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三十四章 重赏

第三十四章 重赏

    此刻,听宫绣画说那人躲入了沙汰谷,众人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狗贼不过凝液小辈!”

    更大的惊雷落下。

    一红服青年甚至壮着胆子道,“少主,您,您定然是在和我们玩笑,定是让柳师兄藏了起来,好作弄咱们。”

    此话一出,众皆醒悟,以这宫少主的脾性,这种促狭整蛊,还真就不是做不出来。

    紧急召唤二十余感魂中境强者至此算什么,瘫痪大半个门派运转,又算什么,只为博那柳向道一笑,这位宫少主什么事做不出来?

    越想越觉有理,竟有那赶着捧臭脚的,上前溜须,故作抱怨道,“少主忒也歹毒,一句话害得咱们抛了多少事物,急急赶来,说不得此刻掌门气得大发雷霆,又摔了宝物。”

    这位明显是熟谙宫绣画脾性的,越是将他说得邪恶,这马屁便越是拍得到位。

    自以为得计,岂料,此话一出,宫绣画玉掌抽来,径直将他抽飞,怨毒地道,“够给老子滚去找人,遍传沙汰谷中所有人,凡杀那狗贼捉得阴魂者,赏武令一块,灵石千枚,凡生擒那狗贼者,赏武令两块,中品灵石一枚,你等也是一般,若是建功,必有重赏!”

    此话一出,满场一片肃杀,再无人废话,嗖嗖,二十余道虚影闪电一般御空,转瞬投入青障中不见了踪影。

    ………………

    才投进沙汰谷,许易一头栽倒在地,什么也不管,便往口中倾倒了数滴济魂液。

    减弱了近半的清凉之感没入灵台,衰疲欲死的阴魂小人,终于又有些恢复。

    适才为这亡命奔逃的最后一跃,许易拼尽了全力,才将招魂幡的威力催动到他所能催动的极致。

    虽效果惊人,却也给他的阴魂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幼儿举鼎,岂有不伤?

    最后几下催动荡魂钟,他都是拼了最后的气力。

    这会儿,冲进沙汰谷,他甚至是从机关鸟上摔下来的。

    许易现在承认,瑞鸭说他自有气运,多半是真的,他时时咒骂的贼老天从根子上说,对他是不错的。

    否则,此刻若是安排上一二人,甚至不需感魂强者,便是凝液巅峰,也足以要他修行路断。

    勉强有了余力,许易不敢在此处久候,四下观望,直驱西南,奔了数百丈,一面山壁显现,许易放开感知,片刻片搜到一处石窟,急急钻入,又连连催动珊瑚角,削断石壁,封堵洞口。

    石窟极浅,不过三丈,仅容两人并排坐立,十分狭窄,倒是干燥,角落有几堆发硬的粪球,自幼生长在山林侧的许易却是认识,乃是一只独目獾所遗。

    顾不得洞内肮脏,许易念头一动,五枚黑色小旗,现在掌中。

    强行分出一缕阴魂,五枚小旗凌空一撒,围绕他周身布下。

    此套旗阵,唤作藏机阵,正是他从方掌事交付的目书中寻到的。

    此阵法极是简单,用分魂便可操控,从而达到隐匿人的精神,气质,乃至气息的作用。

    此刻,许易隐匿于洞窟中,看似极安全,实则不然,但因感魂境强者皆修出了强大感知,虽隔着石窟,只要感知到处,许易也别想躲藏。

    正如许易初临此界,压死希禽门倒霉鬼后,察觉有人追来,急急隐匿于水底,轻松被柳师古喝破。

    然则,这套藏机阵既在天下会的书目上出现,自也不是多高端玩意。

    此物虽能隐匿气机,却无法完全遮掩,至多起到一个缓解的作用,不让外人在十数丈外,便发现石窟内的许易。

    偌大个沙汰谷,十数丈实在不是多大的距离,况且,在许易看来,他与此间众人无有利益冲突,安心于此,谁会来无故寻他。

    布下苍机阵,精神又消耗不少,紧绷的神经一松,困意顿起,许易盘膝睡去。

    一觉睡了近两个时辰,精神稍复,取出清水,熟肉祭了五脏庙,又服下清神丹,念头渐渐澄澈起来,再观察肩头那难愈的创伤,终于在暴兕心血源源不绝的生命源力补充下,以及源丹神效下,恢复了正常。

    只是阴魂还是虚弱得厉害。

    许易顾不得济魂液,又大量服下,阴魂终于再度回复精神。

    只是到此时,他购入的济魂液,只剩下不到五十滴,且效力大大缓解,几乎只有原来三分之一的功效。

    恢复了身体,许易的注意力自然转向了柳向道的须弥戒。

    得到这枚须弥戒之初,许易并不急着查验,却是以为这须弥戒必定禁制重重。

    哪知道受了宫绣画一击,血满青衫,双手亦染,才唤出须弥戒握住,念头陡然和戒指建立了联系。

    异变陡生,许易却瞬间想通了。

    相比被他压死的希禽门弟子,柳向道的层次无疑要高了许多,这等人物又如何会给自己的须弥戒下禁制。

    就如他许易,从不曾想过给自己的存储宝物下禁制,不是张罗不得,而是实在没必要。

    一旦须弥戒丢了,便只一个结果,那便是他死了,他人都死了,还在乎须弥戒为谁得去?

    同样,敌人得去了须弥戒,还能打不开,至多不过多费一些手脚,想来这禁制下的还是无用。

    开启了柳向道的须弥环,念头侵入一个十余方大小的空间,空间内,物品众多,不过绝大部分,皆是生活类用品,甚至还梳妆镜,床榻,红帐,以及大量的鲜果,酒水。

    不须说,单看宫绣画的作态,许易便猜到这些器物,定是二人为了风流快活备下的。

    搜检一番,无甚出奇之物,百余枚灵石,两颗源丹,数枚宝药,外加一柄印着一枚青色法纹的雪白短剑。

    魂器虽然极好,却因阴魂炼就,无法引为己用,于废器无异。

    许易正有些不喜,忽的,在灵石堆出,窥见一物,露出喜色来,正是苍月角。

    当初,许易在猎妖谷中,斩杀商姓侏儒,自他口中所得了一枚苍月角。

    此物噙在口中,隐于舌下,便能听懂妖言,十分玄妙。(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