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三十二章 强大阴尊

第三十二章 强大阴尊

    许易知晓这回能逃出来,已是幸运无伦,若非那白衣男子太过在乎柳向道,急着收拢阴魂,他恐怕已魂归西天了。

    这人至少已拿回了地魂,成就了阴尊。

    许易大概评估出了白衣男子的境界。

    转念又想到白衣男子和柳向道的变态情义,心知此人决计不会善罢甘休,心头一紧,再不敢耽搁,赶忙划破柳向道中指,取出三滴血液吞下。

    心头一凉,拨开衣衫,先前中一血杀留下的可怖血痕,皆已消失,这要命一血杀毒,终归是解开了。

    随即,他又挥动珊瑚角,割取了柳向道的须弥戒,正想常识破开禁制,猛地想起那白衣男子的凄厉嘶嚎,心下一掉,又深深忌惮此人修为,不敢在此迁延,脑中翻转数下,便有定计,催动机关鸟,朝西狂飙。

    一口气又奔出上百里,远方一座巍峨青障横亘眼前,沙汰谷遥遥在望了。

    此沙汰谷,正是淮西府此次武禁开解的圈禁之地,亦是许易传入此界,最先坠落的地方。

    只不过他挟持徐公子逃出沙汰谷时,向南边穿出,此刻,他是由西穿入。

    选择沙汰谷这是非之地,做暂时的容身之所,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沙汰谷中,武禁开解,强者云集,许易孤身入内,又无臂助,可谓凶险异常。

    可相比那可怖的白衣男子,沙汰谷中,又安全了太多。

    至少据他所知,沙汰谷范围内,感魂中期以上的强者,是绝对无法进入的,他宁愿在沙汰谷中血拼,也绝不愿像泥土一般,被人碾成尘埃。

    见得沙汰谷,许易抽紧的情绪,陡然松懈,下一瞬,背脊的汗毛乍起,头颅下意识地外泄,灵台中的阴魂小人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痛倒在地。

    许易扭头看去,一尊玉马隔着数百丈,流光一般追来。

    先前扎中他头颅的,正是一根是木棍,已化作齑粉。

    区区一根木棍,便险些令他破碎了魂衣,阴魂受创,他简直不敢想象如何和这等猛人战斗下去。

    他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手上丝毫不慢,赤红机关鸟的遁速,瞬间拉到极致。

    岂料,玉马来势不减,宫绣画掌中一柄血色长刀,两枚青色法纹绽绽,凝空一划,巨大的刀意瞬间生成。

    嗖!

    一瞬数百丈,犀利的刀锋透过无尽空气,虽急速摊薄,杀意不减。

    许易才腾开三百丈,刀意已到,噗嗤,以他强韧锻造的魂衣,也瞬间破碎,刀意直斩在肩头,堪比金铁的身子陡然裂开。

    许易闪电一般,吞下源丹,可怖的伤势还没爆开,体内便爆发出浓烈的生机,暴兕的心血瞬息爆发出强大的生命源力,两相叠加,许易身子终究未裂开,只是肩头现出一道可怕的伤口,缓缓愈合。

    一连两击,头一击,许易的魂衣,没有破碎,已让宫绣画大为惊诧。

    再到他催动二阶法器虐魔刀,许易中招,依旧不死,则彻底颠覆了宫绣画的认识。

    他这虐魔刀,配合阴魂激发,威力绝伦,便是如他一般成功捉拿地魂的阴尊,生受一击,也必然重伤,想那狗贼不过区区凝液蝼蚁,怎么,怎么可能扛得住这削山填海的一击。

    宫绣画临战经验丰富,稍惊即止,掌中虐魔刀便要再度挥动,就在这时,许易掌中白幡显现,阴魂连续分出三道阴魂,打入幡内,白幡陡放毫光,幡体招摇,一道黑雾猛地刷出。

    先前,许易击出招魂幡,收取柳向道阴魂,宫绣画只觉此幡邪异至极,兼之许易立时遁走,宫绣画根本没来得及察辨法纹。

    此刻,招魂幡再度显现,毫光大放,三道法纹熠熠生辉,他简直要惊爆眼球。

    阴尊境持两阶法器,凝液境拿三阶法器,这是阴阳倒转,乾坤逆乱了么?

    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此人竟能催动三阶法器,凝液境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阴魂?

    心头惊涛骇浪,宫绣画掌中丝毫不慢,催动虐魔刀一连打出两道攻击,惊人的刀意,连连斩向招魂幡刷出的黑雾。

    那浓郁的黑雾,让宫绣画本能的赶到厌恶,还未靠近,古怪的吸力,已让他自从吸收地魂后稳如磐石的阴魂,有了躁动不安的倾向。

    随着黑雾的越是靠近,这股躁动不安便越是浓烈。

    他甚至不敢想象,一旦让这黑雾卷中,会有怎样可怕的后果。

    “这莫非是天意!”

    许易这妖孽般的凝液小辈的出现,让他开始怀疑柳向道的死,是贼老天故意作弄他的。

    却说两道刀意斩中黑雾,刀意瞬间消弭,黑雾迅速淡化,依旧朝宫绣画卷来。

    短时间内,宫绣画也催不动第三刀,只得横身避开,心下对许易大起忌惮。

    他原以为,许易会乘胜追击,岂料,许易一拍机关鸟,亡命遁逃,整个身子竟是低低伏在机关鸟上,摇摇欲坠。

    “好狗贼,竟是勉励而为,再发不出第二击。”

    宫绣画大怒,深恨自己竟对这蝼蚁起了忌惮,这等法宝,蝼蚁邀天之幸,能催动一击,焉能运转由心。

    宫绣画凝聚刀意,彻底将最后一抹雾气消灭,一拍玉马,飚若狂风。

    他能一路追寻到此处,却和许易聪明人所见略同,都知这沙汰谷是此番追杀,是生是死,是成是败的一条分界线。

    玉马有中品灵石提供灵力,也只逊色风符一筹,却是赤红机关鸟拍马也难及的。

    只一瞬,宫绣画便和许易拉近了三十丈,忽的,赤红机关鸟陡然停住,宫绣画心下一惊,他实在有些摸不准许易到底有多少毒计,杀招,下意识地便要催动虐魔刀,不管那狗贼有多少毒计,进攻总是没错的。

    不待虐魔刀催动,宫绣画只觉灵魂深处一酸,随即又是一麻,巨大的阵痛传来。

    却是许易催动了荡魂钟,唯因他知晓就这般猛冲,虽距离沙汰谷的青幕不过百丈距离,却必定成为隔绝生死的距离。

    是以,他不惜重伤阴魂,强行催动他所能展现招魂幡的最强攻击状态,震慑了宫绣画的嚣张气焰,为遁逃赢得了时间。(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07 08:1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