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三十七章 反击

第三十七章 反击

    奈何许易的那架赤红机关鸟,非是凡品,本身的个头,就接近普通的马匹,内里能量又足,飞腾极快,转瞬便将众人抛开。

    抛开众人,许易不敢耽搁,快在山壁上凿出个浅洞,劈了山石,填堵了洞口,又撒开阵旗,服下两粒清神丹,开始整理新得了两枚须弥戒。

    一如柳向道的那枚,这两枚须弥戒也没设下禁制,许易滴血,轻松进入。

    点验一番,一如柳向道的那枚须弥戒,除了两枚一阶法器,皆无可道之处,两人合起来的灵石,也不过七八十枚,尚不及柳向道一人所有。

    唯独一枚须弥环中,一颗拳头大小的黑亮珠子,引起了许易的注意。

    握在掌中,便连他的阴魂都隐隐感受到震慑,足见其中蕴含的力量是何等的可怕。

    观此珠形状,他脑海中自动浮现出此珠的资料:元爆珠,乃大能之士,收纳天地之间狂暴磁场,以强大阴魂封禁之,遂成此珠子,此珠以阴魂引动,爆裂之处,百丈之内,化作真空,威力无伦。

    “真是好宝贝!”

    许易轻轻抚弄,如摩挲人间绝色。

    入此界这许久,唯有此物,让他心血膨胀。

    作为一个多次使用天雷珠克敌的战术专家,他非常善于利用此种暴虐之器,翻转局面,致胜强敌。

    有此物傍身,他于此处回旋的余地,无疑又大了许多。

    收起元爆珠,许易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自两枚须弥戒中,各搜罗到的一张杏黄符纸上。

    取出一枚杏黄符纸,在掌中翻转半晌,却未察出异状,又放在眼前,许易唬了一跳,他自身莹莹放光。

    “这是怎么回事!”

    他太意外了,虽猜到定然是那白衣男子使得手段,可这暗中被下了杀手,自己却茫然无知的感觉,实在太不好了。

    他赶忙褪去外衣,对准杏黄符纸,再看时,依旧白光莹莹。

    这下,他完全懵了。

    按照这个节奏,他在待在沙汰谷,完全是寻死。

    有杏黄符纸的家伙,为数定然不少,皆像这般领着一群感魂,凝液强者前来封堵自己,他纵有千般运气,又能冲出几回?

    “不对,决计不能出去!”

    许易迅回过味儿来,只怕那白衣男子折腾这出,就为将他逼出谷去,顺敌之意,乃是最蠢的战略。

    “可是不出去,该怎么办呢……”

    许易脑海飞转动,灵光一闪,顿时有了定计。

    ………………

    “都给老子瞪大眼睛,散开些,有现单枪匹马的,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第一时间通知,此贼厉害,须得合力围捕。这次的赏格,可是咱们少主颁下来的,有立功劳者,无不有赏,此外,还可博得我天一道的一大人情,此等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都打跌起精神,千万别错过了机缘。”

    天空之上,一个身着道袍的黄面中年,跨坐在机关鸟上,高声怒喝,宽大的道袍银银放光,天一道的白云徽记,印刻胸前,极是醒目。

    他一边高声呵斥,一边持了杏黄纸符放在眼前,四下扫描。

    白日昏昏,苍黄的茂密树林,安静得让人心跳加。

    十五位修士,隐隐结阵,散落在纵横百丈之内,一寸寸地坐着搜查梳理。

    巨大的赏赐,和隐性的利益,让所有门派都心动了,左右互相之间的打生打死尚有时日,先将先前的桃子拥入怀中再说。

    说不定,自家运气好,就能擒了那小贼,得获那天量的利益,左右不过凝液巅峰,又有何可怕之处。

    方圆数十里的空间,瞬间被众人搜罗赶紧,黄面中年大手一挥,正待招呼众人前进。

    忽的,天空更高处,掠过来一道青影,瞬间逼近,却是一架机关鸟。

    黄面中年才要将杏黄符纸朝眼前放去,便看清了机关鸟上跨坐那人和自己着同样的道袍,心下哂笑,“这是哪个倒霉鬼,弄了这半晌,连人手都没拢起,一准是黄老二那夯货,准是来寻老子帮忙的……”

    念头才浮起,那人已逼近到百丈之内,一张硬挺瘦脸,已映入眼帘,“不是黄老二,这是,不对,这不是我门中人,遭了,是那狗贼……”

    心念电闪间,那人催持到极致的机关鸟又逼近了近五十丈,高声喊道,“师兄,那贼人我已现!”

    黄面中年才要呼喊,许易此话一出,他到口的话就变了,“放你娘的臭屁,你们……”

    话音未落,那人已电闪一般,杀到十余丈,招魂幡瞬间显现,催过一道分魂,招魂幡轻摇,黄面中年才聚合的大手,顿时停止,灵台之中的阴魂小人儿,瞬间有了崩散的迹象,面上顿现剧烈的痛苦之色。

    那人抓住机会,催动已飙到极致的机关鸟,瞬息杀到近前,黄面中年还未从痛苦之中反应过来,胸口一凉,再想说话,已是不及,下一瞬,念头便陷入了持久的黑暗。

    那人果断地取走黄面中年的须弥戒,取出收魂瓶,收了黄面中年的阴魂,挥掌将黄面中年的尸身打落机关鸟,又将机关鸟收走,凌空弹出一颗粉色的丹丸,追上坠落的尸身,半空上,尸身还未落地,已然消融无踪,化作点点黄雨洒落。

    无须说,突施杀手的正是许易。

    彼时,他在洞窟中察觉到了两张杏黄符纸的异样,便知晓靠隐匿是隐匿不过去了,冲出沙汰谷,更是自寻死路,苦思之余,三枚须弥戒中的天一道道袍,开启了他的灵感。

    当下,他换上柳向道的机关鸟,并道袍,稍稍调整了容貌,便出洞去了。

    他尽量将机关鸟拔到最高,好占到视线的先机。

    唯因他清楚,这帮人便是搜罗,也定然是在半空中往下扫描。

    道理很简单,唤作是他搜寻敌手,也会想此种情况,敌手在高空飞行,无疑自寻死路,唯有藏于河流,山谷,地洞,才能觅得先机。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抓住此点,他果然先现了黄面中年组织的搜罗大军,瞄准了身着天一道服装的道袍中年,全催动机关鸟冲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