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十五章 渠道

第二十五章 渠道

    方掌事为取信许易,甚至不惜将许易界子身份吐露。

    许易暗暗震惊,心道人心难测,谁又是简单人物。

    “多谢方掌事见告,本尊自会主意。”

    他何等心智,一观方掌事形态,便知他打的什么主意,便顺水推舟应下,按他的本意,又岂是故意炫耀,若非为了那转生丹,他如何会弄险。

    既然方掌事如此举措,却正合了他的心思。

    “不知转生丹方掌事可能取来,哪怕是消息?”

    兜了片刻圈子,该验证的验证了,许易直奔主题。

    方掌事道,“在下绝不敢乱言,不过,此事尚须报告给鄙会顶层,方某不敢自专,前辈放心,方某作保定不叫前辈失望便是。”

    有了许易三枚风符,或者说间接抓住了一个稳定的供应奇符的渠道,方掌事腰杆无比硬挺。

    他有自信凭借着三枚风符,震动天下会的最顶层,当然,供符渠道,也便是许易的情况,他是无论如何不会泄露了。

    如今在他看来,许易的奇符,便是他掌握的最大的财富,无论如何不会与人分享。

    至于他对许易承诺的转生丹,并非空头支票,一旦天下会不应他所请,他便引着许易转投他处,就凭这三张风符,到得何处,都得被奉为上宾。

    许易伸手有请,方掌事取出一枚影音珠,催动掌力,转瞬便将三张风符记录,“前辈少待,晚辈去去就来。”

    许易点点头,方掌事火速去了。

    一盏茶未凉,方掌事折了回来,面色有些阴沉。

    “莫非出了岔头?”

    许易心头闪过一丝阴霾,“可是未有转生丹的下落。”

    方掌事摇头,“转生丹不止有了下落,而且已有了,只是持有人非要见前辈,才肯拿出转生丹。”

    方掌事恼火便恼火在这里,当他将影音画面传入天下会高层时,几位天下会的大佬险些炸开了锅,流水价的允诺,朝方掌事笼罩,几位正副会首更是当即决定,吸收方掌事进入决议层。

    无他,实在是方掌事带来的这个渠道,太过重要。

    众位天下会高层俱是浸透人心之辈,知晓一块肥肉已落入方掌事口中,若想虎口夺食,弄不好就得鸡飞蛋打,当务之急,却是尽可能稳定方掌事的心,唯一的办法,便是许出利益。

    对于方掌事通报那位可能成为稳定奇符渠道源头的神秘人所请,天下会众位高层几乎是异口同声应承了,并发动了全部资源,去搜罗转生丹的下落。

    说来还是方掌事把事情想得简单了,或者说他所在的层次还是太低,他原以为以天下会的庞大根系,搜罗一枚恢复生命源力的丹药,还不是手到擒拿。

    却未料,天下会在他眼中拥有了不得的资源,可实际上距离更高层级的商会,还差了数阶。

    天下会动用全部力量,短时间也无法搜罗到转生丹。

    这下,天下会众位大佬开始着急了,方掌事更是急疯了。

    他可是信誓旦旦在许易面前许下的承诺,结果这么点小事都办不了,还谈什么长久合作。

    他素来引以为豪的身份,现在看来像个笑话。

    天下会一众大佬一着急,不顾方掌事要求的严格保密,竟拿了符篆的影音开始在交易渠道类散发,所要者唯转生丹。

    天下会找不到转生丹,说穿了,只是因为所处的层次太低,而三张奇符的影像,便成了沟通高层的桥梁。

    果然,影像才散出,收到的回复无数,有怀疑,有质问,有求购,不一而足,却决然没有转生丹的下落。

    就在方掌事行将崩溃之际,一段影像传来,却是一枚转生丹的影像,对方唯一的要求,便是要亲自参加交易。

    如今,天底下最怕许易曝光的不是许易,而是方掌事,听得此消息,他暴跳如雷,偏生毫无选择,唯有妥协。

    当即,火速来寻许易,做好防备措施。

    听得前因后果,许易却是松了口气,相比暴露,他更怕转生丹毫无下落。

    再说,此刻,隐体丹尚在药效发挥期,此番面目不过杜撰,又何惧与人接触。

    方掌事却焦躁难安,再三嘱咐许易小心,千万小心,若是可以,他愿意代为交易。

    许易知他所虑,笑道,“对方既然提了这般要求,定有其目的,若不让其满意,本尊也拿不到转生丹。方掌事放心,不管将来情势如何发展,本尊一定会在天下会定期出手奇符,总不叫掌事白忙便是。”

    透过此事,他也大概知晓了这看似无比庞大的天下会,在整个修炼界所处的层级了,原也无须买好方掌事,可他行事向来恩怨分明。

    况且,他初到此界,人生地不熟,方掌事此人虽急功近利,却也是个伶俐人,尤其是如实告知了天下会求取转生丹之事,不文过饰非,颇有一番赤诚。

    有些事,就熟不就生,许易并不打算盲目扩大自己的接触圈子,有些不好办的事,交给方掌事,料来比他自己操心费力要合算得多。

    方掌事千求万求,等得就是许易的这个承诺,他最怕许易扩大交际圈,尤其在看清了天下会真实面目的当口,若真如此,他的一番辛苦,可就付诸东流了。

    他却没想到峰回路转,许易竟是如此善解人意。

    “前,前辈……”

    方掌事激动不已,“今后前辈的事,便是方某的事,前辈但有所需,方某必尽全力。”

    许易摆摆手,“有此一句便够了,不知那人在何处,到底何时到来。”

    方掌事道,“我实也不知,对方只传讯要咱们别找下家了,便断了联系,想来就在这一两日到来。”

    当下,方掌事便张罗着许易住下,许易才在一间暖阁躺下,门便被敲响了,开门一看,却又是方掌事。

    “来了,交易的人来了,要求见前辈。”

    方掌事尽量控制着不让声音显得颤抖。

    许易不惊反喜,他最不耐烦空等,当即便随方掌事一道出门。

    半柱香后,两人进了间密室,里头已有一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