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四十二章 雌黄的境界

第四十二章 雌黄的境界

    “……你们也不想想,就凭我的手段,怎么可能杀得了柳堂主?你们以为柳堂主真的死了?那阴魂何在?莫非你们还以为我非但杀了柳堂主,还在少主那等阴尊手下,夺走了柳堂主的阴魂……”

    一连串的问句,汇聚成惊涛骇浪,朝蟒袍老者打去,他心理防线行将崩溃,怒声道,“少主如何就想杀我等,岂非自毁天一道的长城?若少主真想要你杀我等,为何要给我等这杏黄符。”

    许易冷笑一声,张口便道,“少主缘何要杀尔等,尔等当真不知,你们自己背后议论少主什么,真当少主不知道,真是死有余辜,至于给你们杏黄符,不过是想让你们安心上路,好让你们以为擒拿某,不过是反掌之间,若少主真想让尔等来杀我,缘何不将某有三阶法器的事告知尔等?若非少主妙计,尔等以为就凭我能拢起这数百人马?嘿嘿,你等大逆犯上,死到临头,还自不知?”

    又是一连串的疑问,蟒袍老者本就溃不成军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比他还不如的天一道众人,早就惊魂狂冒。

    实在是许易的话太有道理了。

    这人只有凝液境,是没办法拥有三阶法器的,即便拥有,又怎么可能杀得了柳向道,更何况,柳向道和宫少主形影不离,就凭一杆三阶法器,杀柳向道已是妄想,还要在杀了柳向道的前提下,抢走招魂幡,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如果实情不是如此,此人的说法,便尤为可信。

    他们当中,可真没少议论宫少主的怪癖,此事在天一道不是秘密,谁叫那位宫少主的爱好实在太过奇葩了。

    就为这个,就要杀人?

    看着不可思议,可在那邪性至极的宫少主身上,却是再正常不过。

    尤其是最致命的一点,此人说的招魂幡之事,若真是此事以招魂幡杀了柳向道,为何宫绣画不将此事告知众人,如此重要的情报,宫绣画为何要隐瞒?

    此点是死结,没人能想得通。

    既然想不通,这无耻小贼的话,便成了最合乎情理的解释。

    一念至此,蟒袍老者等人心头五内杂陈,几近万念俱灰,千里迢迢受命前来助拳,竟被人设下死局,好狠的宫绣画,好毒的宫婆娘!

    “不,我要见少主,我对天一道有功,他不能杀我!”

    “这位小兄弟,是我等错了,烦请千万向少主陪个不是,今后我等必定做牛做马,为少主效力!”

    “我要见掌门,天砀山一战,我为掌门挡过煞枪,便连掌门都说,会记得我的情义,少主不能杀我!”

    “…………”

    一时间,求饶,告罪之声不绝于耳,没有了天一道做靠山,这帮平素不可一世的感魂强者,此刻像抽了筋的大虾,浑身酥软。

    “阁下若能代为转圜一二,在下没齿难忘,愿为阁下驱驰。”

    蟒袍老者冲许易躬身抱拳,语态赤诚至极。

    许易心头冷笑,骤然拨转机关鸟,冲天而起,“尔等还等什么,杀了他们,财货任取,少主还有厚赏!”

    他警惕之心,随时不懈,尤其是根本没打算给蟒袍老者等人活命的机会,如何还会听他废话,他更知道自己如今压根没有仁慈的本钱。

    蟒袍老者绝未想到许易是如此的果决,他哪里是求饶,如今的情况,除了拼杀,哪里还有活命的余地,适才说软话,不过是韬晦之计,已扣在掌心的黑山暴雨,正待发出,许易先逃了。

    却说,许易喝声落定,局势再难翻转。

    蟒袍老者当先下手,掌中多出个巴掌大小的黑色玉筒,大掌一拍,玉筒瞬间弹射出无数细如牛毛的黑色细针,那针头细微得人眼几乎难以察觉,裹挟着罡风,迅疾无比。

    迎面冲来的三十余人,除了三位感魂老祖,余者尽数被射到,立时满面黑气,口吐污血,委顿于地。

    便是那三位感魂老祖,也被那黑山暴雨接连攻破煞墙,魂衣,勉强被阻于金石一般的肉身之外,唬得满头冷汗,暗道侥幸。

    的确,若非为了追求大面积的杀伤,此黑山暴雨若是有的放矢,任是以他们的手段,仓促之际,也非吃个大亏不可。

    双方本就扯破脸了,一方要活命,一方要发财,要请赏,要赚天一道的人情,一场厮杀是所难免。

    此刻,又被那蟒袍老者如此一番杀伤,顿时将已烈烈狂烧的局面,再泼了一桶滚油,再难抑制。

    许易不断拔高机关鸟,观望着底下的战斗。

    不得不说,天一道的实力非凡,蟒袍老者以下,尽皆有着超过寻常感魂中期修士的实力。

    战斗一开始,蟒袍老者等人迅速战得了上风,不过半柱香,除却那中了黑山暴雨的,又造成了三十余位凝液巅峰修士的巨大杀伤,有一位感魂老祖横死当场。

    而上风也只到此为止,发了狂的围攻一方,迅速将蟒袍老者等人切割包围,往往以十几对一,不过一炷香的功夫,整场血腥的战役便落下了帷幕。

    蟒袍老者以降,无一生还,便连阴魂,也因被各式各样的收魂瓶的抢夺,而彻底消散。

    十余枚须弥戒,更是引发了混战,许易见得十余张杏黄符纸在乱战中被搅碎,便放下心来,假模假式地喊了几声,无人回应,留下一句,记得凭须弥戒来天一道寻少主领赏,便自去了。

    有了他临去前浇的这瓢油,场面越发失控了。

    许易管杀不管埋,折腾出了烂摊子,心满意足的朝南面山壁狂飙。

    他打定主意,寻了秘密所在,安心将养,待避过风头,便去寻找冷热交加之地,按斗笠人给的丹方,服下转生丹,彻底扭转身体的颓败。

    许易哪里知道,他才离开不过半柱香,西面腾来一架龙舟,舟首才传下话来,混战瞬时就停了。

    ……………………

    时间退回。

    蟒袍老者等天一道众人才聚齐,发现问题不对的当口,肝肠寸断的宫绣画已收起了所有的哀伤,如一根枯木,盘坐在苍松之巅,随风飘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