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三十五章 亲兄弟

第三十五章 亲兄弟

    今番,许易进入此界,因着所带宝物实在有限,苍月角便被排斥于外了,每每想起,他便心疼,没想到竟在此处又撞见一枚。

    说来,他在翻寻目书时,也曾问过方掌事,可有能听懂通语以下妖言的法门,宝物。

    方掌事苦思良久,却道不知。

    显然,苍月角并非烂大街的宝物。

    事实上,许易想错了,此枚苍月角,即便在此界也是珍贵之物。

    柳向道能拥有一枚,纯赖宫绣画之力。

    乃是因为柳向道素好研究妖物,宫绣画为博柳向道欢喜,特意从掌门宝库中偷盗而来。

    整个天一道,也只此一枚。

    收束好苍月角,许易取出一瓶魂衣,倾倒而出,雾气蒙蒙间,他分出阴魂,瞬间,一件魂衣再度生成。

    经过和宫绣画一战,许易已充分认识了魂衣的防御之力,若无此物,他怕是连那堆凭空射来的木棍,都无可奈何。

    整顿一番,收拾停当,许易正想稍事休息,感知猛地爆开,后脊遍生寒意,却是有人侵入到了二十丈内,还是两人。

    截音术瞬间催动,果然便有声传入耳来。

    “哈哈,老钱,,还是跟着你混有前途,你这门八方听雨神术,果真绝了,难怪你老小子死活不肯缴入宗门,换取不菲灵石,若是老子有这本事,也绝对不缴啊。”

    “现在知道感谢老子了,当初老子让你别去和那帮人一样,你还不是骂骂咧咧,现在知道老子的好了?嘿嘿,老子就知道能阴死柳向道的凝液小鬼,绝对奸猾,岂能是那帮人那样泛泛而寻,就能搜罗到的。”

    “是极是极,他们以为去传令,收拢人马,好大网捞鱼,却没想到鱼儿先入了你我兄弟之网,哈哈,想必这小鬼还躲在洞窟里,自以为安全了,嘿嘿,既然生擒赏赐更重,稍后老钱你下手,千万轻些,别弄死了这小子,再说,阴哭鬼潭好久没生魂了,得添些热闹了。”

    “知道知道,稍后,你老孙出手便是,老子在一旁给你掠阵,擒了这小子,功劳也算你的,老子全不要。”

    “什么!”

    老孙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老钱真将这泼天功劳,送给老子了?你可别诓我,看少主的意思,咱们若是建功,赏赐定然在颁出去的武令之上,弄不好便是一堂堂主之位。”

    老钱嘿然,“你这老小子不糊涂,便宜的人情,我老钱也不会送!”

    “这,这该如何是好,早知道你老钱够兄弟,却没想到真是我亲兄弟,什么也别说了,自此往后,我老孙就拿你当老钱当亲兄弟。”

    老孙激动得不行,这真是天降馅饼。

    老钱传音,“如此就好,你我兄弟,若是团结一心,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在这天一道内部,也未必不能有所作为。今后老弟就全力襄助哥哥你,帮着哥哥你往高处走,你看可好。”

    老孙几要下泪,“啥也别说了,今后你我兄弟便是一人,但有所请,哥哥我定无不允。”

    沉默片刻,老钱传音,“话说到这儿,老弟我也不跟哥哥客气了,实不相瞒,老弟我还真有一事,要求哥哥帮忙。”

    “但说无妨!”

    “是这样的,弟弟我和金玉堂的刘副掌事有旧,昔年曾得他活命之恩,前番,他来求我,说金玉堂总部下了任务,要各位掌事皆去拉关子,走门子,弄些宝物来,好上拍会,赏罚极重。刘副掌事便来寻我,说得凄惶,大丈夫行事,有恩必报,便是刀山火海,我也得答应。可我哪里有宝贝,便想到哥哥你有一枚元爆珠,能否借我一用,你放心,刘副掌事只是缴个任务,绝不会让拍卖成功,届时还还你,外加三十枚灵石的谢仪。”

    “够了!姓钱的,我说你怎么就转了性,弄了半天,原来是憋了这么个坏屁!拉我过来,又是不惜魂力,搜罗四方,寻到人了,又把功劳推给我,又是哥哥弟弟的,全他妈是为了老子的元爆珠啊!老子跟你说,做你的清秋大梦,这枚元爆珠怎么来的,你不知道?这是老子兄弟泼了命,才换来的,你竟敢打此物的主意,老子从今天起不认识你狗日的!”

    老孙陡然爆了。

    “不同意便不同意,我又不逼你,只是和你打个商量,看你急的,罢了罢了,还是办正事要紧。这小子能灭掉柳向道,定有异宝,少主也说了,此人宝物众多,除却一杆幡,其余皆赏赐建功之人。不知老孙你的元爆珠,能否比上这小子须弥戒中的宝物!”

    老孙一幅宠辱不惊的模样。

    老钱火气顿消,“你老孙放心,人是你找的,稍后擒人,老钱来办,赏赐我只要四成,你看可好!”

    “说的哪里话,你老孙就是疑心重,不过看在你那兄弟的份上,我也理解。还是那句话,你不拿我弟弟,我还是拿你当兄长。”

    老钱满面真诚。

    老孙真有心感动了,上前握住老钱手,正待说话,心头猛地一凉,低头看去,一根黑色铁锥,深深地扎进他的胸膛,一枚青色的法纹,飞速的被喷涌的血液染红,是那样的耀眼。

    “你,你就……不怕……”

    老钱捂住他嘴巴,传音道,“我怕什么,别忘了这里是沙汰谷,武禁开解的地方,禁法笼罩,便是你的天魂,地魂都得不到你人魂的消息,又岂会产生怨魂,怪只怪你太不识时务,你若乖乖交出来,岂有此祸……”

    随即,收走老孙的须弥戒,取出魂瓶,催动禁制,老孙才冒出的阴魂,立时被收拿。

    一枚粉色药丸弹出,正中老孙尸首,药丸瞬间融化成黄水,转瞬将老孙尸身尽数腐蚀,化作一摊浠水,溶于泥土。

    “想必明天此处的花朵,将格外盛开。”

    老钱冷笑,视线偏转,若有若无地瞟着洞窟,心头默默估算,二十丈,应该是安全的距离,即便此人有感知力,透过厚重的石壁,又还剩的几分,此人既能灭杀柳向道,当有些实力,生擒的可能性太小,也太危险,不如拿死的,有这丧魂锥,突袭之下,便是少主也未必防得住。罢了,总归是一件功劳,何必求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