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十六章 斗笠人

第二十六章 斗笠人

    那人罩着一件黑色斗篷,浑身气血,精神皆被一层浓雾笼罩,一看便知是服了隐体丹。

    服用隐体丹,还要罩着斗篷前来,足见此人极不希望身份曝光。

    方掌事简略地替二人作了介绍,说道,“尊驾可将转生丹带来了”

    那人却不说话,许易却能感觉到一股极强的目力,在自己周身上下扫描。

    “是你绘制的那三枚风符?”

    斗篷人发出沙哑的嗓音,根本不理会方掌事。

    方掌事微有愠怒,“是阁下要求当面交易的,不知转生丹可带来了,不见转生丹,我看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斗篷人仍不说话,笼在套子里的手掌伸出来,一枚青耿耿宛若婴孩摸样的丹药现在掌中。

    “正是转生丹!”

    方掌事脸放欢喜,低声说道,似在提醒许易。

    “尊驾信人。”

    许易淡淡一句,压住心中激荡,三枚风符现在掌中。

    方掌事道,“不知尊驾想要如何交换,三枚风系奇符,一枚入阶,两枚虽未入阶,既然成符,威力自不待言。转生丹虽是回补源力的灵丹,但比之奇符,恐怕略有不及,不如一枚转生丹兑换一枚未入阶的风符如何。”

    既已得许易承诺,寻了机会,方掌事自要展现自己的作用。

    斗篷人仰头而笑,声如裂帛,不知喜怒。

    反弄得方掌事无比尴尬,却不知哪里说错了,有道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你开价便是,怎就剩了冷笑。

    “世人多愚,以愚传愚,转生丹的妙用,其实尔这凡夫所知晓的。”

    斗篷人指着方掌事道。

    方掌事强掩窘态,“书中有载,转生丹乃是修补受损生命……”

    斗篷人挥挥手,“书里的东西,若都是真的,天下人早就全登仙了。”

    话罢,冲许易抛过一张锦绸,绸上录着文字。

    许易接过展开,内里正是录着转生丹功效,和使用法门。

    “生而再生,夺天补漏。”

    但此一句入眼,许易便意识到此转生丹,果真不只是重塑生命源力那般简单。

    尤其是“夺天补漏”此句,他曾听老苍头喟叹过,说凡人受孕成胎,降生之初,便因剪断脐带,脐血大损,而至先天失元,唤作天漏。

    而转生丹若重塑生命源力,能够夺天补漏,那真是神丹之属。

    唯因无漏之身,几不存在,老苍头却感叹过,若真有无漏之身,当是天生的修行圣子。

    若这转生丹真有夺天补漏之功,怎么珍贵也不过分。

    窥见许易神色,斗篷人沙哑的嗓音再度响起,“阁下倒是个识货的,阁下说这笔交易如何做?”

    许易识货不假,却初来乍到,根本弄不清三张风符,和这转生丹,该是怎样的一个价值对比。

    他隐隐绰绰有些猜测,只怕三张风符绑在一块,也不及这枚转生丹价值高。

    不知道如何判别,许易却精通踢皮球,“还是尊驾说,实不相瞒,某虽求这转生丹,却也只知其存亡续绝之功,旁的并不清楚,尊驾的宝贝,值得几何,阁下最清楚,相信以尊驾的身份,也不会大言诳人。”

    斗篷人哈哈一笑,声如金铁摩擦砂纸,“你倒是实话实说,某也就不兜圈子了,此一枚转生丹,其价值,远远不是区区一阶奇符,所能度量的,想要交易,靠阁下的三张符,却是痴心妄想。”

    方掌事面目陡变,沉声道,“阁下好没由来,要交易的是阁下,说不配交易的还是阁下,阁下总非是闲来无事,要消遣我等!嘿,转生丹到底多不凡,也只是你自吹自擂,说什么一阶奇符都换不来,这牛皮可是吹破天了。一阶满级符也换不来?”

    一阶符乃是青色符篆,符篆的属性印记,自在符篆的右上角显现,一旦符篆制成,属性标记点亮,按符篆的威力,属性标记点亮的颜色又不相同,分作金紫黑白青五色。

    所谓一阶满级符,便是一阶符中威力最大的,属性标记被点作了金色。

    此等符篆,方掌事便连听也不曾听过,要说换一枚在众人口中并不如何厉害的转生丹都不得,他是决计不信的。

    “阁下怎么说?”

    斗篷人再度无视了方掌事。

    许易道,“是尊驾有话要说吧。”

    斗篷人短时间赶来,肯定是动用了传送门,如此大费周章前来,必有所求。

    先见三张风符影像,而决议前来,再见三张风符真容,却说不够资格交易,其中岂能无说道。

    斗篷人道,“阁下是聪明人,当真聪明人,某便不说废话,问阁下个问题,此三枚风符,可是阁下亲自炼制。以某之见,这个问题决定着某和阁下的会面,是否有必要划上休止符,阁下慎重回答。”

    “是某所制。”

    许易干脆利落地给出了答案。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至少现在隐瞒没了意义,对方不冲风符而来,必定冲符师而来,若是否认,立时就没了谈判的余地。

    “烦请阁下一试。”

    斗篷人掌中现出一枚试练符。

    显然,唇舌不足以论真。

    当即,许易分出阴魂,直趋试炼符,按脑海中的观想,轻松刻下一缕符纹,立时收手。

    “行云流水!”

    方掌事失声惊叹。

    虽然不精通制符之术,方掌事好歹听过制符之难,一缕符纹的刻录,是何等艰难,哪像此人,瞬息挥就。

    斗篷人怔怔半晌,似乎失去了反应。

    “不知尊驾还有何疑惑,烦请一并道来。”

    现在,许易不光想得到那枚转生丹,还想知道这斗篷人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某已无惑,现在可以交易了。”

    斗篷人声音依旧沙哑,看不出喜怒,心头实已沸腾如海。

    他之所以寻来,全因见了那三枚奇符的影像。

    旁人看不出三张奇符的影像,有何奇异之处,落在他这行家眼里,却称得上惊世骇俗。

    三张奇符,符纹之意,连绵如一,分明是一气呵成。

    须知分魂极难,成一符,对阴魂韧度的要求已是极大,连续成就三道奇符,先不问奇符威力,但是这恐怖的灵魂韧度,已罕见至极。(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04 06:0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