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四十章 警觉

    每次观赏许易杀人,包裹高颧骨老者在内的一众强者,皆有一种不真实的幻灭感。

    凝液杀感魂,纵使有狡计,能不能不要如此轻松自如?

    而原先归属高鼻中年统领的众人到现在都没回过神来,不知道这一幕到底是在弄什么。

    同门杀同门,还引了这许多人来围观?

    一瞬间,众人的思绪凌乱了。

    不多时,场间一片传音声。

    虽分属不同的天一道强者统领,两拨人实则绝大部分,能凑出同门来,实在是对战之际,人头分散得太开,同门同派也未必能分在一处,此刻撞上再所难免。

    有了同门之人的解说,倒省了许易的口舌,转瞬,众人皆明白了前因后果,大骂天一道混蛋,许下空头承诺,害大家白忙。

    许易面现为难之色,朗声道,“鄙少主如此行事,也实有苦衷,鄙少主绝不会让诸君空忙。”

    说着,便将自高鼻中年处摘得的须弥戒,朝麻衣中年抛去,此前正是此人抢先出言迷惑高鼻中年,许易巴不得众人争功,此须弥戒抛与他,正为火上浇油。

    却又听他道,“此物便作暂作诸君的损失,若再立功,还有赏赐,且出得此地,鄙少主绝不让有功之人空劳。”

    此枚须弥戒,他已悄然打探过,皆是凡物,只有二十余枚灵石,外加些许丹药,宝药,入不得他眼,不如拿来收拢人心。

    没几个人在意他的慷慨陈词,所有的神思,皆被那枚须弥戒所吸引。

    那可是三级大派感魂强者的须弥戒,就算再少算,一应财货,也得值近百枚灵石,如此珍贵之物,竟被此人拿来酬功。

    一瞬间,所有人都相信了许易那个已十分完美的谎言。

    毕竟,除了天一道的那位邪性至极的少主,谁会在杀人之后,舍得放弃感魂强者的须弥戒!

    麻衣中年死死握着须弥戒,朗声道,“小友放心,赵某必定将此戒兑换成灵石,公平分。”

    高颧骨老者道,“话虽如此,不如赵堂主现在就当着大伙儿的面,将其中宝物点验一番,也方便大家心里有底,以释诸位道友之疑。”

    众人心中存疑不假,说出此番话,到底是高颧骨老者心中十万分不痛快之故,明明是他最先打上这诡异凝液小友的门路,凭什么姓赵的要出来摘桃子。

    麻衣中年正待反唇相讥,却听许易道,“些许财货,算得什么,诸位道友放心,某绝不让诸位道友失望便是,当务之急,还是剿灭我天一道叛逆为上,有了叛逆的尸,才有财货分与大家嘛。”

    “正是如此,小友此言大善,依老夫之见,诸君散开,搜罗叛逆,才是要。”

    高颧骨老者毫无节操地转换了风向,根本不给麻衣中年跟进的机会,气得麻衣中年直翻白眼,心中大呼此贼无耻。

    分润财货的风波平定,以许易为中心,圈子再度散开,这回的圈子散得更大了,方圆十里之围,皆有许易人马。

    不过半个时辰,便再度现了新团体,不须许易招呼,顺时,众人聚拢,合成一团巨大乌云,朝那边压去。

    如出一辙,惊敌,祸敌,幡出,冲刺,灭敌,取宝,收魂,灭尸,赠与财货,旧人朝新人解释因果,再度起驾……

    整个流程,已近乎固定,熟练之际,只是在惑敌之时,抢功情况严重,弄得许易最后将须弥戒转赠之际,出现了难题。

    以至于众口一词,皆言先寄存在他处,完工之后,再作分派。

    的确,相比许易这位豪爽得不像话的天一道少主门徒,其余人等的人品,似乎并不那么过硬。

    若是一枚两枚灵石,也便算了,可动辄一枚须弥戒中的财货就意味着百枚,乃至更多的灵石,交给谁保管也不能放心,谁知道保管到最后,会否保管成了人家的私财。

    许易再三推辞,僵持不下,只得顺水推舟应承了。

    随即,他便率领着扩大的人马再度启程,出前,他便有吩咐,稍后聚成团体掩护的阵势,须得小些规模,毕竟规模太大,惹人生疑,众皆应了,又散开圈子,各自打探。

    天将朦亮的当口,许易的队伍,已扩充到了一百五十余人,总计八位宫绣画派出的天一道感魂强者,丧在了他的手下。

    整个伏击,展到后来,许易甚至不用动手了,有那忍不住的,三两抱团,直接出手,就合灭了天一道的感魂强者,许易故作大方,让出了须弥戒。

    有此为导引,最后三位天一道的感魂强者,许易甚至未露面,便撂平了。

    他以利益为引,终于将某些人心头的贪欲转换到了最大,成了恶念,最终专化为行动。

    这是他乐意见到的,相比他杀手,虽在机巧之下,变得简单,可每次驱动招魂幡震慑敌魂,也依旧消耗他的阴魂,此消耗虽小,可架不住次数多。

    有这帮人愿意代劳,他求之不得。

    ………………

    晨曦微泛,露水湿寒,邱如意远望苍山,茫茫如海,心下难免气馁。

    十多个时辰了,光是他率领的队伍,便将这整个沙汰谷搜罗了小半,河流,石壁,他皆不敢放过,却连半点敌人的影子,也不曾捕的。

    反倒是靠着许诺聚拢起来的乌合之众,却随着漫无目的,始终无果的搜寻的持续,而渐渐消失了最后的坚韧,便得不耐烦起来。

    若非他以天一道的名义镇压,眼前的场面,早压不住了。

    他心中陡起念头,“莫非是哪个家伙已经得手了,故意压着不通报,想要空耗自己精神,抑或是此人得手之后,已出了沙汰谷,先行找少主请功去了……”

    越想越觉可能,当下,他取出传音球,试着联系宫绣画,传音球陡然破碎,他才意识到此处是沙汰谷,有结界,无法沟通外界。

    念头翻转,他又尝试着联系相熟的苏副堂主,传音成功出,却无消息。

    他暗自吃惊,越认定自己猜对了,定是姓苏的得手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11 o8:o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