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四十四章 黑修士

第四十四章 黑修士

    宋大使噼里啪啦的当口,宫绣画心头也震撼到了极点,他早就知道许易奸猾,却怎么也没想到奸猾到了这等地步。

    他自以为布下了天罗地网,却转瞬被许易撕得粉碎,非但如此,还反过来将这破碎的大网,用来缠绕天一道众人,其奸其险简直过他生平想象。

    唯有徐公子面色如常,一则是此等画面,他已暗自观看过一回,二则只他知晓许易乃是界子,一界之子有此手段,虽然逆天,却还在理解程度之内。

    画面只道许易杀掉天一道第八人为止,便告结束,并未记录蟒袍老者等人和沙汰谷众试练强者的战斗。

    道理很简单,徐公子在那时召回了幽冥鸟。

    画面终止,徐公子收取影音珠,说道,“宫少主现在还认为自己能擒得住这贼子?”

    宫绣画面如寒冰,“你想要什么,径直道来,何必跟宫某兜圈子!”

    此人处心积虑用幽鸟跟踪那贼子,证明了来意的确非是为自己,撞上来,不过是知晓了自己和贼子的纠葛,顺水推舟,来讨份人情。

    宫绣画心智非凡,转瞬堪破了关键,他想听听这地位颇高的白衣公子,到底打得什么算盘。

    徐公子道,“我帮你杀那贼子,你把天一道的天神图残片交出来!”

    “果然如此!”

    宫绣画冷然笑,“没有你,你当我杀不了那狗贼!天大的笑话!”

    徐公子毫不动怒,“你当然杀得了,但徐某就怕你找不着,茫茫人海,无尽大6,他若真想躲起来,你能奈何?”

    宫绣画眉目一翻,冷峻如雪,他最担心的便是此事,他派了那么人马,几乎尽起门中中层精锐,却闹出这等局面。

    他手下实在已无力再借,若真让那贼子走脱,以他贼子的奸猾,他要想再寻见,无疑难如登天。

    徐公子窥见他神色,微笑说道,“若是宫少主肯交出天神图残片,徐某大可将那贼子擒了,亲手交到你身前,如何处置,全凭尊意。话说回来,萧掌门所得,只是众多残片中的一块,留之无用,偏生他敝帚自珍,将来没准因此无用之物,惹出天大祸害,宫少主取走此物,也算是代父消灾,不必有心理包袱。”

    宫绣画冷道,“老鬼的东西,我有什么心理包袱,你若想要,宫某可以与你,那狗贼无须你擒拿,你只需告知宫某他的线索便可,此外,将那枚影音珠与我。”

    徐公子一挥手,影音珠落入宫绣画掌中。

    他细细摩挲珠子,俊秀双眉之间,满是温柔,看得徐公子心中作呕。

    “此事便这般讲定了,你交天神图残片,我给你那小贼消息,丑话说在前头,若不得天神图残片,你恐怕便再也见不到那贼子了。“

    徐公子冷冷说道。

    宫绣画骤然变色,轻飘飘一掌,朝徐公子扫去,一个金色手掌,莹莹放光。

    “大胆!”

    宋大使怒声喝道,心神巨震,生恐徐公子受创,这可是阴尊强者的手段,非感魂中期能够硬抗。

    徐公子却稳立原地,依旧面带微笑,丝毫不见慌乱。

    宋大使喝声未落,龙之上,骤然飞下八道身影,尽皆罩着漆黑斗篷。

    宫绣画面带冷笑,一甩手,才要击中徐公子的金色手掌,骤然偏转,朝众斗篷人射去。

    五位斗篷人越众而出,但听一声暴喝,五人同时出掌,丰沛的煞气外放,聚成煞墙。

    金色手掌瞬息杀到,直直撞在那煞墙之上,瞬间将煞墙撞得坍塌,岂料,第二道煞墙再度生成,金色手掌再度朝煞墙撞去,如是反复,金色手掌一连轰碎三十余道煞墙,才告崩溃,五名斗篷人,竟皆默然站立,好似浑然无事,可怎么也压抑不住胸膛的微微起伏。

    “就凭这些歪瓜裂枣,收拾那贼子,恐怕不够吧。”

    宫绣画冷笑说道,他适才攻击徐公子的一掌是虚,正是探查到了龙舟之中,尚有伏兵,故意引蛇出洞。

    话才落定,宫绣画秀美的眉头悚然皱起,惊声道,“黑修士!”

    却见眼前一众斗篷人头顶,尽皆竖着一根淡淡的黑线,正是怨气。

    “没想到你竟弄出了这些怪物,现在我却是信了,说好了,你要出手可以,我只要活的。”

    话音方落,宫绣画一拔身子,冲霄去了。

    他既没办法进入沙汰谷,又无余力调遣精兵强将,也只有任由徐公子施为。

    初始,他不同意徐公子出手,实在是信不过徐公子有能力擒拿许易,若是双方拼得狠了,导致许易重伤而死,却是宫绣画万万不愿的。

    许易怎么能轻易就死了,不让此人受尽世间万苦,宫绣画便是成仙也不快活。

    此刻,见了八名黑修士,他心头立时有底了。

    黑修士能和宋大使这种官面上的人物一并出现,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这八名黑修士,乃是出自罪军。

    所谓罪军,乃是北境圣庭为给黑化修士一条出路,而设立的军种。

    当然,说是给出路,不过是冠冕堂皇之词,实际上,乃是收拢炮灰之用。

    反军中最苦最累最危险的活计,都是派给黑修士的。

    眼前这八人能在阵亡率最高的军中,活下来,手段岂是等闲。

    故而,一察觉到这层隐秘,宫绣画便改变了看法。

    许易再是狡诈,遇上成规模的军中出身的黑修士,又岂能讨得好去,结果几乎是注定的。

    由是,他不担心许易会不会就擒,只担心生擒还是死擒。

    宫绣画去后,徐公子翩然返回龙舟,宋大使并八名黑修士尽数跟上。

    随即,龙舟启动,朝着沙汰谷飞驰而来。

    龙舟之内,八名黑修士默然无声,入得底仓中,盘膝打作。

    舟的瞭望塔上,颇为紧窄的塔楼中,一方玉桌置办着颇为精致的酒席,徐公子手持一杯鲜艳果酒,凭栏远眺,云中沧海,世事翻浮。

    宋大使持着酒壶,转步跟上前来,小声道,“公子,宋某有一事不明,还请公子解惑。”8