前辈若是试制符篆,或有小助。”

    “那些青色符纸,前辈也见了,没有五行属性标记,乃是废符,虽是废符,却可用来试制符纹,增加成功率。”

    “最后,那枚镌刻着骷髅的令牌,其中功用,赠与前辈的书中,皆有详述。”

    “此数薄礼,还望前辈勿以鄙薄,还请笑纳。”

    许易真有些感动了,转瞬便能想的如此之细,难怪此人才凝液巅峰修为,便做到了掌事的位上。

    “方掌事厚情,本尊愧领,必有后报。”

    许易丢下一句,心念一动,将盒子纳入须弥戒中,径自去了。

    足足过了半柱香,闷坐不语的两人,方才有了声音。

    “老苏,你怎么看?”

    方掌事问道。

    苏老头道,“放长线钓大鱼,咱们的本儿下得虽然太大,但就凭此人说在试练符篆,至少证明此人有符术,即便一时不成,总值得一搏,若此人真成就符师,肯出售与我天下会,我天下会必定在诸多商会中,一飞冲天。此皆掌事之功。”

    苏老头悠然神往,双目放光。

    方掌事道,“此是一节,我问你看此人,到底是何来路?”

    苏老头略略沉吟,猛地一惊,“掌事您是认为此人在说谎,根本不是什么不世出世家走出来的?是了,是了,如今我中玄大陆修炼繁盛,有哪个世家会蠢到固步自封,避而不出,即便真有此等世家,当有传承,怎会有对此界如此无知的弟子。呀,莫非此人乃是界子。”

    方掌事点点头,“多半如此!”

    苏老头打个冷颤,“若是如此,淮西府只怕多事矣。”

    “天下何时少事,他若是界子正好,无依无靠,我天下会反而多了机会。”

    方掌事豪情飞扬。

    苏老头骤然想到那白生生的招魂幡,依旧通体发麻。

    就在这时,滴滴两声,方掌事腰间的玉佩响了,他面色立时一变,在玉佩正中的凸起按了一下,不多时,一个华服老者疾步匆匆,撞进门来,“掌事,祸事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

    方掌事心下一掉,这华服老者正是天下会在离火城分会的大掌柜,连他都说是祸事,其事必定非小。

    大掌柜仓皇道,“上头传下令来,要咱们准备销毁影音珠的总晶核,择日会派下人来,亲自监督,且严令咱们密切配合。”(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01 06:0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