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四十一章 神说

第四十一章 神说

    此念一生,他又联系开了,一连联系了四五人,却有两人又失去了联系,这下,非但他意识到问题大条了,经他这一番联系,人人相传,皆现了问题。

    旭日将整片桑扶林纳入怀抱的当口,剩余的十四位天一道同门在桑扶林上空聚齐了。

    “老邱,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人呢?老李,老赵他们都去了哪里……”

    “你问我,我问谁去,怎么也联系不上,莫非这帮兔崽子得手了。”

    “放屁,斌唐若是得手,不告诉你们,岂能不告诉我,我是他亲兄弟!”

    “亲兄弟?重利在前,亲爷俩又算什么!”

    “姓楚的,你再说一句!信不信老子把你门牙掰下来!”

    “怎的,凭他做,就不兴老子说,遭娘瘟的!”

    “行了,都给老子闭嘴,绝不会八人同时得手,必定是出了什么变故,我等再莫分开,且小心探查一番!”

    说话的是个蟒袍老者,四方脸上挂满了威严,他是执法堂副堂主,地位尊崇,掌管着天一道的刑律,素有威望。

    众人稍稍思索,便觉其言有理,的确,即便是有人得手了,也绝不会是八人同时得手。

    换位思考,若是自己得手,也绝不会通知他人,怎么也不可能造成八人同时无踪。

    阵阵阴云,同时在众人心头浮起。

    就在这时,一道惊呼传来,“就在这里,找到了,是老子找到了,使者大人,是我先找到的,在下青山宗赵青…”到得后来,竟呐喊起来,兴奋至极,好似现了什么宝贝。

    蟒袍老者等人,同时腾高机关鸟,四下望去,竟见数百道身影朝此间围来。

    “这是做什么,这帮蠢货都疯了么?”

    “到底生了什么,难道这帮人要造我天一道的反么。”

    “我看这帮蠢货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我说咱们身边的人怎么忽然都散尽了呢,原来是勾结起来了,他们要干什么!”

    “…………”

    和骂声中,数百道人影转瞬汇聚,将诸人团团围聚一处。

    这数百人,只有百余人是许易次第收拢,其后诸人,完全是他收拢的这帮人次第传音,才慢慢聚拢的。

    “尔等要做什么,莫非真要与我天一道为难?”

    蟒袍老者怒声喝道,声如滚雷,威压全场。

    “天一道?嘿嘿,老子打的就是天一道。”

    高颧骨老者抢先喝道,甚至蟒袍老者的话都未说完。

    没办法,伴随着许易越收拢人手,善看风色的人也越来越多,抢生意的多了,高颧骨老者愤恨之余,只觉压力奇大,以至于他都没意识到这句话的纰漏,忘了他那位可亲小友此刻,也是打着天一道的旗号。

    许易不在意,也没人提醒,现在所有人的心神都在这十余人的脖颈间凝视,欲念重重。

    高颧骨老者话才出口,又是数声齐。

    “尔等天一道余孽,竟敢诓骗我等,挨千刀的,今次定叫尔等化作齑粉!”

    “明明是叛逆,却还说什么少主吩咐,如今谎言戳穿,尔等乖乖受死吧!”

    “和这帮余孽废什么话,杀之,交与小友处置!”

    “…………”

    数声喝骂,竟将蟒袍老者等人喝骂傻了,怎么也弄不明白自己等人如何就成了余孽。

    “老姜,是那小子,你看,就是那小子,穿着咱们天一道的道袍,少主要找的狗贼就是他!”

    蟒袍老者背后,一位白衣青年惊声喝道,手中的杏黄符纸微微颤抖。

    他一声喝出,蟒袍老者等人齐齐向眼前持了杏黄符纸,朝许易看来,但见许易周身莹莹放光,不是少主要找的那人,又是哪个。

    “好哇,无耻狗贼,你竟敢颠倒是非,混淆黑白!”

    蟒袍老者迅回过味儿来,一声惊呼,便要下手,却见一柄煞刀,已凌空朝他斩来,几近凝实的煞刀裹挟着无伦威势,呼呼搅动旋风。

    下手的正是麻衣中年,独他和高颧骨老者在许易面前,争宠最急。

    蟒袍老者随手一撮,数到一人长的黑色煞箭,凌空射去,瞬间将煞刀消弭,可怖的气浪,直冲云霄。

    不待众人展开进攻,蟒袍老者厉声喝道,“尔等都是堂堂俊杰,聪明睿智,岂能为小儿所豁,孰是孰非,大家当面,辩上一辩又有何妨,便是要动手,也不差这一时三刻,尔等莫非怀疑自己的智力!”

    不待众人反应过来,蟒袍老者飞道,“若是我等反叛,要逃岂会逃到这沙汰谷来,此间杀我,便连怨气也无法产生,尔等以为我等愚昧呼。”

    许易冷笑道,“躲避此处,无非是因为少主阴尊修为,进不得此间,你竟敢如此巧言令色。”

    蟒袍老者气急,“你既如此说,那我再问你,我等既然要逃,为何尽皆分散,还收拢人脉,来杀你?不嫌浪费时间?”

    许易道,“无非是想抢夺少主赐予某的异宝。”

    蟒袍老者哪里知道许易有招魂幡,此刻被噎得快说不出话来。

    “还辩什么辩,此等叛逆,死到临头,还要挣扎?”

    高颧骨老者冷喝道,“与小友杀了此辈,料理后世是正经。”

    他念兹在兹的就是财货,亦知此话一出,必能煽动人心。

    果不其然,此言一出,众皆嘈切,跃跃欲试,只是震慑于对方亦有十几位感魂强者,不敢贸然动,担心一旦率先出手,便被作了靶子。

    蟒袍老者急得满头大汗,急中生智,灵光一现,大声喝道,“你既说你是少主布下的暗子,我且问你,我姓甚名谁,我天一道赏功堂门朝哪处开?”

    此言一出,天一道众人轰然叫好,任你再是狡诈,此言如何破解。

    许易冷道,“某既是暗子,又岂能为尔等所知,某从不曾入天一道山门,否则少主又岂会派某这区区凝液境的小辈前来虐杀尔等?少主正是担心某修为不够,才将三阶法器暂借与某,否则尔等以为某怎么来得三阶法器……”

    许易越说,蟒袍老者面上的愤怒越是减少,取而代之的懵懂,疑惑慢慢浮现。(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12 1o:o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