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四十三章 两公子

第四十三章 两公子

    就在这时,又一架龙舟横空掠来,在宫绣画身前五十丈外停了下来,金旗猎猎,论威风远不及天一道的那架,富贵气象却要胜过太多。

    “不想死就滚,老子今天带了三块止杀牌!”

    宫绣画眉毛也不抬,冷冷传音过去。

    天上地下,他所有的情绪,都随着柳向道的消失而远去,只盈下层层叠叠浓郁得化不开的冲天杀意。

    “久闻宫绣画俊秀不凡,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却是位白衣公子,飘然自舟首落下,踏空行来。

    “感魂中期,看来你是真活够了!”

    宫绣画眉头微皱,当即便要展露手段。

    “宫少主何故如此大的戾气,是该改改你这脾气了。”

    却是个富态老者,缓缓从龙舟上飘下身来。

    宫绣画死冷的面上,终于有了表情,微微抱拳,“原来是宋大使,若是嫌宫某挡着路了,宫某可以立时便走。”

    那富态老者正是宋大使,身为淮西府的观风副使,宋大使地位尊崇,宫绣画虽狂悖无极,却也不愿无端恶了姓宋的。

    “宫少主无须客气,徐某与宋大使前来,正是寻宫少主的,宫少主若去,徐某少不得又得费一番手脚。”

    白衣公子含笑说道。

    无须说,其人正是徐公子。

    宫绣画冷冰冰道,“有话便说,若是无事,恕宫某不奉陪。”

    徐公子摆摆手道,“我知宫兄为恶贼所趁,痛失同门,心头不快,只是这不快,还须向仇人下力,千万勿要使亲者痛。”

    宫绣画秀眉陡然挑起,“你到底是谁,又知道些什么!”

    双眸精光湛然,宛若旭日耀空,逼得徐公子不敢直视。

    徐公子低眉道,“向道兄之死,宫少主当真能释怀?”

    夸嚓,宫绣画纤掌繁复,掌中荡出金色的波纹,将方圆数十丈的林木,尽数摧折,死死盯着徐公子,杀机毕现,声冷如冰,“若非宋大使带你前来,信不信你早就成了一堆碎肉!”

    徐公子微微一笑,毫不动怒,“宫少主至情至性,徐某佩服,只是徐某所来,特为襄助宫少主,宫少主怎能不领情?我知宫少主派了队伍入了这沙汰谷,追击那小贼,可这许久未有消息,宫少主一点都不生疑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是个男人,就痛快些!”

    宫绣画不耐烦至极,若非宋大使在侧,他早就下了杀手。

    另一方面,此人言之凿凿,不但知晓柳向道身死,更知道自己派了人入那沙汰谷,好似自己的行踪皆在其掌握,可以自己百丈之广的卓绝感知,又岂会连有无被人跟踪也发现不了。

    “宫少主少安无踪。”

    徐公子掌中陡然多了一只三寸大小的鸟儿,单看外形,那鸟儿和寻常雀鸟并无区别,可身体半隐半现,时而消失无踪,徐公子打个口哨,那鸟儿陡然吐出一颗影音珠来。

    “幽冥鸟!”

    宫绣画脱口惊呼,继而大怒,“你竟敢用此物来跟踪本尊,本尊看你是活够了。”随即怒视宋大使,“宋大使,你怎么说,若不给宫某一个交代,宫某再捏碎一块止杀牌,又岂是难事!”

    宫绣画性情古怪,柳向道既死,他心头生出滔天哀怒,此刻即便宋大使在此,他动了真火,要出手杀人,也只在一念之间。

    宋大使淡然道,“宫少主好重的戾气!何不听这位徐公子将话讲完,再做决定!”

    徐公子道,“宫少主却是误会了,单是宫少主,又岂值得某花费重金,去弄这幽冥鸟?实话说吧,某和宫少主所关注的乃是同一人。”

    宫绣画眉目骤冷,他怎么也没想到那该死小贼,区区凝液小辈,竟会有如此大的折腾劲儿。

    这徐公子的身份虽然未明,却不妨碍他从宋大使身上察出端倪,显然不是一般人物。

    那该死小贼竟又和此等人物,扯上了瓜葛。

    随即,徐公子催动掌力,影音珠莹莹生光,陡然氤氲出一幅画面来:一个眉目冷硬的青衣青年,阔步行走在离火城的街市之中,头前跟着个形貌凋敝的路引,昂然入了天下会的大门。

    随即,画面中断,闪跃过后,画面牢牢锁住一个黄脸病汉……

    宋大使啧啧赞叹,“幽鸟果然神异,此人服用了隐体丹,遮掩了面目,气质,精神,竟还不逃不过幽鸟的索拿,实在神奇。”

    徐公子得意道,“幽鸟,不愧是幽冥之鸟,上三品天妖中,最具奇异本领中的奇妖之一,半阴半阳,时隐时现,轻飘如风,若是遁入高空,便是阴尊之强,若非刻意,也极难窥探其存在。更了不起的是,幽鸟双目如电,能洞彻虚妄,区区隐体丹,又岂能阻其窥察。”

    宋大使奉承道,“也只有公子这等人物,才有如此异宝,宋某今日真是开了眼界……”

    话音至此,影音珠氤氲的画面再转,却是许易以本来面目袭杀柳向道的画面,宋大使惊诧得张大了嘴巴,“迅身符,这是符箓之力,凝液巅峰怎会拥有符箓,好狠,真是好狠……”

    柳向道音容再现,宫绣画看得痴了,千疮百孔的心头又一次被暴虐的撕扯开,却一刻也舍不得偏转眼目。

    画面连续转动,便到了许易在沙汰谷中,折腾的一幕幕。

    宋大使好似化身了超级解说员,片刻之间,所有的叹词都被他用光了。

    “他怎么知道有人要来,好快,那珊瑚角到底是何物,怎的无坚不摧,该死的老钱,合该他死无全尸,临阵对敌,竟自生内乱,戕害同门……”

    “该死,这人怎么这么蠢笨,竟能让那小贼临空逼来,都到近前了,怎么还生不出警惕,呀,那是什么,三阶法器,这狗贼,怎么能,怎么就有这等宝物……”

    “蠢货啊蠢货,西城竟出蠢货,这都能相信,不对,怎么越听越有道理,好啊,这狗贼生得如此尖牙利口,颠倒黑白,简直随心所欲,这到底要怎样一颗玲珑心,才能如此前后反复,而无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