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三十三章 脱身

第三十三章 脱身

    而许易知道,以这白衣男子的实力,跨越这百丈距离,未必便是难事。

    故而,许易不得不暗自备下二次攻击的后手,趁着宫绣画杀气腾腾之时,悄然催动荡魂钟。

    他心中极是有数,以这白衣男子的修为,决计不是荡魂钟能伤的。

    可他此刻,哪里还想着杀伤宫绣画,只想着速速奔命。

    荡魂钟杀伤不能,震动阴魂却是易事,只需这稍稍迟滞,便是他活命之机。

    钟声才起,许易身影已化作流光,直射远方后厚重的青幕。

    宫绣画才控住心神,许易已遁到了青幕前十余丈,他便有玉马如风,再想追之,已是不及。

    眼见得许易投入青幕中,消失不见。

    霎时,宫绣画心头被浓烈杀意遮掩的极致痛苦,爆发了。

    往事一幕幕,影音如昨,转瞬又如云烟散去,他伸出手,想要抓住柳向道丰神如活的影子,触手的是无尽的虚无。

    他伏在地上,纤纤玉手深深插进石土中,痛苦的嘶嚎,忽的,又干呕起来,好似在呕出灵魂。

    哭号许久,哀意稍遣,杀意骤浓,宫绣画青筋暴凸的脸上,极度扭曲,仰头看天,祝祷道,“柳郎,你放心,我会让这贼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坠于阴哭鬼坛,日夜受万鬼撕咬,永世不得超生。”祷罢,俊目怨毒地盯着许易消失的方向,“狗贼,你以为躲进这沙汰谷便安全了,自今日起,我要你活在无尽的恐惧和悔恨中。”

    身形一展,宫绣画来到先前,许易受他虐魔刀击中的地方,寻获一把染血的泥土,大手一搓,泥土瞬间消失,一滴血珠现在他掌中,却见他取出一叠杏黄纸来,中指破开,以血为引,在杏黄纸上勾勒数道,又猛地将那滴血珠打碎成一道极细的血雾,喷在已化作青赤的杏黄纸上。

    随即,宫绣画腾身而起,傲立于巨木之巅,随风摇摆,痴痴如石。

    半个时辰后,一架龙舟破空而来,巨大的舟体,排得空气,冲得天上的云朵,堆出雪浪。

    龙舟的巨型桅杆上,一张巨大的金龙旗帜,猎猎飘飞,巨大的“天一”二字,生着眩光,让人不敢目视。

    宫绣画轻身一展,跃立龙首,舟内二十余人,尽皆拜倒,“参见少主。”

    宫绣画却不答话,怔怔看着众人,熟悉的面孔,又勾起了他的回忆。

    “少主,您离开多日,掌门已生气了,咱们天一道和巫神教联姻之事,已迫在眉睫,您在这个时候不辞而别,掌门气得把盘龙琉璃盏都给摔碎了。”

    一个锦袍中年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吧嗒一通。

    “摔了一个破琉璃盏,也值得你来我面前放屁?你知道我最珍贵的宝物,也被人摔碎了么?”

    宫绣画清冷的面目,绽出渗人的笑来。

    锦袍中年大急,“少主,掌门真的着急了,此次蒙少主召唤,掌门特意派在下前来,正是”

    “他着急了,那就让他去死!”

    宫绣画终于爆发,随手一掌,锦袍中年被击飞了天,半空中鲜血狂吐不止。

    “我的柳郎死了,你们可知道,我的柳郎死了”

    宫绣画状若疯癫,仰天怒号。

    众人闻声,无不巨震,跌落在甲板的锦袍中年本内火狂涨,打算暗中传讯掌门,此话入耳,他的火气瞬间消失尽,只剩了庆幸。

    实在是这位宫少主的性情,实在太怪诞了,不发疯时,便是生人勿进。

    一旦发疯,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天一道的掌门,在他口中也不过是“老不死的”。

    惜乎这位少主天赋绝佳,修为直追掌门,为淮西府有数青俊,闻名四方。

    天一道合派奈何不得他,掌门也视其为攀登武道巅峰之人,罚不动,骂不赢,只有任他去胡闹。

    唯有柳向道,乃是此魔头克星,两人的畸恋,举派皆知,却都故作不知。

    每每宫绣画闹将起来,不可开交,柳向道一言,风波即平。

    如今,柳向道竟然身死,这是何等可怖的消息。

    当年,派中一位久闭死关的长老,消息闭塞,出关后,因某事拿柳向道作伐,不过喝骂数句,让这位宫少主得知,当夜上门拜访,次日一早,该长老的人皮就挂上了洞府外,作了血旗。

    皮肉喂了幽鬼,阴魂沉入阴哭鬼潭,日日受阴鬼噬咬,鬼哭经年。

    如今,柳向道竟死了,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位少主会如何发疯。

    “是哪个狗贼干的,便是府中也得给我天一道三分薄面,到底是哪个混蛋干的,朱某非把他肠子掏出来晾晾。”

    锦袍中年直挺挺站起,冲到近前,方脸鼓胀成球,似是愤怒到极点。

    众皆醒悟,同仇敌忾,扬言灭杀之声,直冲云霄。

    宫绣画素手一扬,二十余张杏黄纸符,分落于诸人手中。

    “追踪符!既有此物,料来贼子便是隐入茫茫人海,也别想逃脱。”

    “少主,何不传讯七大宗门,合众力追寻,即便淮西府广大,我等七派合力,不怕那恶贼逃到天上。”

    “正是如此,其余一二级小门派,也可传讯,料来这帮人不敢不出力。”

    “”

    宫绣画俏面如霜,伸手一指,“此贼已遁入沙汰谷中,你等入内,将人给我带回来,能抓活的最好,我要用这一辈子和他好好做个游戏。”

    怨毒的诅咒,让众人忍不住直打寒颤。

    “沙汰谷?莫非拿狗贼连阴尊修为都不到!”

    锦袍中年惊声道。

    适才,为怕宫绣画发狂,诸人尽皆表态,好似抓拿凶手易如反掌,实则尽皆暗自打鼓。

    单不提宫绣画,便是柳向道亦是名震淮西的感魂中境强者,甚至被誉为阴尊以下有数人物。

    更何况宫绣画乃是阴尊修为的超级强者,实力强横,那人在他眼前,杀掉柳向道,该是何等可怖的手段。

    故而,齐声表态之后,众人尽皆出主意,要集合中力,实在是怕重担全让自己等人担了,届时,调子起高了下不来台是小事,连累自己平白丢了性命,那真是天大的冤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